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控师:你能控制你的梦

看过《盗梦空间》的人,有一阵总会对自己所生活的世界产生怀疑。所以现实中,人究竟能不能控制自己的梦境?我们突然想到了这样一位朋友,在他那里,每一场梦的走势,都由他自己说了算。

我与王可相识于几年前的成都。那时他刚从美国回来。我们第一次见面在川大南门,他戴眼镜,穿T恤、短裤和拖鞋,像个从宿舍下楼的学生。此前十余年,他在美国留学,后又去硅谷工作。

在成都,他待业一年,写了一本书。这本叫《梦控师》的书里,他教人如何做清明梦,即在梦里知道自己在做梦,进而控制梦境。书原本不被出版社看好,在网上众筹时却发现非常受欢迎,首印几万册很快售罄。在喜欢探索梦境的人群中,王可的笔名“追梦蚂蚁”变得很知名。

清明梦

写书是王可用清明梦创业的第一步。后来这几年,他成立公司,开办培训清明梦人才的的梦控师学院,拍摄清明梦主题电影。此刻,他正在做研发,要制造一种机器,使得普通人用上就能做清明梦,甚至大家可以依靠科技设备连接各自的梦境。听着就像《盗梦空间》。

也许这是划时代的产品,也许只是另一场梦,现在没人知道。

以下是他的口述。

2004年,我在美国读博的时候,接触到清明梦。我有一个习惯,写日记,也经常记录自己做的梦。在我的梦里,经常有音乐有歌曲,非常好听,但是醒来后却记不得。这些歌让我产生疑虑,它们是哪里来的,是现实中有的还是没有的?

后来有一天,我还是在梦里听到歌曲,但不一样的是那天我在做梦时居然知道自己在做梦,那个梦让我印象深刻。我查了一下自己的日记,发现每个月会有这么一两次,我在做梦的时候会知道自己在做梦。

清明梦

我当时不知道这叫清明梦,上网查了一下。百度上查不到什么。Google上,首先在香港找到了一些资料,原来这个叫作清醒梦、清明梦。他们一个论坛里,有一小堆人在讨论这个事情,我觉得跟我的现象一样,我有点儿大开眼界。同时我用英文查了一下,发现也有这么专门的一个研究领域,我就照着开始练习了。

我在当晚就出体成功了,那是我第一次主动做清明梦,特别震撼,终身难忘,那一天是2004年7月17日。我相信任何一个人在第一次主动经历清明梦特别是出体时,都会有和我一样的感受,套用我们圈子里的话:“一梦毁‘三观’,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我这里所说的出体是做清明梦的一种方法。我们做清明梦首先要在梦里知道自己在做梦,也叫知梦,知梦一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普通的,你通过验梦,突然发现不是现实。这是最基础的,通过提示,让自己知道自己在做梦。我的验梦方法是反向扳动自己的食指,如果能像橡胶一样弯曲至贴到自己的手臂,就说明自己在梦里。

还有一种知梦的方法,在进入梦境的时候,你把清醒的意识带进去,你也能知道自己在做梦。这种方式叫清醒入梦,这里面最常用的技术就是出体。

出体的时候,你可能以为自己身体睡着了,但脑子是清醒的,甚至可以直接起床,你会发现周围的环境和现实是一模一样的,这一点显得很神奇,而且非常震撼,不明真相的人会以为自己灵魂出窍了,实际上这是一个模拟的梦境,这个梦境模拟的就是你现实中睡觉的环境。原理就是你在入睡过程中植入了清醒意识,当这个清醒意识在睡梦里反弹出现时,很容易把你的梦境打回到梦境起始阶段,就是你躺在床上的状态。

有出体也有回体,其实是一回事,区分在于是梦境的开始还是结束。比如说”鬼压床”,其实就是一种回体,人在睡梦中突然有了清醒意识,这个意识会打断原来的梦境,于是梦境突然没了,人回到床上,这个躺在床上的状态其实也是模拟的梦境。所以鬼压床就是人意识清醒,但是仍然在梦中的状态,如果不去挣扎而是用一些控梦技巧,很容易转化为轻松愉快的清明梦。

