睾丸素决定你够不够MAN?

1889年6月1日,一位名叫Charles-ÉdouardBrown-Séquard的生物学家,在巴黎的法国生物学会做了一次报告。报告称,他一直在试验一种他称之为“液体睾丸”的东西。 他将水、睾丸静脉血、精液和一种“从狗或豚鼠中提取并立即碾碎的睾丸汁液”混合在一起,制得了这种液体,并注射到了自己身上。

睾丸素

Brown-Séquard很高兴地报告说,自己虽已72岁高龄,却觉得因此获得了新生。据他估算,他的尿液比以前多了25%,自己的大脑也重新恢复了活力,让他觉得像年轻时候一样敏锐。但他也提醒说,这种效果是非常短暂的,因此很可能是安慰剂效应——但人们已经不在乎了:到1889年年底,有大约12,000名科学家都在制作这种“长生不老药”,大发了一笔财。这玩意儿肯定是骗人的了。但公平点说,Brown-Séquard的这种直觉—— 人体中存在某种物质,从腺体中产生,在血液中流淌,影响着从阴茎到大脑的一切,这个观点并不是特别离谱。这正是荷尔蒙的作用:荷尔蒙是一种分子,流经我们的内分泌系统,附着在细胞受体上,负责传递一切有关性行为、生育能力、能量水平、肌肉强度、情绪、新陈代谢、记忆和睡眠等的信息。

粗狂男人

人们第一个发现的荷尔蒙激素是分泌素,于1902年发现。接下来十几年里,雌激素、孕激素和雄激素——都是决定性发育的激素——也陆续被发现。到了1935年,美国生物学家FredKoch对从芝加哥屠宰场偷来的公牛睾丸做了多次实验,以证实雄激素——即大T激素的存在。 T激素很快就成为了公认的“男性荷尔蒙”,睾丸相关产品的风潮也随之迅速盛行。公鸡注射了睾丸素后,耷拉的鸡冠会变得更有生气;还有一种鸡尾酒叫做猴腺酒的(金酒、橙汁、石榴汁、苦艾酒),是为了纪念俄罗斯医生SergeVoronoff,他曾倡导将猴子的睾丸嫁接到人类身上,以增强体力,延长寿命。简言之,人们似乎已经发现了生命的精髓。

T激素代替疗法能给你的抗老大业注入新生吗?

积极反馈

社交因素自有其影响力。波兰体育学院发现,让橄榄球运动员观看自己表现出色的比赛视频,比起观看自己犯错的视频,其运动员的T激素水平增加了50%。

力量训练

虽然举重和阻抗训练能够显著提高你的体能,但单就睾丸素水平这一项指标来看,力量训练对运动员的表现和能力并没有那么大的提高。

睡眠质量差

在一项研究中,当被试者连续一周每晚只能睡5个小时,其白天的睾丸素水平下降了10%-15%。就算只有一个晚上不睡觉,也足以对测试结果产生显著的影响。

睾丸素决定是不是够MAN?

让我们把时间快进一个世纪。现如今,尽管科学取得了进步,但人们似乎对某些事情依然很有执念。在美国,睾丸素替代疗法(TRT)被吹捧为所谓的“男性更年期”疗法,号称是能恢复年轻和男性雄风的奇迹。与此同时,“T水平低下”已经成为了对那些被认为是缺乏活力、决心和男子气概的男性的一种羞辱——经常被用作“软男”和“娘炮”的同义词。睾丸素并不能预测你有多自由,更不能预测你有多能干,或者会不会家暴、长寿,或是成为一个好领导者。

化学分子

但睾丸素在男性神话中的确还是起着一定的作用——而这些神话在睾丸素被发现之前,就已经广为流传。还是说点事实吧。正如内分泌学家协会的Pierre-MarcBouloux教授指出的,睾丸素是典型的“男性化”荷尔蒙激素,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是男性化的本质。所有的胎儿在一开始都是女性表型,但发育到六周左右,男性胎儿的睾丸素会开始激增。“这一点对于胎儿在子宫里的男性化分化非常重要——有它才能发育出阴茎——且当你后面进入青春期时,它还能让你的声音变得低沉,阴茎的尺寸也会变大等等。”Bouloux说。

青春期后,我们的睾丸素水平就大致趋于稳定了,一直到45岁左右才会稍有下降。一小部分男性,大约10%-15%吧,睾丸素水平会显著下降。但这是否足以引起任何症状是另一回事了。有人将这一现象框定为“男性更年期”,相当于同龄女性的荷尔蒙变化期,但专家指出这是一种误导。睾丸素常会与雌激素作对比。雌激素被认为是一种“女性”激素,但男性也有雌激素,女性也有睾丸素,只不过浓度有所不同。睾丸素在不同的男性身上也有不同的表现作用,且没有人曾在高睾丸素水平和注入果断、勇敢或冒险等所谓男性特征之间建立可靠的联系。简单说,更多的睾丸素并不一定会让一个男人更多地做这些勇敢事。它的确能够促进肌肉生长,但想成为一个男人,可不只需要二头肌啊。

有时候,人们太过迷信它,有时候又把什么都怪到它头上

它能……

支持肌肉生长、维持骨质密度、促进红细胞产生、促进勃起、帮助稳定情绪。

但太多睾丸素,也会……

缩小睾丸、导致痤疮、增稠血液。

它不能……

培养结缔组织和韧带(因此,如果你正在补充睾丸素,那些硬邦邦的肌肉就要失去支撑了)让阴茎变大让勃起时间变长。

它也不能……

让你更有侵略性(至少不是单枪匹马那种)增加罹患前列腺癌的风险。许多因素会对你的t激素水平生长期和短期影响。

睾丸素与性欲:男人好色与睾丸素水平有关?

