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王思聪”快破产了:曾号称钱越花越多

年收入35亿日元,还是不够花?

前泽友作与埃隆·马斯克

你或许对前泽友作这个名字不会感到陌生。

一年前的9月18日,SpaceX CEO埃隆·马斯克正式宣布,这位来自日本的“花花”公子签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单私人月球旅行合约,包下了这趟绕月旅行的全部座位,将于世界范围内邀请6-8名艺术家同行。

什么概念呢?如果按美国宇航局将宇航员送入空间站的费用估算,前泽友作买下的这趟奢华太空旅行预计耗资10亿美元。

如今,一年过去了,这位一掷千金的亿万富豪却面临着没钱花的“窘境”:今年五月,他在Twitter上发文称自己要出售一些艺术收藏品以筹集资金,当时便有感知灵敏的网友随即在评论区发问:“没钱了吗?”

“是的,我没钱了,我花得太快了。”有作如是说。

据雅虎日本9月12日消息,它们计划斥资4000亿日元收购前泽有作创立的日本最大在线时尚零售商ZOZO 50.1%的股份,与亚马逊、乐天等企业展开竞争。若此项交易达成,有作将从中获益约23亿美元,但也意味着在ZOZO仅剩6%的股份。

他在Twitter上证实了这一消息,并宣布辞去公司CEO一职:“ZOZO将被委托给一位新总裁。”

01

花钱不眨眼的“散财童子”

有作当然在福布斯富豪榜上拥有姓名。本年度,他以18亿美元的身家位列日本富豪榜第18位,但若纵向比较则不难发现,这个排名和2018年相比下降了五位,他的身家也缩水了将近一半(当时身价29亿美元)。

钱都去哪儿了呢?

当然是花掉了。

有钱人标配的豪车、名表、私人飞机他都没少囤着。

千万起跳的跑车,别人能有一两辆就差不多了,有作就算没时间开出去,买回来停车库里看着也是好的,布加迪威航顶级跑车若干,为了防止积灰,他还将车罩了起来。

前泽友作
前泽友作豪车库

世界上第一只能在打高尔夫时佩戴的陀飞轮腕表,里查德米勒RM027,全球限量38枚,也被他收入囊中。

里查德米勒RM027

去俄罗斯观看世界杯,乘坐的是价值4亿人民币的豪华私人飞机,就连机上的坐垫都是爱马仕的。

他也没少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动态,“和公司员工去夏威夷,或者朋友一起去旅游,大家很开心,买了这个挺好。”

在选购这些“身份的象征”时,他是个彻彻底底的“颜控”,车的马力多大、速度能跑多快他并不关心,只要外形好看就好了。

当然了,将这一理念贯彻到极致的要属他在艺术圈的“氪金”。他大约从十年前开始收藏当代艺术作品,从没雇佣过任何艺术顾问,对于艺术品,他从不征求他人意见。

“如果我认为它对我真的很有价值,我愿意投入我所有的资产。”

2016年,他花费2200多万美元拍下一幅毕加索的油画《女性的胸(朵拉的肖像)》。

在同年的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上,他一口气拍走了包括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雕塑,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的装置作品和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的灯光装置《Eat War》等在内的5件作品。

2017年,他在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再次出手,以1.1亿美元的价格拍下了纽约艺术家巴斯奎特(Basquiat)的作品《无题》,刷新了美国艺术家作品的拍卖纪录。

前泽友作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幅作品时,它强大的美感和力量冲击了我……我想要借着收藏这件作品来表达我对艺术家最深切的敬意。”有作如是说。

如果说收藏画作尚且是出于对艺术的喜爱,那花9000万人民币买下下面这只鸭子就真的令人迷惑了,“因为它看起来像气球,但其实是不锈钢做的,是不是很特别?”

02

只有拼命花钱,

才能不断成长?

除了花钱取悦自己,有作也曾在互联网上做点抽奖活动造福吃瓜群众。

今年1月6日,他发推文称:为庆祝ZOZOTOWN新年销售额以史上最快速度突破100亿日元,将通过Twitter抽取100位幸运网友赠送每人100万日元的“压岁钱”(总额1亿日元)。

消息一经传出,便引得网友们的疯狂转发,有作的推特账号几天之内涨粉至570万,还刷新了推特转发量的世界纪录。

虽说这波抽奖操作看着有点眼熟,去年iG夺冠,思聪也发起过同样的福利,但在金额上显然还是有作更阔气一点……

“撒币”一次的他之后还觉得不过瘾,干脆发起了一项投票:“如果再来第二波送一个亿,你希望是:一人独享一亿日元,十人每人1000万日元,100人每人100万日元,还是1000人每人10万日元?”

