为了跨越阶层,墨西哥贫苦少年当上了杀手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很多中国青少年都想当网红。

其中得有相当一部分人的标杆估计是李佳琦,每天带带货,非常有面地流量变现赚大钱。

网红

墨西哥的青少年也是如此,只不过,他们的网红之路是扛着大枪,口吐芬芳,凭着逞勇斗狠来获取他人的注意与尊重。

这些狠毒照片所引申出的,就是为墨西哥毒贩干脏活的少年杀手群体。

乍一提少年杀手这个名词,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概念。

毕竟在国内,可能大家能想到未成年人的极坏形象,也不过是站在校门口切钱、校园暴力殴打同学,这种样式的不良少年。

而墨西哥少年杀手,指的就是那些被毒贩雇佣过来的未成年杀人工具人。

这些少年杀手的面相并不都是满脸横肉,天生匪气;他们中绝大多数面庞带着稚嫩与青涩。

如果让他们把枪放下,单看他们的面容,甚至能产生一种再见初中数学课代表的亲切感。

在毒贩组织Del Narco发布的一段宣传视频中,一个手持武器的少年杀手正在彰显武力

△ 在毒贩组织Del Narco发布的一段宣传视频中,一个手持武器的少年杀手正在彰显武力

但如果你再看他们行凶的手法,便会不寒而栗了。

在互联网上,你能搜索到很多为了彰显力量而拍摄的墨西哥少年杀手作案视频,比较常见的是枪决。

当你看见一个小朋友,用枪从后面打烂人脑壳的时候,或许觉得有些反胃难受。但事实上,这只是他们烈度最低的一种杀戮方式。

在更多的时候,这些未成年杀手会用短刀一点一点地进行斩首,以此对待告密者或是敌对帮派的成员。

而这也不是少年杀手最残酷的处刑方式。

在2011年,油管上有个特别有名的虐待视频,这个视频让全世界意识到了墨西哥少年杀手的恐怖。

在视频中,一个嘴贴胶布、上身赤裸的男子,被人堵住嘴巴,像条冷冻火腿一样被吊在半空,被身后的少年用一把形似长枪的利器来回捅。

Edgar正在施暴

△ Edgar正在施暴

这个少年,名叫Edgar,在当时只有14岁,3年级便开始辍学,是当时贩毒集团中最有名的少年杀手。

在他被捕时承认自己犯过多起谋杀案,其中包括4起斩首辱尸的虐杀。

这种虐杀,极为残忍、恶心。他们会剥除受害者的衣物,然后随心所愿地肢解,把脏器从腹腔拉出体外,再像皮纳塔一样吊到桥外或是屋顶,以此来羞辱政府或是帮派敌对分子。

揭露毒枭暴行的记者会遭致这种刑罚、敌对帮派成员也会遭到这种刑罚,甚至就连网上骂毒枭的人,也有可能被这样虐杀

△ 揭露毒枭暴行的记者会遭致这种刑罚、敌对帮派成员也会遭到这种刑罚,甚至就连网上骂毒枭的人,也有可能被这样虐杀

更多的少年杀手,已经成为了毒贩军团中的精英士兵。

比如16岁少年杀手皮斯托塔就已成为了团队中的小干部,经常领着杀手跟人火拼。

19年夏天皮斯托塔率六人袭警,被击毙,头都快被打下来了

△ 19年夏天皮斯托塔率六人袭警,被击毙,头都快被打下来了

不但男孩在受训之列,未成年女孩也会成为毒贩们的杀手,下手相当凶狠。

2018年,墨西哥女杀手在一场婚礼上连续击杀5人,有专家认为一定是从小接受过毒贩训练,才能拥有这种谋杀效率

女枪手屠杀瞬间

△ 女枪手屠杀瞬间

这些,只是墨西哥少年杀手现象的冰山一角。

根据2011年墨西哥儿童权利网络的数据显示,目前约有3万名未成年人为罪犯工作。很多毒贩集团的残酷血案,是由这些本该享受浪漫时光的少年们犯下的恶行。

看着这些少年,残忍地虐杀他人的影像,你肯定会有个疑问:

这些天真的少年,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在墨西哥,毒帮建立了很多杀手训练营。每当一个年轻人露出犯罪倾向时,他们都会被邀请加入。