清明梦

2004年7月17日,对我意味着什么?它不是一次偶然的发现,也不仅仅是一次不寻常的体验,而是冥冥之中突然射入的一道光芒,从此我整个的人生轨迹换道了。

清明梦太吸引我了,像一个奥妙无穷的世界,我仿佛找到了生命的意义,从那天起,不疯魔不成活,清明梦成了我生活中的焦点,对它的痴迷至今未改。

后来我利用梦境的能力,一路出书、写歌、拍电影、开学院、办公司,身上的标签越来越多,但自始至终,我不变的身份都是清明梦探索者以及清明梦文化普及者,简单讲,我是一个做梦的。

做梦是人类神奇的能力,梦境是天赐的礼物。别看人类已经进入征服太空的高科技时代,但在梦境领域却处于蛮荒时期。“做梦”在我们的文明中是“没用、空想”的代名词。对梦的主流研究也就是做一些心理分析、解解梦之类的隔靴搔痒。这情形就好像一个原始部落,每个人都有最先进的手机,却只会拿来当石头用,妥妥地暴殄天物。

实际上,梦境的实用性远远超过我们想象。

清明梦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学会了清明梦之后,很容易验证梦里的歌是我听过的还是没听过的。在梦里我最常用的是找车听歌,街上随便找一辆车,把收音机打开,想听京剧,按一下按钮,它就放京剧,想听相声就放相声,想听什么歌听什么歌,想听谁唱就听谁唱,邓丽君、MJ、猪八戒都行。

我发现,我听到的大多数是没听过的歌曲,也就是说,梦里出现的音乐大多数是现实世界不存在的,绝对的原创。而且利用控梦,我可以主动记下歌曲,可以主动醒过来把刚才记下的带出来。当然也有难点,就是带出来的时候会丢掉大部分东西。

我醒来的时候,还能记住几段旋律。靠这种简单的不费功夫的“搬运”,我已经积累了无数的音乐素材。作曲成了小孩子拼拼图一样简单的事情,只需要将自己认为不错的素材拼成歌,你要做的只有一点,提高自己的鉴赏标准。

其实不单是音乐,很多艺术都如此,潜意识才是真正的创作大神,而梦境就是潜意识的主要创作场所,应有尽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掌握清明梦,就能直接和潜意识沟通,获得潜意识神一般的创造能力。

清明梦,是学名,也叫清醒梦,通俗讲就是控制梦境,这是一门实实在在的技能,通过后天学习,每个人都可以学会。要体验清明梦,其实难度不大,有的人当天就能体验到,有的人慢一点,一般几个星期也能体验到。清明梦就像围棋、吉他,入门体验比较容易,但是精通比较难。

从娱乐角度看,梦境可以看作是一个身临其境的虚拟游戏,而且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游戏。玩法有很多,有一系列提升自己的方法。新手和高手有区别,新手在里面待不了多久,经常被秒踢,清晰度也是欠缺的,而且会觉得比较费劲。就好像刚学游泳的人在水里扑腾几下就会筋疲力尽。高手则可以在梦里面为所欲为,做你想做的事情,达到满意的质量。

梦境

我在这方面做了很多探索研究,开发了一套从入门到巅峰的攻略,任何人通过系统的学习都可以达到很高的水平。

清明梦可以说是打开梦境世界的钥匙,进入梦境世界后,你想怎么玩,做哪些事,探索哪个方向,就取决于你自己了。就好比认字是一个基础技能,会认字就能看懂书了,就能进入知识的世界了,但是你喜欢看什么书,看哪类书,那是你的事情。

有人喜欢用清明梦来玩耍,毕竟这是天下无双的游戏,有的人会用清明梦来修行,有的人用来疗愈心理、探索自我,有的人想利用梦里的时间学习、训练等等,都有。

梦是千古之谜,奥秘无穷。如果说弗洛伊德让我们隔着面纱看到了一点点梦的影子,那么清明梦则让我们真正进入到梦的世界,我们可以一窥梦的真容。但是我们目前所能看到的,仍然是头灯在小路上照出来的巴掌大光影而已。