雄性激素主要有三种:睾丸素、双氢睾酮和雄烯二酮,这些都是涉及酶、受体、蛋白质和其他激素的复杂系统的一部分。例如,Bouloux教授指出,缺乏将二氢睾酮转化为雌激素的酶的男性,往往会失去性欲。“这表明,男性的性欲可能不是依赖于睾丸素,而是依赖于雌激素。”他说,“照这么说来,你需要有雌激素,才能充分展现你的雄激素。”此外,Bouloux解释说,认为睾丸素水平决定行为的这种看法,也是一种误解。睾丸素不会“使得”男性具有性侵犯的倾向;而是如果你有性侵犯的倾向,睾丸素的激增可能会促使你更加具有这种倾向。但这种影响是因人而异的。“我们确实知道,一些男性对自己的睾丸素过于敏感,而另一些则不然,”Bouloux说,“在男性的全球分布中,有些人只要很少量的睾丸素就能达到所有的效果,有些人则是睾丸素水平很高,却没有什么攻击性或大肌肉。”

一名来自纽约的跨性别男性描述了他在大学期间如何在变性过程中开始服用睾酮。“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个怪物,这也让我了解了男人。”他报告称。他还描述了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性欲增长”,甚至让他再无法忍受与女人说话。不仅如此,他还对物理产生了新的兴趣,还有了一些情感表达问题。可以说,是很有男子气了。把这些变化全部归因于睾丸激素,是给那些文化上而非生物学上的刻板印象披上了科学的外衣:男人好色,男人不哭,女人不会学物理。但这一说法也将睾丸素定位成了一种神秘力量,通过男人的血管控制他们,让他们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

睾丸素的商业价值

一些网站致力于推广T激素提升疗法,承诺帮助你“减肥,提高睾丸素水平,提升性感指数”。相关的推销人员还提醒道,“低T激素”肯定会导致抑郁、焦虑和压力。这里面有些建议是合理的,且毫无疑问比起给自己注射合成代谢类固醇更可取:多睡觉,别发胖,少喝酒,多吃鱼。但还有一些则相当奇怪:“多花点时间和有魅力的女性在一起!

科学事实表明——哪怕只是与美女调个情,睾丸素都能上升13%哦。”女人还挺厉害。这种建议,自从人们了解荷尔蒙会对生理、心理有所反应,就开始存在了。因此,人们普遍认为,睾丸素水平下降是由于社会的某种“女性化”。

《临床内分泌与代谢》一刊在2007年一项常被引用的研究显示,从1987年到2004年,男性的平均睾丸素水平每年会下降1%。关于为什么会这样,人们提出了许多理论。这可能是与不断上升的肥胖率有关,可能是因为我们坐着的时间越来越长,还可能与同一时期观察到的精子数量下降有关,还有个依据是因为男性在照顾孩子方面发挥了更积极的作用:新手爸爸的睾丸素分泌明显减少。那么,我们是在说男人带娃有损健康吗?也有可能,是我们的数据被曲解了。“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公共健康问题,”谢菲尔德大学男科教授AllanPacey博士表示“,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要认识到,男性应该在上了年纪后采取一些行动,来解决他们的睾丸激素水平下降的问题。而且这种问题是由社会媒体和个人医疗推动的,不是由科学推动的。”

Pacey强调说,睾丸素水平在一生中不是恒定的。当你正处于青春期过渡阶段,你的睾丸素水平会达到峰值;但你不需要一直维持那个峰值才能保持自己的男子气概。“那么,我们是在说就因为少了10%的睾丸素,45岁的男人就比25岁的要娘吗?这就是舆论的危险之处了。”确实,有些男性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停止分泌足够的睾丸素,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但这个数字是相对较小的——50-80岁的男性中只有4%——但当Bouloux列举出这些症状时,你就会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男人确信自己的T激素水平偏低了。“像性欲降低啊,”他说,“阳痿啊,勃起变软之类,还有可能肚子上容易长肉,因为红细胞变少而有点贫血,还有可能更容易感到疲惫、易怒、焦虑、沮丧和身份迷失。

睾丸素被抓住的痛点

制药公司爱死这种模糊而普遍的症状了。然而,导致失去性欲的原因还有其它无数种。也许你正处于一段不幸福的关系,也许你正经历焦虑、沮丧和身份迷失是因为你刚失业,或工作不稳定。你的易怒可能只是因为花太多时间刷社交媒体,或者是喝酒太多。“许多试图出售这些药物的人表示,这种活力的丧失在某种程度上与睾丸激素直接相关,这实在是太假了,”Bouloux说,“经常有男性来找我说他们睾丸素水平低,然后我一测,其实都很正常。”

应该进一步强调的是,睾丸素用于治疗,其有效性并不可观。2016年对156个符合条件的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回顾发现,睾丸素在治疗勃起障碍方面是无影响的,在治疗性欲方面则效果不一致。大多数研究也发现它对于情绪、人格或认知方面没有有益影响。睾丸素确实能持续增强肌肉力量,但对身体功能没有任何全面的好处。如果你想快速获得肌肉,注射合成代谢类固醇就能达到这个目的,以及其他许多令人生厌的、危险的、不受欢迎的东西也都可以。而且不管怎样,还都会有不孕不育风险,从而降低自身的进化适应性。“对大多数男性而言,睾丸素下降并不是一个健康问题,”Pacey博士说,“但当他们被告知有代替品可用,且医生乐意开具处方时,这就变成了一个健康问题。人总要变老,我们应该以一种优雅的方式应对它。”健康地变老需要持续的、健康的做法,往胳膊上扎针可不在其列。

本篇文章原载于《男士健康》2020年3月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