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敢叫街机玩家肥宅,把街机打通关的仔比迪斯科舞王还帅

在家里打LOL和在外面打街机是两码事,在游戏厅里玩更野,这是我从80年代以来的街机文化里领悟到的真谛。

街机游戏厅作为潮流文化影响了全球一个世代的青年。

在独自死磕电脑的今日,人们怀念烫金色的饱和空间,熟悉而陌生的朋友,省下零用钱涌向街机厅却怕被父母逮住的紧张感。

远在地球对面,8090一代也有相似的记忆。

周六夜晚,酒吧的尽头,保龄球馆的隔壁,街机游戏厅人满为患。

时髦的青年和酷辣的女孩都聚在这里,他们不干别的,他们只打游戏。

这是80年代初全美最潮的娱乐项目。即使对面的迪斯科蹦得再火热,也比不过街机游戏厅让人尽情忘我。

不同的游戏激发速度与激情,灯光混合几十台音响营造出锐舞派对的场景。

比运动时尚,比跳舞智慧,人们游戏交友,在这里燃烧了无数个属于青春的夜晚。

“没什么比街机更能展示我的魅力。一瓶可乐十颗币,换来新鲜的好友和有趣的女孩。没人嫌弃我是个胖子,因为没人能像我把防卫者打到2万分。”

“跟表哥溜进游戏厅是最难忘的事,尽管它早已倒闭,我也十分庆幸当年做过最酷的小孩。”

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街机数量在美国初呈爆炸式增长。到1982年,北美共有40万个街机游戏厅和150万台街机。

放在当时就是比现在的网吧还普遍,就连吃个下午茶也能以打游戏的借口撩到隔壁桌的金发靓妞。

1982年,美国街机季度收入约为80亿美元,超过了当年流行音乐(40亿美元)和好莱坞电影(30亿美元)产业的年度总收入,同时它也超过了当时所有主要体育项目的收入。

据网友回忆,那几年66号公路上的加油站经常排队,人人都想在便利店门口打几局街机再出发,放克音乐提不了神,只有加油站的街机可以。

有游戏就有胜负,那年头参加过街机竞技的男孩可以吹一辈子的牛逼。

1981年,吃豆人比赛席卷全美。好比现在的选秀操作,全国的选手分区域预选,进入决赛的顶级玩家由官方承包路费食宿进入北卡罗来纳州的Putt Putt总部进行最后一战。

人称Steve Hair of Columbia的17岁少年以372,600的高分夺得5,500美元的冠军奖金。在众多街机狂热爱好者和报刊媒体面前,他体验了一把MLB冠军成员般的荣耀。

据reddit网友Scorehidden回忆,1981年夏季整个加州都在为爆破彗星疯狂。运营商Silco-West所在的400多个街机俱乐部每周都会以海报的形式更新最高得分。

第8周的决赛,洛杉矶的喜来登广场酒店,当红影星Matthew Laborteaux等诸多名人见证了这一激动人心的终极决战。

“当时的街机冠军是比轮滑之王、棒球达人更酷的身份。科乐美公司举办的美-日街机竞技赛共有100万人参与,进入决赛的美国选手受到了科乐美公司的贵宾级接待,三甲不仅获得奖杯,还有seiko手表作为奖励。”

曾经参与过Silco-West竞技的Scorehidden表示,尽管如今电子竞技越来越专业化,街机比赛那种热血街头般的狂热已很难见到。

回想街机刚进入国内那会儿,80年代中后期,人们从没见过这种酷炫的玩意儿。连少年宫都会放一两台作为先进科技的象征。

随着街机游戏的迅猛发展,你能在90年代的街机厅里看到全市镇最酷的青年。

超时空要塞和坦克大战是极客间的较量,魂斗罗打得好的最能赢得姑娘芳心,连看似文静的女孩打起拳皇都毫不手软。上世纪的街机留住了一代人的青春。

放眼国内外,如今街机游戏厅已被电玩城取代。各式各样的游戏花样翻新,没人愿意死磕街机里面的低像素老套路。

上海的烈火街机厅还坚挺地保留这份情怀,几十台古早街机从99年到现在修了无数次依然扛打。

骨灰级玩家组成了圈子暗中竞技,世纪末的场景,穿越时空缝隙来到了这里。

街机厅营造的社交场景,摇杆和按键的多维触感有着网吧开黑体会不到的兴奋。你追溯,你向往,一如复古潮流席卷而来新鲜又熟悉的情感。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