杀手训练周期为6个月,过程极为残酷,目的就是为了把这些少年的人性抹去,让他们成为毒贩的残酷猎犬。

墨西哥哈利斯科州一个废弃的毒贩训练营

△ 墨西哥哈利斯科州一个废弃的毒贩训练营

有关毒贩训练营的残酷内幕,可以从现年24岁墨西哥少年A君的证词中管中窥豹。

从2012年被训练成杀手开始,2017年被捕成为污点证人为终;仅仅5年的时间,A君犯下了100多起谋杀案。

因此,也被媒体称为“one of the deadliest assassins in the Mexican state of Morelos – 墨西哥莫雷洛斯州最致命的杀手之一”。

少年杀手的背影

△ 少年杀手的背影

你或许觉得犯下如此惊天巨案的杀手,生活中一定有很多不幸,但事实上,他的童年快乐而阳光。

在校园暴力广泛存在的墨西哥,少年A在中学时参加了少年帮派,开始逃学、打架、吸大麻。很快,他就和自己的伙伴一起退学了。

墨西哥的校园暴力无处不在

△ 墨西哥的校园暴力无处不在

退学后,他尝试回归正常生活。但随着失业来临,他和他的父亲开始赋闲在家,整个家庭陷入经济危机,他的母亲不得不从早干到晚,每天只能赚几美元。

而就在这些辛苦工作的人饱受贫穷煎熬的时候,周围的毒贩黑帮却发了大财,开着豪车、喝着美酒、住着豪宅,令人眼红而羡慕。

镀金枪支、奢华首饰、名表是墨西哥毒贩炫富照的经典元素,在Ins被称为narcostyle

△ 镀金枪支、奢华首饰、名表是墨西哥毒贩炫富照的经典元素,在Ins被称为narcostyle

因此,参加黑帮好好干,变成了对美好生活的希翼,成了这种人阶级晋升的快速通道。他找到朋友,加入黑帮团伙“Guerreros Unidos – 猛士帮”想让生活过得好一些。

他加入帮派的时间是2012年,这一年也是墨西哥毒品战争暴力程度激增的一年。毒品战争的减员使得毒贩迫切低需要生力军加入他们,与政府和敌对帮派作战。

凭着对金钱的渴望,促使着少年A加油干,勤勉的工作态度很快受到了高层的注意。

2012年,他迅速从望风这一类的边缘人物,晋升为毒贩。

Guerreros Unidos相当凶残,2015年伊瓜拉43名大学生失踪事件,他们参与了虐杀、焚尸和掩埋

△ Guerreros Unidos相当凶残,2015年伊瓜拉43名大学生失踪事件,他们参与了虐杀、焚尸和掩埋

一开始,少年A在黑帮内部得不到尊重;原因就是,即便他打架、贩卖毒品、抢劫,但他从没杀过人,仅这一点,就足以成为团伙讥讽的对象。

为了证明自己的魄力,他接受了领导安排的试炼:对陌生路人割喉。

他这么做了,当鲜血从陌生路人的喉部喷出的时候,他赢得了团伙的尊重;罪恶感很快在团伙赞赏中被淹没,他告诉自己这是别人干的,与他无关。

但这种暴行却为他赢得了又一次的晋升,被派到南部的JOJUTLA训练营受训;从这里走出来的人,都将是毒贩组织中的王牌杀手。

JOJUTLA,MEXCIO

△ JOJUTLA,MEXCIO

对于受训人员来说,这里不仅仅是锻炼杀人技巧的场所,更是把人变成嗜血动物的试炼场。

少年A在这里学到的第一课就是剔除恐惧与同情这类的人类情感。

来这里的第一天,教官问有谁杀过人,有几个人举手,随后教官从草丛中拖出一具尸体,命令身边的受训者,肢解那具尸体。

这位新兵被这个要求吓傻了,愣在原地,股战而栗。教官直接用手枪杀了他,随后把刀递给了少年A,他肢解了这具尸体,也就是从这天起,他证明了自己杀手身份,成为了一头嗜血的怪兽。