其实说得再多都不如亲身体验一回,体验过和没体验过是完全不同的。我的书出版后也有一些人评论我是个疯子,说我整本书胡言乱语,这很正常,夏虫不可语冰。

2004年接触到清明梦后,我就一直把自己的追梦日记记载在博客上。2006年,一个梦友在百度上建立了清明梦贴吧,但2009年我才看到。我发现原来国内已经有人在讨论了,开始形成小众的群体,而我的博客文章也成了大家讨论的热点。

后来我参与了贴吧,提出了普及清明梦的理念。我们以清明梦吧为起点,将这个贴吧从几百人发展到了十几万人,算是在中国建立了第一批清明梦亚文化圈,大部分是年轻人,而且爱好者的人数一直在飞速增长之中,大众对清明梦的认知也越来越多。这个可以说是我创业的时代背景。

我在2013年裸归回国的时候,没有什么具体的创业计划,纯粹就是觉得自己必须回国就回国了。因为当时快40岁,大好年华已经浪费在国外,太不值得,下半辈子无论贫穷还是富有,都应该在祖国生活,就打包回国了。

回国后肯定是从事清明梦事业,但是怎么做,我没有多想。不过我对前景一直是很坚定和乐观的。

尽管自信,但是真正着手做的时候,也迷茫了好一阵子。回国后,身边的朋友没有一个人知道清明梦是什么,他们不知道我回来是干什么的,我越解释他们越不解。连身边的人都普及不了,我如何普及全世界?为什么这么好的东西就是不被接受呢?哪个地方出了问题?那时候我成天游荡在成都的大街上,时常陷入无所事事的孤独感。

过一阵子我也想通了,清明梦存在于人类千万年了,要是好普及,就早普及了,既然有难度,那就慢慢来吧。我开始写一本书《梦控师》,将自己这些年的研究理论心得故事等等通通装书里。书的内容本来就是自己长期的积累,写起来很快,大概花了半年到九个月之间。

写完之后,四处投稿。当时有好几个出版社有意向,选择中央编译出版社是因为这个编辑没怎么让我改。书的销量很好,成了畅销书,但后来出版社改制,不再出心理类书籍,就绝版了。现在这本书的需求量仍然很大,二手市场价格已经炒到3~4倍。

出了书后,趁热打铁,我去各地的沙龙或者读书会讲座时,把想创建团队的想法提了出来。有人有这个兴趣,大家就一起聊,由此终于找到了第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后来有人加入有人离开,最终形成了现在稳定的团队,是我的梦之队。

2017年底,我在成都创办了梦控师学院,专门做清明梦培训,储备梦控师人才。包括我在内,有十几位老师,用网络授课的形式教学,老师都是梦境领域有独特造诣的人物。

我们没有做大规模的宣传,招生主要依靠微博、公众号、朋友推荐等渠道。最开始的学费是八百块钱,现在最高也就一千多,都是终身学员,学习效果不满意承诺退款。

2020年以后,我们还会降低学费,招收年度学员,同时会开展一些城市的线下培训,未来我们还会开设线下体验馆,让用户能当场体验到清明梦。

我们对残疾朋友是终身免费的,清明梦对后天致残是非常有帮助的,他们可以获得和正常人一样的有声有色、身体健全、永远年轻、自由自在的梦境体验,能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有的甚至可以帮助到现实中的恢复,比如因聋致哑的朋友,在梦里是可以听到声音的,然后通过有声训练恢复自己的说话能力。

我们每年限额招收1000名学员,现在学员有2000多个,来自世界各地各行各业的都有。学院的氛围特别好,各种各样的知识,各种各样的人才,有趣的灵魂在一起,比什么都快乐。我希望这所学院能一直办下去,只要人类还做梦,学院就永远有存在的价值。

去年我还拍了一部电影。我在2016年写了一个十几集的剧本,也叫《梦控师》,卖给了一个影视公司,就是那个前阵子被法院悬赏追债的长城影视。当时那公司说2017年一定拍出来,但是它食言了。于是我又另外写了个故事,自己成立公司自己拍。几个朋友一起投资,自己导演,花了200万。

