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发誓一生守护贞洁

一辈子不和任何人发生亲密接触,这种常人无法想象的辛酸,有时是为了崇高信仰,有时是为了修炼神功。

而世界上约有102个女性,立下毒誓终其一生都会守护自己的贞洁——以男人的身份度过一生。比起影视剧里那些一眼被看穿的“女扮男装”,她们的外表上也完全做到了“安能辨我是雌雄”……

这是位女士

她们,就是世上最后的“burrnesha”(宣誓处女)

这一习俗在阿尔巴尼亚地区已有500多年历史,和当地古老的《卡努法典》密不可分。法典规定,女性是一个家庭财产的一部分,无权戴手表、抽烟、买土地、选举、外出工作,出入很多场所。

同时,一个人被杀死,则对方家族有权杀死仇人家族中的一名男丁,如果是女人只算“半条命”。这一规定被称为blood feud(血仇)。

据说当地每年“血仇”有2000多起,于是你杀我,我杀你,当地男人越杀越少。需要承担起家庭重任的女人必须通过仪式“变性”,并获得以上所有男人特权……

有的是被爹妈定下了包办婚姻,或者是像牛羊一样卖掉了,为了不任人摆布,得到自由,她们选择成为burrnesha。

她们需要在12个部落长老面前,发下毒誓:自己将终身放弃孩子、性和婚姻,从此以男人的身份活在世上。如果违背誓言,将会被处以极刑。

随后,她们会剪短头发,穿上男装,跟男人一起抽烟喝酒,种地打猎,打架斗殴,带着枪保护自己家里的女人们。

电影《宣誓处女》片段
(剧照)

任何年龄都可以成为burrnesha,包括刚生下来的女孩。几十年的“变性”生活让她们从行为举止到外表、内心都已经完全男性化……

“这是一种荣耀。”

“我希望将来在家族墓碑上把我标记为‘父亲唯一的儿子’。”

在这个国防部长公开宣称“应该用大棍暴打同性恋”的国家,男子气质备受推崇。这些burrnesha做到了比男人更男人:

她们靠工地搬砖养活一家人,面不改色把刀捅进搭讪自己的人身上,练出浑身肌肉,成为赫赫有名的神枪手……

她们也会被完全当成男人对待:家里的姐妹不会让她们干洗衣做饭这些“女人的活儿”,如果她们被杀死,也算成完整的“一条命”。

每天白天,她们在工地、田地挣钱养家。晚上,她们带着一身烟味和汗臭骑马回家,对姐妹们发号施令——这就是父权社会,想要得到地位和尊重,就得从里到外变成男人。

“谁敢碰我,我会切了他。”

她们几乎每个都有着悲惨的身世:

帕谢·科奇,20岁时父亲由于血仇而死,四个兄弟要么在监狱,要么已经挂掉,家里还有十多张嘴嗷嗷待哺,而女人无权找工作。她成为了burrnesha,一当就是58年。现在,家里所有人结婚都必须咨询这个德高望重的“叔叔”的意见。

burrnesha戴安娜和16岁的自己

Haki的情况稍有不同,她一生下来就成了burrnesha,皆因一个躲避血仇,死在她家的苦行僧预言。这一家虔诚的教徒当即决定把第13个孩子变成burrnesha。

Haki

她们放弃了女性的一切特质,得到了普通姑娘永远得不到的自由。要知道普通姑娘的新婚之夜,当爹的会在箱子里放子弹,丈夫发现她没流血,则有权终结她的生命。

当然,burrnesha的烦恼也有很多。

很多不知情的人会问:“你们是拉拉吗?”然后他们会得到一顿暴打;在机场边境,海关人员总是很困惑:“护照是本人?但这上面分明写的女性……”

南美等部分地区也有类似的“女扮男装”。从社会学角度来看,她们既不是女同也不是女人,而是“跨性别者”。根据纯男性化的心理特征而非生理特征,她们应该被称为“他们”。

这些可怕的习俗正在受到现代社会文明冲击,burrnesha也越来越少。最后一批即将老死的burrnesha仍旧守着自己的贞操,和“荣誉”。

源源不断的记者和摄影师像跟拍珍稀动物一样跟拍burrnesha。但说到底她们也只是一群可怜的人。

“如果出生在另一个国家和时代,或许我会有别的选择,当个明星,当个总统。但现在这样,当一辈子burrnesha,已经是我能做出的最自由的选择。”

留言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