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式暴力美学:核弹民用

1949年11月,在苏联第一次核试验之后的两个月,他们就向全世界发布声明:苏联原子弹不仅用于保家卫国,也可以造福本国经济。

它们可以劈开大山、让河流改道、灌溉沙漠——核武器可以在人类的脚下绘制新的生活蓝图。

为了“绘制蓝图”,苏联一共在自己的土地上做了115次核爆,这一系列核爆应用被毛子们骄傲地称为“国民经济核爆炸”。

核弹是人类的终极武器,被称为当代的“潘多拉魔盒”,一旦使用,必将造成地动山摇、生灵涂炭——核战争一直是科幻小说里人类灭亡的热门原因。总之,在大众的印象里核弹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在奉行“大力出奇迹”的西伯利亚毛熊眼里,一切皆有可能。这一朵朵核武器的蘑菇云,就是俄式暴力美学发展的极致。

查干(不是中国东北那个查干湖)位于今哈萨克境内。是“国民经济核爆炸”中第一个,也是当量最大的爆炸项目。其目的就是用核爆炸制造一个人工湖泊,验证用核武器搞工程建设的可能性以及给周围居民制造水库。

在一个名叫查干河的干涸河床,苏联进行了这次开放式地下核爆炸。核弹的当量为140万吨,爆炸制造的湖泊直径408米、深100米。爆炸改变了当地的地质条件,河床里的岩石经历爆炸的高温之后变成了玻璃状,至今仍可在湖边捡到。

大约20%的裂变物质和大量碎石被掀起的气流带入大气层。几天后,5000公里外的驻日美军检测到了放射性物质,并向苏联提出了抗议。毛子当然不理不睬——老子和平利用核武器,你管得着吗。

然而,核武器的粗暴可以快速制造水库,却不实用——查干湖由于长期释放放射性物质而被称为原子湖,其湖水的放射水平大约是正常饮用水的100倍。

虽然饮用湖水并不明智,但下去游个泳还是没大问题的,当时的苏联核能部长为了让大家放心,在湖泊成型之后,成为第一个下去游泳的人。

随后,水库里的水被引入到周边的城镇,用于社会主义工农业的生产。如今,查干湖依旧是哈萨克斯坦最著名的景点之一。

查干湖的开天辟地的让苏联领导非常满意,他们随即大开核武库的大门,积极鼓励政府部门申报用核弹搞建设的计划。一来多快好省,二来和美国搞军备竞赛攒下了巨量的核弹正愁没处消耗。

1963年,乌兹别克斯坦(时为苏联加盟国)南部的Urtabulak天然气田11号井正在热火朝天的钻探中,结果钻头在2450米时失去控制,造成了大规模井喷,大火直冲天际,灾难现场如炼狱一般。

喷薄而出

井口每天泄露的天然气高达1200万立方米,这样的量足够满足像莫斯科这种大城市一天的需求,损失不可估量。

接下来的3年内,苏联专家尝试了用各种办法去封堵气井,无论是浇水、灌水泥还是把气流导入附近气井全都宣告失败,在高达300个大气压的气流压力下,任何传统封堵方式全都无济于事,并且汹涌的大火和气体中的有毒物质无时不威胁着试图封井的人。

气井工作人员试图用水灭火
气井工作人员试图用水灭火

怎么办?用核弹。

1966年,苏联核武器专家介入了封堵行动,信心满满地提出了在地下引爆核弹,利用核弹强力的冲击波把气井堵住的想法。

1966年9月30号,一枚经过特殊处理的3万吨当量核弹头被送进1500米深的地下,实施引爆。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把管道内部的岩石玻璃化,周围数十米范围内的地层缝隙全部被压紧——当然,泄露天然气的深井也在挤压中错位,从而实现了封堵。

爆炸在地下发生
爆炸在地下发生
封堵示意图
封堵示意图

从核弹爆炸到井口的最后一丝火苗熄灭,一共用了23秒。

老毛子们对于这次的成功非常满足和骄傲,封堵成功后,他们启动了巨大的宣传机器,向全世界介绍他们的“核弹使用最新成果”。俄式暴力美学的粗暴和精妙同时震惊了全世界科学家。

2010年墨西哥湾原油泄漏事件连续几个月封堵无果时,便有专家援引苏联经验,提出了用核弹一劳永逸地封堵深海油井的建议。但因为“核弹”本身过于骇人而被否决。

上文提到的两次核爆只是苏联进行的115次“和平核爆”中的个例,目前已披露的资料中记载了如下这些“核弹民用”事件(总数不满115次):

39次核爆用于地质勘探(利用通过小型核爆的地震波寻找矿藏)

22次核爆炸用于天然气和石油的集中开采

5次核爆炸用于扑灭天然气泄露

4次核爆炸用于水利工程(包括查干湖)

2次核爆用于碾压分解露天矿石

1次核爆用于煤矿开采

此外,只有19次核爆没有经济目的,纯粹用于研究……

核爆听来骇人,但获利无穷,靠着“国民经济核爆炸”,苏联人节省了数十亿卢布。当1988年苏联政府决定响应核武器条约而停止“民用核爆”之后,全苏上下无数人表示惋惜,他们认为,核爆不仅省钱,更是挽救泄露和大火的最快捷手段。

但在外国人眼里,苏联人引以为傲的“核爆民用暴力美学”过于可怕了。

事实上,为了和苏联针锋相对,美国人也制定了一个和平利用核弹的“犁头计划”(意味“铸剑为犁”)。美国人一共进行了27次核爆,甚至炸出了全球最大的“人造火山口”。

目前已披露的资料包括用核弹制造深水港口、开凿第二条巴拿马运河以及开采天然气。这些计划并非口头意淫,美国人做了许多的书面工作、实地勘探以及核弹实爆——就差实际做了。

美国人曾计划用五次热核爆炸在阿拉斯加造港口
美国人曾计划用五次热核爆炸在阿拉斯加造港口

但冷战背景下,美国公众谈核色变,坚决不允许美国政府实施计划。1977年,在苏联人享受核弹红利的同时,“犁头计划”被废除,浪费了大约7.7亿美元。

除此之外,德国、印度和澳大利亚都曾提出过“核弹民用”的计划,全部都卡在临门一脚。

作为有核国家,我国专家也讨论过“核弹民用”的可能,1995年,科学院何祚庥院士在《中国科学报》上发表文章,建议在我国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用地下核爆炸开凿隧洞,引进印度洋的暖湿气流,源源不断地向青藏高原内地输送,改善那里的干旱气候。

当然由于想法过于“大胆”,我国并未进行此项工程。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形势图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形势图

如今,全球依旧有不少科学家在研究核弹民用的可能性,比较可行的有发射宇宙飞船和避免小行星撞击。但在人类彻底发展出规避核污染的手段之前,投入实用的可能性极低。

苏联依旧是有史以来唯一用核弹民用,促进经济发展的国家…..

留言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