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红女巫,让你忘掉斯嘉丽的女人

绯红女巫——伊丽莎白·奥尔森

所有女英雄都逃不过被比较的命运,但她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个子不高却有比例极好的身材,细长直的仙鹤腿外加强劲的胸脯,绯红小妮子的人气急转直上。

超级英雄怕比较,现实中的女星更怕。而她们终极怕的无疑是图库记者们的高清镜头,但这小妞的线条让她不惧怕任何“敌人”。

绯红女巫——伊丽莎白·奥尔森

像漫画人物一样的头身比例,亲身证明尤物不光存在于二次元和电影里,在真实宇宙中同样存在。

绯红女巫最早出现在《美国队长2》的彩蛋中,没想到这只有短短几秒的镜头,却让她成为了仅次于元老级女神黑寡妇的存在。

绯红女巫——伊丽莎白·奥尔森

同样低领口性感风,但两个人物的性感却截然不同。

相比黑寡妇特工身份的成熟老练,一个眼神就把观众的魂勾走;而绯红女巫则是初入江湖、才疏学浅可糖可盐的少女式性感,露大腿的小裙子,外加一双涉世未深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让你根本想不到她背后竟然有这么强大的能量。

绯红女巫——伊丽莎白·奥尔森

绰号:绯红女巫、猩红女巫、红女巫

绯红女巫初次登场于1964年第4期《X战警》,本名旺达·姜戈·马克西莫夫(Wanda Django Maximoff),是一个欧米茄级别变种人,她的故事起源又多又复杂,概括起来就是个“找爸爸”的故事——在漫画中她是万磁王5个儿女其中一个,和北极星是姐妹。

这种让两大性感姐妹同框的戏码,漫粉早就期盼着能来一发红配绿的名场面。

绯红女巫——伊丽莎白·奥尔森

有种圣诞的感觉???

绯红女巫——伊丽莎白·奥尔森

姐妹同款项圈

绯红女巫——伊丽莎白·奥尔森

完全体造型

万磁王在《X战警:天启》中,第一个女儿被特工杀死,在愤怒之下爆发,吓跑了怀有身孕的媳妇,挺着肚子逃到万达格山上被人收留,肚子里就是绯红女巫和快银。

绯红女巫——伊丽莎白·奥尔森

快银什么都快,就是下生比他姐慢了30秒

她们老妈在混乱中阵亡,这俩孩子就开始了“小蝌蚪找妈妈式”寻亲。可惜的是,身为能力强大的变种人,寻血认亲的天赋基本为零。由于漫画和电影的版权纠纷,据不完全统计,他们至少换了4对父母……

伊丽莎白·奥尔森

由于漫威“经济危机”,他们把《X战警》系列卖给了福克斯,贯穿于这两部的绯红女巫、快银与万磁王的父女关系必须断绝。

所以复联系列电影只好给他们换了个新身份证:姐弟被绑架送到九头蛇的实验地基,之后从洛基权杖上的心灵宝石上获取力量,这才能继续变身打怪。

伊丽莎白·奥尔森

奇异博士对旺达的描述:“只要她想,一切都是她的”

在惊奇队长出现之前,绯红女巫算是超级英雄中的最强者:混沌之力可以和凤凰女对波,用自己的心灵感应能力打爆雷神,《美队3》中又把幻视从楼上怼到地底,《复联3》里还把有5颗宝石的灭霸胖揍了一顿……

伊丽莎白·奥尔森

与惊奇队长简单粗暴的“举铁”之力相比,绯红女巫的能力比较内敛,可以用“心想事成”形容。但她和弟弟的身世,复杂中透着悲凉,又被各种牛鬼蛇神往里加料,导致了她时不时脑子崩溃进水,瞎用洪荒之力。

伊丽莎白·奥尔森

幻视总在她犯病的时候救她,俩人就好上了

旺达第一次精神崩溃导致复仇者解散,蚁人、鹰眼、幻视统统领盒饭;第二次犯病直接导致变种人数量骤减至182;在她修正世界之前,又差点把变种人灭绝,其实她一个人就把复联该干的事都干了,什么能量宝石都不需要……

