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徒健身(3)失传的技艺 “老派”体操

第二章 失传的技艺
“老派”体操

如今,体操一词,在健身界已不太常被提及了。体操这个词(calisthenics)直到19世纪才开始在英语中出现,它其实源于古老的希腊语“kallos”(意为美)和“sthénos”(意为力)。

简单地说,体操是用自身体重与身体惯性锻炼身体的一种技艺。本书介绍的锻炼体系,实际上是体操的高级形式,它能使人的力量与运动能力得到最大限度的增强。可惜的是,现代人并不认为体操是一种实打实的力量训练方法。如今,一提到体操,大多数人只会想到反反复复的俯卧撑、仰卧起坐以及难度不大的开合跳、原地踏步等动作。体操已经成了人们健身的次要选择和成本低廉的有氧运动。其实体操的“命运”并非一直如此。

古老的自身体重训练法

人类很早就知道,正确利用自身体重进行锻炼既可以塑造完美的身材,也可以打造强悍的力量。在史前时期,当早期人类想增强并展示自己的身体能力时,他们会利用自己对身体的控制力。他们会将身体向上拉起、屈膝跳跃,还会借助手臂的力量把身体推离地面。这些动作最终演化成了体操的基本动作。

古人绝没有把体操视为一种耐力训练方法,而是将其视为一种力量训练体系。体操也是优秀的战士用以增强战斗力、打造令人胆寒的肌肉的手段。

斯巴达人仍然是人类历史上最骁勇的战士。
斯巴达人仍然是人类历史上最骁勇的战士。

现存的、关于体操的较早记录之一出自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Herodotus)之手,他叙述了这样一件事:在温泉关之战(约公元前480年)之前,波斯大军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波斯国王薛西斯一世(Xerxes)派一队侦察兵俯视山谷中的对手——由国王李奥尼达(Leonidas)率领的斯巴达战士。让薛西斯一世惊讶的是,侦察兵回来报告说斯巴达士兵正忙着做体操训练,看上去就像是为即将到来的战争活动筋骨。薛西斯一世觉得很可笑,因为在山谷之外有超过12万的波斯大军,而斯巴达一方只有300人。他向斯巴达人发出通牒,命其撤走,不然就将其全部消灭。斯巴达人严词拒绝了,而在之后的战斗中,这300名斯巴达战士成功地把庞大的波斯军队拖在了狭窄的关内,直到其他希腊势力联合起来。在扎克·施奈德(Zac Snyder)拍摄的史诗电影《斯巴达300勇士》(2007年)中,我们也可以领略这场战争的壮观。

斯巴达人一直被认为是最强悍的民族,他们非常重视体操锻炼——这是他们能成为卓越战士的重要原因。在古希腊,不只斯巴达人热爱体操。据帕萨尼亚斯(Pausanius)记载:在最初的奥林匹克竞赛中,表现优秀的运动员(包括顶级拳击手、摔跤运动员以及古代大力士)都是通过体操来锻炼身体的。留存于世的雅典陶器、镶嵌画以及建筑浮雕上的很多图画都明白无误地描绘了正式的体操训练场面,这些最初都是以奥林匹克运动员为模特创作的,而这些运动员的体格则是通过体操锻炼达到了巅峰状态。古希腊人认为,体操可以使人的体格得到最大限度的发展。通过体操锻炼,人的身体不会像今天众多健美者的那样丑陋肿胀,而会呈现完美的比例,看起来自然而和谐。想要达到这种和谐状态并不难,因为体重本身就是一种阻力,这种力不大亦不小,正是大自然的完美阻力。古希腊人知道,体操不仅能增强人的身体力量和运动能力,也会使我们的动作更优雅、身材更优美。因此,体操一词在希腊语中是“美”与“力”的结合。

体操锻炼的技艺也同许多其他知识一样,由古希腊人传给了古罗马人。健身技艺的精髓在角斗士(他们会在露天竞技场中搏杀)中间传承了下来。古罗马历史学家李维(Livy)描述了那时的“超级战士”如何在训练营用自身体重日复一日地锻炼,他们当时的锻炼动作如今被视为高级体操。据说,通过不断重复这些动作,角斗士会变得极为强壮。当时流传着一种说法,认为这些大力士是凡间女子与泰坦族人(一个巨人族,在人类出现以前他们经常与诸神交战)的私生子。通过战斗训练和做体操练就的身体是如此强健,以至于在公元前1世纪,古罗马的角斗士差点儿毁灭了罗马帝国。当时,以斯巴达克斯为首的角斗士起义,想要推翻罗马帝国的统治。尽管角斗士们的装备简陋,而且与罗马军队相比人数也少得可怜,但他们的身体强健有力,最终庞大的罗马军队被打得溃不成军。

