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妈扔掉的小浣熊卡,本来是我人生中第一桶金

前两天,在虎扑步行街闲逛的时候看见了一篇发财贴,让我恨的两脚直挠地。

一位JRS说,当年花50块从小卖铺买的“水浒闪卡 – 小温侯 吕方”前两天在咸鱼上卖了2800块。

小浣熊卡 吕方

本以为下面都该是惊讶的回复,但没想JRS们却云淡风清地表示身边早就有人靠玩卡换了一套房。

20年前的小小投资,一转眼就翻了50多倍,听上去让人想入非非:感觉回家翻翻落土的抽屉柜就能奔向财富自由之路,提前完成人生五十年计划。

当年错过了比特币,今年绝不能错过食品卡;秉持这个核心思想,我说干就干,沉溺在互联网的大浪中,开始研究炒卡帝国的奥秘,想要搞清这些曾经不值钱的赠品凭啥能一顿涨价。

小浣熊卡

曾是北京少先队员的小张,回忆起小时候一下课就跟班里同学跪土路上拍卡的瞬间,总能在嘴角泛起胜者的微笑。

“那会儿也没电脑,学生不就玩这个吗?在学校拍不过我就打,凭借武力值干,年级里没输过,卡最全。”

在2000年前后,统一集团为了刺激小浣熊干脆面的销量,酝酿着一个宏伟的计划,从内部露出的资料来看:食品卡计划是他们推销干脆面时最重要的噱头和卖点。

不过在众多ip面前,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拥抱经典,把水浒一百单八将印成卡片,内赠水浒卡的干脆面一经推出,立刻风靡了各大中小学。

在当时,几乎每个孩子都痴迷于集卡,每天起床上学的唯一盼头就是拿着爸妈给你的一块钱买包方便面,然后迫不及待的撕开袋子,期待着拿出稀有卡片,被众人簇拥着欢呼的一瞬间。

偷家长钱为买食品卡和溜溜球,估计是80、90后的共同记忆

但是,随着这批孩子长大成人,食品卡的风潮也就渐渐平息,并被遗忘了。

很多人集了成堆的宝贵卡片,被自己老妈当成废纸扔掉,搬家时不小心遗失,或是堆在你老家的某个角落。

如果你当年也是个卡王,往下看,估计你会后悔得捶胸顿足。

现在的水浒卡,早就超脱了瞎玩得范畴,很多卡甚至价值不菲,一张就顶部Iphone手机。

毕竟,能有为传奇屠龙宝刀买房的人,就能有为童年遗憾代偿溢价的老大哥。

从60多万人气的“卡片收藏“闲鱼鱼塘,到集社交、资讯为一体的百度”卡友天空“贴吧、QQ群,中国食品卡收藏业务早已形成气候,精确渗透着有着相同记忆的人。

别看贴吧就四万粉丝,但却有四百万个帖子,粘性超高

而在交易所里,交易量最大的就是小浣熊水浒卡,因为他最local、也最保值;出手者多用“好卡”、“昆闪”、“硬面闪”、“单塑京闪“之类的行话描述标题,看着就像医院大夫的手书,明知是中文,可就是看不懂。

除此之外,这些小卡片还会在你听都没听过、网站装修很复古的收藏网站上进行拍卖,你以为这网站已经年久失修了,但点进去一看,相互买卖的卡迷们相当踊跃。

从一笔正在进行的硬面吕方闪卡的拍卖纪录的领先者的名字来看,是位暴躁老哥。

在这些讨论组里,大神遍地都是,个个高冷。

因为卡圈的规矩跟古玩圈别无二致,秉承着不教学的原则:像绝活传男不传女一样,对行话奥秘和规则讳莫如深,因为大家都是那个时代过来的,根本没必要解释那么多。

他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

“懂的自然就懂了。”

从相当有时代感的名字以及蒸汽波拼贴的设计风格,就能品出了卡友的年龄多为80-95的老哥。 而小浣熊,则突出了它们在王国内硬通货的地位。

除此之外,在他们的世界里,讲究的就是眼力为王,买定离手。你要是自己看走眼了,高价买了便宜货,那只能赖自己走眼,打掉牙齿往里吞,不退不换。

所以对于老卡迷来说,那些一上来啥也不懂,上来就买的人,都是贩子们最爱的韭菜。

但你别看他们平时说话深奥,但对搅乱市场的假卡都深恶痛绝,只要你怀疑这卡是假卡,平常不爱搭理你,头像是自己儿子的老哥们会立刻出来,成为你的义务鉴定员。

一位老哥买到了一套假卡,准备投诉:群里众人拾柴火焰高,开始通过各个角度指出这套卡的破绽

甚至,带毛茬儿视频的还不足以展示自己的功底,他们还会让上当的人把购买截图发来,细细品味文案中的意境与心理。

“还真假自行甄别,你看这话也不能买啊,老弟。” 一位盘锦大哥如是说

估计,就算是精心策划营销事件的统一公司都没有想到,互联网又把当初最倔强的,已经长大的孩子们集结起来,使他们在全国各地花钱收卡,把水浒卡当成收藏品来看待。

幸好,尽管卡迷们三缄其口,我还是在他们的QQ群里找到了一本圈里圣典,新玩家的指南——《统一食品鉴定手册》。

食品卡收藏界圣典:统一食品卡大事典

从这极富有设计感的电子书里,我终于对收藏卡的那些深奥名词有了初步的了解。

这本鉴定手册是卡迷的新手指南,也是卡迷们收藏的唯一理论基础、成为食品卡收藏圈里的摩西十诫。

小浣熊卡

这本圣典中,人们把普通卡和闪光卡,按照各地工厂生产卡牌的特点,区分出了4大类18种的卡,以此建立出一套相当于文玩的价值体系。

此外,他们还会按照卡牌的稀有程度来定价,不过在他们的语言中不用稀有这词,而是用:

