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欧美电影里的经典尤物,原来美人都是上帝创造的艺术品

在电影的世界里,模糊了现实与梦幻的边际,让人们的生命长了3倍,也为平淡人生多了造梦的可能。

纵然时光老去,岁月不湮美人。

那些电影里的经典美人虽隔着时间的长河,仍然美得惊心动魄,犹如一个个无法磨灭的符号。

我爱香港电影里的美人江湖在她们的红唇和媚眼里。

张曼玉 东方不败

也爱日本电影里的美人,气质里藏着冲绳的风、北海道的雪。

但又有谁不爱欧美电影里的美人呢?

她们或清纯、或娇俏、或冷艳、或妩媚,她们为不同类型的美定义,她们本身就是美。

性感女神

《埃及艳后》克里奥佩特拉

伊丽莎白·泰勒,这位有着“世界头号美人”之称的好莱坞巨星。

仅凭美貌就足以名垂青史,可她偏偏要用实力说话,成为历史上第一位片酬百万美元的女演员。

在长达近70年拍摄的50多部电影中,泰勒曾无数次获得奥斯卡提名,两次摘得影后桂冠。

《埃及艳后》克里奥佩特拉

在她60多年的演艺生涯中,最让人惊艳的可能莫过于《埃及艳后》。

仿佛不是她在演埃及艳后,而是埃及艳后就是她自己。

《埃及艳后》克里奥佩特拉

她有一种优雅、含蓄的既视感,女人味十足,却不像梦露那样的奔放,艳而不俗。

她让手握最高权力的男人,眼睛和心脏都在一刹那,随着她的神情一起凝结了数秒。

《埃及艳后》克里奥佩特拉
《埃及艳后》克里奥佩特拉
《埃及艳后》克里奥佩特拉

据说《埃及艳后》中泰勒的化妆费和服装费在当时高达19万美元。

其中有一套戏服还是用黄金制成,险些令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倒闭。

也是因为出演《埃及艳后》,使伊丽莎白·泰勒成为了好莱坞史上第一个拿到百万美元片酬的女演员。

《埃及艳后》克里奥佩特拉

她在世界范围内受欢迎的程度超乎想象。

有时候评论家却对她的演技有所保留。

只是因为她太漂亮,漂亮到演技都被掩盖。

克里奥佩特拉

面庞完美对称、胸臀饱满紧实、纤腰不足一握、神秘的紫眸、稠密的双层睫毛……

关于伊丽莎白·泰勒的美貌,安迪·沃霍尔有一句广为流传的评价:

“如果能投胎成为伊丽莎白手上的一枚戒指,那将会是非常美妙的事。”

克里奥佩特拉
克里奥佩特拉

她无疑是无数男士的梦中情人。

不仅拥有艳光四射的美貌,更难能可贵的是她率真的性情。

因此不难理解虽然她经历八段婚姻,但历任丈夫都对他念念不忘。

“我一直都承认,是我的热情在控制着我。”