 墨西哥黑帮肢解后的尸体,就直接扔在荒郊野岭

△ 墨西哥黑帮肢解后的尸体,就直接扔在荒郊野岭

这种做法,在电影《疯狗强尼》中也有所体现,是残酷军阀训练杀手的必经之路。

经历过这些训练的杀手,就是一头嗜血的猎犬

△ 经历过这些训练的杀手,就是一头嗜血的猎犬

但这对于6个月的受训期来说,不过是个开始。

在剩下的日子里,他们几十个人在荒郊野岭的饥饿与寒冷中艰难求生,其中还有很多像杀害农民、互相残杀样式的残酷训练。

在训练营里不服从命令的人下场有两种:一种就会被处死,然后成为杀手们练胆用的肢解肉体;另一种则是吊在树上,成为杀手们练枪的活靶子。

把人吊起来在墨西哥黑帮杀戮中极为盛行,是一种羞辱敌人、宣扬暴力的手法。2019年8月8日,墨西哥第二大城市乌鲁阿潘一处立交桥有九人被仇杀后,被肢解并吊起羞辱。

△ 把人吊起来在墨西哥黑帮杀戮中极为盛行,是一种羞辱敌人、宣扬暴力的手法。2019年8月8日,墨西哥第二大城市乌鲁阿潘一处立交桥有九人被仇杀后,被肢解并吊起羞辱。

从训练营毕业以后,他成为帮派内最厉害的杀手,开始自己5年的职业杀手生涯,他的任务是维护帮派做毒品生意的竞争力,按照命令击杀竞争对手。

在从2012年到2017年这5年之中,他杀死了无数人,其中既包括警方线人、也包括敌对帮派的对手。手段从枪杀到斩首都有,无情而残酷地向着自己的梦想生活前进。

墨西哥 Morelos附近的一条小河,少年A曾弃尸于此

△ 墨西哥 Morelos附近的一条小河,少年A曾弃尸于此

在他犯下的100多起谋杀案中,只有少数几起让他心戚戚焉,其中包括一名无辜的学生。

那时他被命令去消灭敌对组织成员,但到了那之后他发现了一个大学生,无论从他穿着的衣物、做派,还是恐惧的神情,他都知道这个男孩不是帮派人士。

他询问自己的领导能否放他走,但被拒绝了,于是他看着男孩哭泣的眼神,一边说着抱歉,一边割开了他的喉咙。这一画面,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墨西哥黑帮CJNG团伙,围住了一个半裸男子恐吓、折磨他;这些人极爱通过拍摄残酷画面的方式,展现暴力与恐惧。

△ 墨西哥黑帮CJNG团伙,围住了一个半裸男子恐吓、折磨他;这些人极爱通过拍摄残酷画面的方式,展现暴力与恐惧。

凭借高效的杀人技术和忠诚,他很快成为了毒贩集团中的有名人物,因此即便老东家Guerreros Unidos被另一个帮派Los Rojos吞并。

他也依旧在黑道中平步青云,甚至组建起了自己的贩毒小团伙。

所以,无论他有多么同情无辜的死者,都不能阻止他继续犯罪;一方面,离团队就意味着死亡。

另一方面,在他和数不清的少年杀手来说,每一个残酷的谋杀手法背后,都隐藏着一个无法逃避的真相,这就是通向他想要美好生活的必经之路。

你或许奇怪为啥毒贩有这么大影响力,能让越来越多的少年加入他们,甘愿把脑子栓裤腰带上为他们卖命呢?

首先是报酬可观,谋杀案最低价格78刀一起,大多数杀手的周薪能达到200刀左右;而一份正经工作每月可能也只有298刀而已。

美元

其次是黑帮的统治力。

看过《毒枭》《绝命毒师》的朋友,肯定对在大洋彼岸雇佣这些少年杀手的毒贩形象有所认知。但,现实中的墨西哥毒枭比影视剧里演绎得更加凶狠。

在中国,毒贩虽然凶狠,但大都低调行事,就怕被人关注;而在墨西哥,毒贩就跟民国军阀种毒养战差不离,俨然成了割据势力。

《毒枭:墨西哥》中的截图,被拷问致死的缉毒员KIKI,这种案例在现实的墨西哥里一抓一大把

△ 《毒枭:墨西哥》中的截图,被拷问致死的缉毒员KIKI,这种案例在现实的墨西哥里一抓一大把

在经济上,墨西哥毒品生意庞大,直接卷入毒品生意的人数超过45万,间接人员大约有320万人,他们的经济产值约占墨西哥GDP的1-2%。

因此,他们在毒品战争的对抗中,预备兵充足、装备优良,常常能击溃墨西哥军警的扫荡,甚至能主动出击,对政府进行报复。

在控制力上,墨西哥黑帮甚至要比官方政府更强大。

近日,墨西哥某杂志社公布了一张由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奥布拉多尔(AMLO)政府绘制的地图,地图上显示,80%的墨西哥领土是毒贩行动的热点地区。