这个电影叫《梦控师:双鱼梦境》,以清明梦为主题,介绍了很多实操。你刚看可能觉得是玄幻,但真正看完以后,你又会觉得它可能是真实的。因为有很多东西你照着去做,发现能够做的和它一样。现在还在做后期,特效部分基本做完了,还剩下声音、调色等部分,计划在爱奇艺等网络平台播。不过我最看重的还是那部卖了的剧本,等以后版权到期回到我手上,我还想做成大电影,在院线上映。

普及清明梦,最主要的痛点还是门槛太高,不经过专业学习和练习,不容易体验到清明梦。针对这个痛点,我们已经有了解决方案。

我们团队目前已经开发了一个辅助设备,叫作梦控师手环,经过上百人近三轮的内测,效果比较好,它可以大幅提高我们学员的清明梦概率和升级效率,也可以让完全没有基础的新手迅速入门,体验到清明梦。现在还没有正式卖。

梦控师手环的原理是基于我的蚂蚁流理论,它是一个练习的辅助设备,还是需要日常练习的。开发完这个以后,我还要做一个设备,这个设备叫控梦仪,控梦仪将彻底解决清明梦不易获得的痛点。也就是不需要任何学习或者训练,戴上这个设备,就能轻松获得清明梦。

你可以想象吗?这种设备出来以后,它是什么样的前景?只要把控梦仪一戴睡觉,就可以自如出入梦境,在梦境里自由自在无所不能。世界上哪个产品会比这个更有吸引力?现在的所有娱乐方式、所有游戏跟它比都是渣渣。而且梦境生活将真正成为人类生活的重要部分,多了1/3的人生,请问是什么感觉?

控梦仪一直是一个世界难题,谁都知道这是一个了不得的产品,但是目前还没有哪个国家能制造出有效的控梦仪。我们团队在最近已经初步攻克了这个难题,你也许觉得奇怪,为什么是我们?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在清明梦领域,我们的理论、技术、研发和应用本就是世界领先。

清明梦

早在2016年,我就和西京医院睡眠中心进行了合作,做了世界级的实验,我可以通过控制呼吸的方式,在梦里传递出三短三长两短的摩斯密码SOS。这个实验证实了人类可以从梦中传递具体的信息到外界。简单地说,我能在梦里面告诉外面的人,我在梦里干什么。

这还只是上半场,2019年12月,我们团队又和西京医院睡眠中心进行了下半场的合作,我们的实验将把现实中的信息传递到梦中去,这样就完成了一个输入和输出的闭环,实现梦里梦外的双向实时交流。也就是说,梦境和现实不再是孤立的两个世界,是可以直接交流沟通的。

这些实验都是前所未有的,研究成果可以为意识科学领域打开新的大门,甚至是今后开发梦境播放仪、梦境联机仪等终极黑科技的雏形。

另外,我们有充分证据证明主流科学对睡眠瘫痪(也就是鬼压床)的解释是错误的。现在的科学解释鬼压床动不了的现象时认为和肌肉张力有关,但我们认为大错特错了。鬼压床是梦中回体,梦体受限制的一种现象,只要掌握一些控梦技巧就能动起来,所谓的动不了只是一种特殊的梦境,和现实中的肌肉张力风马牛不相及。

这个科学漏洞非常有隐蔽性,在机器上无法捕捉监测。目前的科技在对梦境的探测上是有局限性的,只有梦控师身入梦境之中,才知道真正的来龙去脉。

我有一个观点:得梦境者得未来。随着控梦的科技突破,人类社会迟早会进入梦境文明,也许就在不远的未来,这种科技远胜过诸如5G、无人驾驶、区块链等等,不但会引发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更会带来创世界级别的社会更新。

人们对于新事物从怀疑到接受到拥抱,需要一个过程。也许若干年后,我们的产品会进入每一个家庭,我们会缔造一个梦境王国,但是现在,还是筚路蓝缕、开荒栽树的阶段。梦境市场大得很,一片蓝海,我是国内清明梦理论体系的创建者,也可以说是唯一的领军人物,我们基本上不存在有竞争能力的对手,一步步走就可以,没有什么创业九死一生的感觉。我也不怕大公司介入,它介入了就等于帮我普及清明梦了,那我更开心了。

不成功怎么办?这个就看你是怎么定义成功了,如果定义成功为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那我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了,因为我想要的生活就是,想睡多久睡多久,可以尽情做梦。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