克里奥佩特拉

蛇蝎美人

《魔女玛塔》玛塔·哈丽

1999年,美国电影学会将葛丽泰·嘉宝评为百年来最伟大的女演员第五名。

这位来自阴冷北国的佳丽,以斯堪的纳维亚式硬朗的面部线条、寡淡疏离的神情,征服了整个比弗利山庄。

如今葛丽泰·嘉宝已经去世二十几载,但是世界对她的爱戴却从未减少过。

《魔女玛塔》玛塔·哈丽

她在《魔女玛塔》中扮演的最富传奇色彩的女间谍玛塔·哈丽,艳丽多舛的一生流淌着西式化的“异国情调”。

当时的《纽约电讯报》评价道: “嘉宝对男性和女性观众都有很强的吸引力,这在银幕史上还是第一次。

嘉宝也由此被称为“好莱坞女王”。

《魔女玛塔》玛塔·哈丽
《魔女玛塔》玛塔·哈丽
《魔女玛塔》玛塔·哈丽

在好莱坞,葛丽泰·嘉宝是最神秘的存在。

她像躲瘟疫一样,拒绝出席公共场合,对流言蜚语置若罔闻,从未自视名人签名,也从不回复粉丝来信。

她四获奥斯卡最佳女主提名,可惜最终都与小金人失之交臂。

美国电影导演克拉伦斯·布朗评价嘉宝: “她一次都没得奖,可她永远是银幕上不朽的女人。

玛塔·哈丽

据说希特勒还给嘉宝写过粉丝信。

光是嘉宝的经典作品《茶花女》就看过六遍。

甚至因为对她的喜爱,特赦了这部由犹太血统导演执导的电影,让其可以在德国上映。

达利也曾一度写信给嘉宝,以求一亲芳泽。

更有传言道,希腊船王奥纳西斯在娶杰奎琳·肯尼迪之前,也曾向嘉宝求过婚。

她是北欧空降好莱坞的女神,众神皆栖息在她蔚蓝的双眼下。

玛塔·哈丽

帅气女王

《摩洛哥》歌女

美丽的女演员很多,玛琳·黛德丽却偏偏独树一帜。

在20世纪30年代的《摩洛哥》中,黛德丽饰演了一个一心追求所爱、无所顾忌的歌女。

当她穿着一身男士礼服,手夹香烟出现在银幕上时,气场无人可敌。

玛琳·黛德丽

她在《摩洛哥》中的燕尾服、礼帽造型让整个好莱坞为之震惊。

时装设计师伊夫·圣罗兰就是以她为灵感缪斯,设计出经典的“吸烟装”。

玛琳·黛德丽
玛琳·黛德丽

玛琳·黛德丽,这是一个伟大的名字。

作为德国的银幕女神,远战好莱坞,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她也由此成为德国电影人在世界影坛的代表。

麦当娜惟妙惟肖地模仿过性感偶像玛丽莲·梦露,却无法复制另一个玛琳·黛德丽。

时光的流逝,不曾剥蚀她的魅力。

反而将一段美丽的年华酿制得更加醇厚丰盈,凝练出隽永的气质。

玛琳·黛德丽

英国剧作家Kenneth Tynan曾如此评价玛琳·黛德丽: “她的阳刚吸引了女人,她的性感吸引了男人。

玛琳·黛德丽
玛琳·黛德丽

而在世界影坛中,玛琳·黛德丽无疑是一个令人惊叹的传奇。

虽然没有得到过奥斯卡奖,但其芳名在美国家喻户晓。

1999年,她被美国电影学会选为百年来最伟大的银幕女影星第九名。

玛琳·黛德丽

而在她美丽的外表背后,其实涌动着一颗情感丰富的心灵。

传说黛德丽曾计划色诱纳粹元首希特勒,在床上把这个恶魔杀死。

作为德国女星,她在二战期间面对希特勒的垂青,毅然表现出来的气节、智慧与勇气,更让人敬佩。

玛琳·黛德丽

猫系女子

《乱世佳人》斯嘉丽

人们总把女人比作猫,而费雯·丽在《乱世佳人》中饰演的斯嘉丽真的如同一只猫。

费雯·丽

她刁蛮、任性,有点小机灵,小小的身体内却又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费雯·丽
费雯·丽

在命运的起起伏伏中,她从一个少女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女人。

她的眼眸中总有猫的狡黠,骨子里又有打不倒的坚韧。

费雯·丽
费雯·丽

在兜兜转转中,她痛失所爱,当伤心绝望之时,她的眼睛里仍有浇不灭的希望。

并说出那句再经典不过的:Tomorrow is another day.

费雯·丽
费雯·丽

天生尤物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

在《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当玛莲娜被告上法庭时,律师言辞激昂地为她辩护:

“她有什么罪过,她唯一的罪过就是太美丽。”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

微卷乌黑的长发,丰腴性感的曲线,姣好的面容,她是天生的尤物。

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诉说着风情万种。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

而这份美放大了人性的恶,男人们觊觎她,女人们憎恨她。

当她成为了孤立无援的“寡妇”,她就成为了众人的靶子。

她的美充满了诱惑力,却又和低俗毫无关系。

美艳而凌厉,似一朵不败的蔷薇,甚至有人形容她可以让整个城市心跳加速。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

在电影里少年近乎虔诚地仰望着自己的女神,不禁令人叹息:

年少时不能遇到太惊艳的人,否则余生都无法安宁渡过。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

由于这个角色太深入人心,玛莲娜这个名字都好像有了魔力。

一听到,就都觉得是一个勾勾手指都可以让人神魂颠倒的妙人。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玛莲娜