毫无疑问,古人使用了许多不同体系的体操来锻炼身体。不过,从留存至今的文字与图像中我们所能了解的是,那些极富传奇色彩的战士和运动员使用的自身体重训练法与今天广为人们熟知的“体操”几乎没有一点儿相似之处——远不是一种软绵绵的有氧训练,而更像是力量训练。事实上,他们的锻炼方法的确更适用于增强力量和爆发力。

力量的传统

在古典文明衰败之后,这种锻炼身体的方法持续了很长时间。如果有谁想变得更强壮,终极方式就是根据升级原则用自身体重锻炼。

数百年后,古人的锻炼方法在拜占庭和阿拉伯半岛的军营中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此时,好战的欧洲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渴望了解增强身体力量的方法。而十字军恰恰在这时将这一套较为完善的力量训练体系从东方带到了欧洲。众所周知,要成为骑士就要进行身体训练。有很多证据都表明,骑士们进行的那些训练其实就基于体操。如今,留存于世的有图案的手稿和挂毯都表明,骑士会在树上或木制设备上做引体向上,还能倒立着表演力量特技动作(看起来就像倒立撑)。中世纪的战士已经在进行没有杠铃和哑铃的力量训练了,这一事实更是无须争辩。那时的西方军队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据说,深受亨利五世赏识的长弓手能将一棵树连根拔起。这可能有些夸张,但后来人们从亨利八世的“玛丽·罗斯”号军舰上打捞上来一张长弓,其拉力据估计可达900牛,相当于90千克力。今天,没有一位弓箭手能拉满这样的长弓。

在整个文艺复兴时期,这些老方法还因在军事领域的广泛使用而继续传承,并且被游吟诗人广为传颂。为了生计,杂技演员、歌手、杂耍艺人会在村庄、城镇、宫廷中表演力量特技和体操。在启蒙运动时期,这一方法得以继续传播。

19世纪,仍然有很多人通过自身体重训练法来增强自己的身体力量。其实,如果说古希腊时代是体育运动的第一个黄金期,那么19世纪晚期无疑是第二个黄金期。在那个急剧变动的时代,世界各地的健康专家认识到自身体重训练法具有卓越的价值,他们尝试着将这一锻炼方法科学地记录下来。在普鲁士,富有传奇色彩的退役军官弗里德里希·路德维希·雅恩(Friedrich Ludwig Jahn),使自身体重锻炼变得正规。他创立的自身体重训练使用的器械很少,只有横杆、双杠、鞍马、平衡木,于是大家熟知的“体操”就这样诞生了。在巡游过程中表演力量特技这一传统在马戏团中延续了下来,大力士时代随之开启。大量杰出的健美运动员在世界各地涌现,这一时期有很多具有传奇色彩的大力士,如亚瑟·萨克森(Arthur Saxon)、罗兰多(Rolandow),甚至包括尤金·山道(Eugen Sandow),这些人壮硕的体格成了“奥林匹亚健美先生”塑像的形象来源。他们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人,甚至比那些使用类固醇的人还强。萨克森能单手举起175千克的重物;罗兰多可以轻而易举地一下撕碎3副扑克牌,这几乎是无法想象的;而山道仅仅绷紧肌肉就挣断了缠在他身上的钢索。这些人之所以如此厉害,体操功不可没。别忘了,杠铃和哑铃直到20世纪才发明出来。在这些健身器材问世之前,那些健美运动员十之八九是靠倒立和在横杆上锻炼来使自己上半身的肌肉变得异常发达的。

20世纪的传奇人物

甚至直到20世纪上半叶,很多力量领域的传奇人物也是通过自身体重训练法来锻炼的。那时,除非你能易如反掌地完成单腿深蹲、引体向上或双手倒立,否则就别说自己强壮。的确,他们也会使用杠铃和哑铃,不过那都是在掌握自身体重训练法之后。

当时,就连那些超级大块头都是高级体操的大师。英国人伯特·阿瑟拉缇(Bert Assirati)从大力士选手转为摔跤运动员。他在上世纪30年代名噪一时,就是因为体重超过110千克的他能让自己的身体后弯成桥状,再转成单手倒立。直到今天,能在吊环上表演“铁十字”这一不可思议的高难度动作的人中,阿瑟拉缇仍然是最重的。