其中,57.5%的地区被毒贩控制、23.3%的地区归属不明、只有19.92%的地区暴力程度较低,被认为是政府的实际掌控区。

墨西哥某杂志社公布了一张由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奥布拉多尔(AMLO)政府绘制的地图,地图上显示,80%的墨西哥领土是毒贩行动的热点地区。
墨西哥某杂志社公布了一张由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奥布拉多尔(AMLO)政府绘制的地图,地图上显示,80%的墨西哥领土是毒贩行动的热点地区。

在他们掌控的地区内,他们用金钱渗透政府官员,在当地搞基建,纵容底层民众生产毒品赚钱,形成了实际的统治权。

甚至他们还和黑手党合作,通过海上毒品之路将市场开拓到欧罗巴。

这种类似于跨国公司的操作,毒贩们在欧美被更多的称之为:卡特尔,意即垄断利益联盟。

卡特尔,意即垄断利益联盟

正是因为这种强大的控制力和经济效益,墨西哥毒贩被当地人视为成功的榜样。

以至于在墨西哥的毒贩控制地区,人们会把毒贩奉为英雄,传唱有关他们“英勇事迹”的歌谣。因此在《毒家企业》一书中有这样的描述,就有这样一首儿歌,赞颂着传奇毒枭古兹曼:

若从脚到头来计算,

他的身材有点矮小。

但从他的头往天空算去,

是我计算他身高的方法,

因为他是巨人中的巨人。

矮子古兹曼,传奇墨西哥毒枭之一,据说谋杀了几千人,但依旧倍受爱戴:一项全国的民意调查显示,28%的人强烈反对他被捕。

△ 矮子古兹曼,传奇墨西哥毒枭之一,据说谋杀了几千人,但依旧倍受爱戴:一项全国的民意调查显示,28%的人强烈反对他被捕。

毒贩不但在行为准则上,成了当地人的标杆;甚至就连穿衣打扮,也成了当地的时尚物语。

比如毒枭埃德加被捕时身穿的Ralph Lauren POLO衫就是热销款,现在俨然成了墨西哥风潮。

毒家企业 Narconomics:How to run a drug Cartel

在经济利益的催生下,再怎么打击,都会有墨西哥版的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去贩毒,而他们的形象也就变成了墨西哥少年的榜样了。

在这种情况下,墨西哥华雷斯监狱主管Oswaldo Hogaz早就向《TIME》悲观预言:

在未来,少年会越来越多地被毒贩集团利用,成为杀手。因为这些孩子既便宜,又嗜血,政府也不会怎么惩罚他们。所以毒贩就钻这个空子,不断地输出恐怖。

去年1月,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叫停毒品战争,由攻转守的目的就是希望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到经济开发之中。

他希望通过此举,在多年以后,让繁荣小城的年轻人把当律师当医生视为人生成功形象,而不是拿着纯金Ak毒贩。

墨西哥总统洛佩斯

总统说起来浪漫,但现在的圣光依旧照耀不到墨西哥。

少年A在2017年被捕后,成为警方保护的线人,在去年8月,毒贩袭击了他们家的玉米饼摊位,杀死了他的弟弟。

面对报复,他又想起了在17岁刚刚为毒贩工作时的一个夜晚。那个晚上,母亲跪在他床前,默默地为他祷告。

他从床上惊醒,坐起来,对妈妈说:“别祷告了,你的神救不了我。”

或许墨西哥的少年杀手与你无关,这无非是地球边缘地区的一次恐怖怪谈。

但,如果是你在墨西哥,身处在那样的环境,你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你是否能肯定地告诉我,你不会是拿枪屠杀他者的恶魔呢?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