最美公主

《罗马假日》安妮

在光影世界里不同的公主形象有千千万万。

但在我心中,赫本在《罗马假日》里饰演的安妮,最符合我对公主的想象。

赫本在《罗马假日》里饰演的安妮

她是美丽优雅的,带着天生的高贵,但她又天真、烂漫、善良,是真正步入现实的童话。

赫本在《罗马假日》里饰演的安妮
赫本在《罗马假日》里饰演的安妮

她如坠入凡间的精灵,在罗马上演“公主出逃”,与穷记者相遇,她体验着平民的轻松与自由,也一不小心陷入了爱河。

但迫于现实,两个人只能各自回到原本的位置,一段美好的爱情戛然而止。

赫本在《罗马假日》里饰演的安妮
赫本在《罗马假日》里饰演的安妮

在很多人眼里,赫本有着一张堪比天使的脸庞。

她饰演的安妮有着皇室的气息,却不乏少女的灵动。

她的每一个镜头,都如上帝的艺术品,她内心的本真与美好散发着光芒,可以把周遭都照亮。

赫本在《罗马假日》里饰演的安妮
奥黛丽·赫本

天使少女

《美国往事》黛博拉

如果要评选“世界上最伟大的电影”,《美国往事》一定可以占据一席之地。

而其中少女黛博拉跳舞的场景,堪称影史里殿堂级的经典。

《美国往事》黛博拉

妙龄少女在仓库中翩翩起舞,空灵脱俗,宛如天上仙子。

简直美到令人窒息,不禁一下子忘却了时间。

《美国往事》黛博拉

她的舞步轻轻划过房间,周围都弥散起光,少女的身姿如此柔美,像极了德加笔下轻盈的芭蕾女孩。

《美国往事》黛博拉
芭蕾舞

当镜头推近她的脸庞,语言也变得多余。

这是一张让天使吻过的脸庞。

有少女的羞涩,也有少女的倔强与骄傲,你丝毫不会质疑少年对她的迷恋。

毫无疑问,这份美也是成就这部电影的理由之一。

《美国往事》黛博拉

绝美王后

《玛戈王后》玛格丽特

有一种是美让人心碎的。

在《玛戈王后》里,伊莎贝尔·阿佳妮是整部电影的灵魂。

在宫廷战争的血腥与暴力之中,她在高位之上,却和普通女人一样,寂寞而隐忍,心头开出绝望而美丽的花。

《玛戈王后》玛格丽特
《玛戈王后》玛格丽特
《玛戈王后》玛格丽特

最摄人心魄的是她的眼睛。

这是一双让人一见便再难忘的眼睛,冷冷的水蓝色,似乎从来不刻意打量,带着疏离与慵懒,却在眼底有一份化不开的忧伤。

《玛戈王后》玛格丽特
伊莎贝尔·阿佳妮
伊莎贝尔·阿佳妮

华贵艳丽是她,哀怨妖娆也是她,脆弱而锋利。

无需言语,已满是故事。

伊莎贝尔·阿佳妮

女复仇者

《杀死比尔》新娘

也许乌玛·瑟曼在《杀死比尔》里展现出来的美很多人并无法认同。

但她表现出了女性身处绝境中爆发出的惊人的决心与毅力,让人血脉贲张,炙热沸腾。

乌玛·瑟曼

那种力量,是揪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从泥里拔起。

不再依附他人,不再等待救赎,拿起刀,凌厉狠决地杀一条血路。

这不是一种皮囊之美,而是一股无法阻挡的势。

乌玛·瑟曼
乌玛·瑟曼

这种美颠覆了很多人对女性的传统认知。

不再是温柔的,乖顺的,制成女人的从来就不仅仅是玫瑰、砂糖和一切美好的事物,也有汗水、枪炮与冷光。

从来没人能规定美只能有一种形式。

乌玛·瑟曼

电影里的美人太多,寥寥几笔写下的太少。

无论是苏菲·玛索在《初吻》里的惊为天人,还是《惊情四百年》里薇诺娜·赖德的惊鸿一瞥……

她们以不同方式震撼了我们的内心。

或成为白月光,或成为红玫瑰,哪怕年代久远,真正的美人也不会因岁月流逝而蒙尘。

甚至无论多少次重新回味,仍然记得第一眼的惊艳。

她们总从记忆中款款走来,不断告诉人们:

美,从来不会被遗忘。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