某种意义上来说,复联除了拯救世界,还肩负着一个重任:看好她别让她犯病。

伊丽莎白·奥尔森
 伊丽莎白·奥尔森(Elizabeth Olsen) 1989/2/16
伊丽莎白·奥尔森(Elizabeth Olsen) 1989/2/16

伊丽莎白·奥尔森外号奥妹(后面就这么叫了),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洛杉矶,是地道的美国百姓,家旁边就是好莱坞,父亲开银行,母亲是芭蕾舞演员,家里兄弟姐妹共5个。

听上去感觉家境不错,但作为奥尔森家的第3个女儿,奥妹从小就活在2个双胞胎姐姐的光芒下。

她这俩姐姐不是一般的牛批。It Girls奥尔森姐妹几乎人尽皆知,堪称行走的人体印钞机。准确的说,不会走就开始印钞了……9个月上综艺,6岁做制片主任,16岁投资加盟索尼,18岁开公司做CEO,22岁创立2个品牌,市值4亿美元……

看仔细点,没说她,说她姐呢

所以别人都会说:“看,这就是她们的小妹”,奥妹这个名字也是这么来的,连拥有姓名的权利都没有,年少的她最多的亮相就是在两位姐姐的真人秀节目中。

一般在这种家庭剧剧本中,姐姐们挣大钱,妹妹往往就会安心学习。奥妹从小还真就是个较劲的学霸,属于考试拿99分会跟老师在办公室找回那一分的主。

为了摆脱姐姐的光和自己的演员梦,她拒绝了后来邀请她参加所有真人秀,也躲过了众人瞩目的生活,踏上了“自闭宅”的演艺之路。

她不想靠姐姐的人脉获得机会,但她却用姐姐的资源看到了别人很难看到的世面。别人都在攀关系时,她在研究台上大师们的表演,因此第一次触电——《和平、爱、误解》这部电影,表现就得到了业界好评。

真正让奥妹大放异彩的,是在圣丹斯电影节上赞誉颇高的《双面玛莎》,讲述了在邪教建立的价值观下生活的玛莎,就像传销组织给人洗脑一样,让她们“分享”自己的身体,并学会感恩。

但当玛莎逃离了邪教,却无法适应正常社会的规则,她不知道在公共场所不能裸泳,也不知道姐夫硕大的别墅为什么不共享,更不知道在姐姐姐夫翻云覆雨时不能进入他们的房间,仿佛像个怪胎,再次恐惧的她又回到邪教。

影片的反复、回忆、错乱、穿越,不但赢得了各种电影界新人奖提名,还令奥尔森家族又一次赢得了赞誉,而这次不是因为姐姐。

她出演的《红灯》、《寂静的房子》、《文科恋曲》、《好女孩》不是独立电影就是小众文艺片,一水的文青路线,除了《复联》这妹子出演的都是考验演技的“神片”,一般人看不懂那种。

而接下绯红女巫她同样没考虑过商业部分,原因是可以和从小就是漫威脑残粉的哥哥显摆,仅此而已……

去视镜时进行无实物表演的她,在一票众人围观下表演了极其尴尬的“幻想自己能发波”桥段,表情严肃认真且投入,把旁边观看的人乐的肚子疼,就这样被选上了。

当别的女明星都在拉皮,无所不用其极美容的时候,她开始觉得自己的年轻美貌是演戏的阻碍……“我觉得三四十岁的女演员,更容易得到好角色”

一个89年的姑娘,至今连个社交媒体都没有,还对自己的演技吹毛求疵,肯下功夫钻研,宛如一个四五十岁的老人……

她对自己要求有多苛刻,从《我看到了光》中就能看出来。她和另一位学霸抖森,俩人都操着一口密西西比口音,着实惊讶了不少影评人,人物传记片明明无聊的要死,却被他们的敬业演活了。

在与乔什·布洛林出演《老男孩》中,奥妹更是突破尺度,挑战了限制级“动作戏”,但她却轻描淡写的说:“身体也是表演的一部分,如果是服务于故事,我不会感到不适”,确认过眼神,是传说中的“为艺术献身”。

没错,和她彪戏的正是灭霸扮演者…

不靠家族光环,不曾社交媒体热度,不关心商业,不靠脸吃饭,专注于角色本身,这样的绯红女孩,实在很难不被人爱上……好了,压轴菜。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