在人们主要通过“老派”体操增强身体力量的年代,不存在“肌肉僵硬”的大块头。这两张照片,分别是伯特·阿瑟拉缇和道格·赫本的倒立撑表演。
在人们主要通过“老派”体操增强身体力量的年代,不存在“肌肉僵硬”的大块头。这两张照片,分别是伯特·阿瑟拉缇和道格·赫本的倒立撑表演。
在人们主要通过“老派”体操增强身体力量的年代,不存在“肌肉僵硬”的大块头。这两张照片,分别是伯特·阿瑟拉缇和道格·赫本的倒立撑表演。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世界上最强壮的人很可能是加拿大巨人道格·赫本(Doug Hepburn)。赫本被视为最伟大的推举者之一,他能挺举起重230千克的物体;做颈后推举时,能举起重约160千克的物体。那时还没有类固醇和兴奋剂。尽管赫本的体重接近135千克——几乎能压坏秤具,但他仍将自身体重训练视为力量训练的基本方法。赫本擅长举重,他将自己异常强大的推举力归功于倒立撑。他常在锻炼时做无任何依靠的自由倒立撑,有时还会在双杠上做,这样他就可以比在地面上做时降得更低。这位巨人证明,肌肉发达的身体并不是练习体操的障碍。赫本的块头的确很大,但其肌肉并不僵硬,行动也不迟缓,因为他始终认真地坚持自身体重训练,这种态度在现代健美人士身上很难看到。

也许自身体重训练法最后一个伟大的成就者是“世上最完美的健身者”安杰洛·西西利亚诺(Angelo Siciliano),又名查尔斯·阿特拉斯(Charles Atlas)。他将传统体操与一些静力练习技巧融合在了一起。整整一代人都通过他的漫画认识到,无需进行重量训练就能练就不受人欺负的体格。

但“老派”体操也就到这儿为止了。

时代终结

20世纪下半叶以来,许多古老的锻炼方法都被弃之不顾,慢慢消亡。这是工业革命造成的直接后果。人类的生活与科技的结合越来越紧密,运动和力量训练领域也难逃此劫。人类在20世纪见证了全新的锻炼方法爆炸式的发展过程,我们对运动的态度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查尔斯靠邮购就卖了成千上万套“动态张力”教程。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查尔斯靠邮购就卖了成千上万套“动态张力”教程。

杠铃和哑铃是其中最核心的变化。杠铃已有数百年历史,但直到20世纪英国运动员托马斯·英奇(Thomas Inch)发明了可更换杠铃片的杠铃之后,它们才真正改变了健身的面貌,很快拉力器与配重片也来凑热闹。不久之后,组合器械也出现并成为主流。20世纪70年代,没人不在健身器械上锻炼,诺德士(Nautilus)健身房遍布全美国。如今,世上任何健身房,几乎都少不了复杂且令人费解的组合器械,甚至连杠铃和哑铃都不得不退居二线。那“老派”体操的境况又如何呢?尽管还有少数提倡者(如查尔斯),但它仍然慢慢淡出了历史舞台。

“老派”体操与“新派”体操的差异

所有这些变化在极短的时间内改变了人们的运动方式,但可怕的是一些极有价值的东西也随之消失了。数千年来——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那些想让自己变得强壮有力的人都是使用自身体重训练法锻炼的。关于锻炼技巧的知识体系和深奥哲学代代相传,专注于力量和爆发力、极其卓越而有效的锻炼方法慢慢进化。这些方法充满智慧,讲求循序渐进。它们能让一个人变得越来越强壮,最后达到人类能力的极限——不仅在力量方面,还包括敏捷性、运动能力和韧性三个方面。总之这些方法是无价的——我说到“老派”体操时,指的就是它们。

20世纪下半叶,人们开始使用杠铃和哑铃锻炼,而那些来之不易的古老知识却无人问津。现代人被新各式各样的健身器械及其使用方法所迷惑,继续通过“老派”体操锻炼的人越来越少。

今天,自身体重训练几乎被器械训练取代。它被视为这些新潮方法的懦弱同胞,只能靠边站。“老派”体操的许多技巧与体系被弃之不用,慢慢也就衰败失传了,幸存下来的只有一些最基本的东西。今天,当大家(甚至包括所谓的健身专家)谈到自身体重训练时,只是涉及一些初级动作(如俯卧撑、深蹲),另外还增加了几个无用的现代动作,如卷腹。这些练习都是为学龄儿童和体弱病残者设计的,普通健身者也可以用它们热身或增强耐力。与以力量为基础的传统体操相比,这些动作可称为“新派”体操。如今,“老派”体操几乎不复存在。

几乎!