后来,他干脆在自己的个人资料页里加了一项“转发世界纪录创造者”。

前泽友作twitter主页

花钱如此大手笔,除了挣得多之外,跟他一直以来崇尚的金钱观也有着很大的关系。

“钱越花越多”是前泽有作的人生信条,在他看来,只有不断地花钱,自己和公司才能不断成长。

据日本媒体报道,此前他公司的股份分红每年可达35亿日元(约2.1亿人民币),但正如前文介绍的那样,像他这样一掷千金,这个钱可能都不太够他花的。

在有作的理论体系中,“没钱”是常态,因为他总是“马上把钱花出去”,只有使劲花钱才能得到意想不到的东西、体验不曾有过的经历、遇到意料之外的人,而所有这些花钱得到的经历都会成为自己成长“食粮“的一部分,当你留意到这些的时候,便已经收获了个人的成长。

而成长之后,你会比以前挣更多的钱,同时也花更多的钱,由此实现进一步成长,这样无限循环下去,人会越来越走向高位,而钱本身并不减少。

在他看来,花钱是通往快乐的手段之一,“人生只有一次,得开心地过啊。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原因就在于,你并没有试图开心过。”

当然了,能有这样前卫的金钱观,和他早年的经历也是分不开的。

他中学时每天搭电车上学,看到上班族们一个个灰头土脸、闷闷不乐的样子,便下定决心不要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所以高中一毕业,他就带着家里給的钱去美国追寻音乐梦想了。

在美国,他发现音乐产品会在大型音乐会场周围售卖,而这样的销售方式在当时的日本尚未出现。上世纪90年代,他回到日本,按相似的方法售卖唱片和一些周边产品,自此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我就是这么开始自己的事业的,我从买自己喜欢的唱片开始,花光了自己的钱,结果发现周围出现很多人,对我收藏的东西非常眼红,我转卖給他们,这就是我事业的原点。如果我买回来就半途而废不继续下去了,这个生意肯定就做不成了。”有作曾这样解释自己金钱观的形成。

03

有钱真的可以任性吗?

成为富豪之后,他也一度为自己的“一掷千金”赋予社会意义。

“大家总会认为花钱=满足自己的私欲,但我觉得花钱买东西这件事,等于是买了某个人制作的商品或服务,这会给某个公司带来收益,或给某个人的工资做出贡献。”一言以蔽之,在有作看来,“花钱=对世界、对人类做贡献”。

他也的确有所行动。他曾在东京创办当代艺术基金会,扶植年轻艺术家和音乐人,也曾计划在伦敦开设旅馆,服务想要接触西方艺术的日本艺术家,甚至,准备将自己的一处私人住所打造成艺术博物馆,已经开工四年有余。

而去年轰动一时的绕月旅行计划,他也希望带上各行各业的艺术家一起,去地球之外的太空寻找灵感的火花。

但即便如此,有作目前的经济状况却并不乐观。

除了开篇提到的财富“缩水”外,他不得不开始变卖自己的一些珍贵藏品:爱德华·拉斯查的 Bones in motion 和安迪·沃霍尔的 Flowers,这些估值在200万美元上下的作品都未能幸免。

出售公司股份也被怀疑和公司经营状况不佳有关。2017年,ZOZO曾推出定制西装服务,后来因技术和费用问题得不到解决不得不暂停操作。随后,是下调业绩目标,导致公司自上市以来首次出现收益负值。

之后,又因折扣服务问题和部分服装制造商谈不拢导致失去了一部分合作关系。

有数据显示,近一年来,ZOZO的股价下跌了26%,对有作个人造成的损失约达50多亿人民币。

亦有证券分析师表示,有作长期以来的社交方式也让投资人感到一丝顾虑,JP Morgan东京分公司的行政总监就表示:“我们对Zozo的信赖度下降了。”

虽然无法证明有作辞去公司CEO一职是否与此直接有关,但毋庸置疑,无论是他本人还是公司,似乎都正陷入一场不小的危机之中。

但在上月播出的一档访谈节目中,当主持人问道“钱和生活方式哪个更重要”时,这位日本富豪给出的答案是:

“金钱是不重要的,如果可以,让金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会比较好。”


参考资料:

  1. Welens《首位登月旅客,是一位放弃上大学的电商老板》;
  2. 财经天下周刊《他是首位太空旅客,曾花1亿美元买名画,今公司4000亿日元卖身雅虎》;
  3. 环球人物《8亿买幅画、18亿包火箭,曾说“钱越花越多”的“日本王思聪”,现在穷到要卖公司了》;
  4. 三联生活周刊《那个花数亿美元奔月的日本富豪,究竟是何许人也?》;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