“大缺卡、缺卡、路人、大路人” 这四个词来表代超稀有、稀有、普通和垃圾货的等级。

普卡的鉴别方式最为复杂,得通过卡牌折角角度、人物大小、塑封颜色、字体、后背的简介排版来区分卡牌的样式。

比如说,卡角小的就是昆山初代,大一些的则是其它厂的货;这些细节非常细微,如果不说,可能你都注意不到;眼力最好的大师,甚至能记住每个文字的位置,相当专业。

大钝角是常规细字版、小角则是昆山版、直角则是塑料版

不同版本卡的排版不一样,而且错别字错的也不一样

如果你是个普卡收藏者,那你只属于玩食品卡的初级入门。普卡中最贵的也就是“如意卡”,因为你抽到如意卡,就可以把卡寄回公司换一整套卡片,所以市面上流通的很少。

市面上普通套卡价格介于450-2000左右。

相比闪卡来说,普卡价格就显得拿不出手了:一张你都没听过的名字的水浒好汉,只是因为是闪卡,价格就能给你换台华为手机。

同是闪卡,价格更多的是看品相而非人物,窝了角的宋江就不如你听都没听过的人物要值钱的多。

更夸张的是卡王闪卡硬面三娘的价格,随随便便就能卖个5、6万,一张卡顶两辆五菱宏光了都。

三娘是水浒卡里的卡王:全新状态下,奖闪800起步,软闪四位数起步,软闪带袋2500以上,硬面闪 5万 – 6万

闪卡最常见的有四种:兑奖卡换来的奖闪、材质能下腰的软面闪、体弱多病不好保存的碎闪、王者级别的硬面闪。

就算是最大路货色的硬面闪卡,单张价格最低也要200元以上;稍微稀有一点的硬闪价格就能轻轻松松达到千元级别;如果按照现在黄金一克360来算,这些小卡片要比黄金还值钱。

正因这些玩意太贵,老哥们都像收藏珍惜纸币一样买进口防尘罩给照得严严实实。看到需求的商家看见了商业推出了水浒专用袋,跟群众迈入一起发财的康庄大道。

真正玩卡的老哥,都用亚克力板夹好收藏两张,一张看外皮、一张看卡背内容

不过如果你以为老哥们买一套牌就完事了,那就大错特错了。

卡牌大师们个个玩法多样,比想象中要狠得多:有的人是强迫症,要收集所有样式的套牌;还有的是完美主义者,要求品相一点瑕疵都没有才行;更有的人是人物控,专门去贴吧四处求贴找某个人物的所有卡牌。

比如我在贴吧上就看见一位老哥,专门收藏神偷时迁的卡牌,要求这张有近20岁的卡牌:正反两面完全无脏、四个角无丝毫白边、白点,甚至还苛求卡面侧光照射全方位无任何轻微划痕。这种要求基本就是让人一小时上珠峰的节奏。

其实,时迁这张卡是小时候的绝对路人,恨不得吃三包方便面有两张都是它;所以,孩子抽到基本上基本都给丢了。也正因为如此,这种大路货的完美品相反而存世量极少。

这位老哥选择收集他的原因,就是因为玩这张卡难度高,所以一直努力收集。

这种感觉,就跟现在游戏主播挑战成就、比通关秒数的道理一样,都带点没事找事,挑战自我的味道。

看到这,相信你多多少少能体会到收集食品卡的这件事的疯狂,但肯定还会怀疑这件事真能赚到钱吗?

的确能,但要说太多也论不上,据我所知,佼佼者也就顶多赚个20、30万。

他们的经营模式并不复杂,就是低买高卖,然后囤积居奇,进而控制市场价格赚更多的钱:贩子大量买进一种卡牌形成垄断之后,再哄抬卡价。

一位老卡迷如是说

更显著的一个例子是,卡贩们把错版卡奉为孤品更是炒成天价;

对于他们来说,硬闪卡炒作空间最大,常常能利用对方不太懂的心态压低价格收入,然后再翻倍投进市场。虽说这个市场小众,但绝不乏购买的收藏家。

据专门倒卖卡牌的人聊,玩这个的庄家基本是副业,一个月情况最次也能出个20张,情况好点可能能出30张:按照最低比例来算,赚个2000-3000基本上不成问题。

“玩食品卡确实有买房的,不过赚的少,得干个几年才能赚个锦州首付。” “最赚钱的还是万智牌,玩的都是美刀,听说有个天津的干一年就买了套新房。”

虽然价格有些昂贵,但至少让卡迷只要花钱就能攒齐一套卡牌;要知道,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这种事是不敢想的:因为,在过去小浣熊的食品卡因为发售的地区不同、卡牌的样式也不同,有些卡可能你吃一万包都不一定能开到。

不过,面对这个花钱就能圆梦的市场,很多老卡迷却或多或少都有点怀念过去。

因为无论你昂贵的卡片在论坛上赢得多少吹捧,也比不上小时候每天买方便面时,撕开袋子的那种屏气凝神,以及你得到惊世好卡时,身边朋友们爆发出感天动地般的欢呼声。




留言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