监狱——“老派”体操的保险箱

在一个地方,“老派”体操还没有绝迹。在那里,这种古老的锻炼体系就像困在琥珀中的远古昆虫一样,保存完好。那个地方就是监狱。

原因不言而喻。在监狱外,新式的锻炼方法层出不穷,“老派”体操早已被挤得没有生存空间,但监狱里的情况大不相同。20世纪五六十年代,拥有杠铃和哑铃的健身房在各地风靡一时,监狱里却没有。直到70年代末,粗陋的重量训练区才在监狱中出现,更别提那些“不可或缺”的组合器械了——基本不会见到它们的身影。

这就意味着,当力量训练在20世纪遭遇“现代化”的巨大冲击时,监狱则像一个保险箱。20世纪前后,各种传统的锻炼方法在健身房的冲击下逐渐消失,但在监狱中,它们依然存在,并没有因为科技和商业的飞速发展窒息而亡。18~19世纪,被监禁的那些家伙(体操运动员、杂技演员、马戏团演员、大力士)知道如何借助自身体重进行训练并把这些知识传授给了其他囚徒。这些知识在监狱里比黄金还珍贵,因为那里只有头顶的横杆、脚下的地板,根本找不到任何健身器械。重要的是,体格强壮、动作敏捷对一个囚徒来说非常必要。要知道,狱中的日子可不好过。

如今的狱中生活很严酷,而100年前的监狱生活则更加严酷。可以想象得出,挨打和虐待是日常折磨的一部分,相互殴打造成重伤甚至致死简直是家常便饭。囚徒在牢房中进行力量训练,说白了就是为了活命。他们玩命地锻炼,相当认真,对他们而言,是否强健有力关乎生死。从这一点上看,这些囚徒无异于李奥尼达率领的斯巴达战士——他们要依靠自己的能力保命。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他们练习传统体操。

囚徒健身的起源

时至今日,世界各地的囚徒依然在用“老派”体操锻炼。在美国监狱服刑的这20年中,我对力量和健身的痴迷从未改变,于是体操就成为我生活的全部。入狱几年之后,我才开始认识到富有成效的自身体重锻炼的本质与价值。此后的很多年中,我花了数年的时间去了解相关的知识,包括深入、完整地了解老派体操的“秘密历史”,以及监狱在保存这些技艺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在狱中,只要有关于锻炼和运动的资料——尤其是使用少量器械或不用器械来锻炼身体的资料——我都会尽量阅读。我也有幸看到过数百位极其强壮的狱友是如何锻炼的,其中许多家伙的本领都非常强。事实上他们之中有些人的身体素质完全可以与最优秀的运动员相媲美,但由于他们特殊的经历以及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原因,所以你在媒体上绝对不会看到他们的身影,在杂志里也不会读到有关他们锻炼方法的介绍。我了解他们,并就各种锻炼方法和他们进行过深入的讨论。我也有幸与一些前辈囚徒(他们都很老,老到见过老一代的大力士)成为朋友,并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听他们讲过自己的健身经历和理论。我遵照他们的指导,用残酷的方法训练自己,不分昼夜,直到浑身疼痛难忍、双手破皮流血。我教过几百名囚徒,这使我所掌握的健身知识能够在实践中趋于完善。

多年来,我始终致力于研究“老派”体操,希望比其他人了解更多。数年后,我的笔记写满了数十个本子,其中包括我在狱中学到的不同体系中最有价值的观念和技巧,并由此发展出了体操的终极形式——无需准备特殊的器械、耗时少、简便易行,该方法可以循序渐进,最终能使你变得像巨人般强健有力。

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健身体系——“囚徒健身”。但它绝不仅仅适合囚徒,不管是谁,任何想立于健康的巅峰并变得异常强大的人,都会从中大获裨益。

熄灯!

我发现,每当我和外面的人谈论这种刚毅、硬朗、能够将人推向极限的训练法时,对方总会热血沸腾。毫无疑问,大家喜欢这些!在一次激烈讨论之后,一些举重运动员和田径运动员满脸严肃地对我说,他们一定要掌握自身体重训练法。然而仅仅几周之后我就发现,他们甚至就没尝试一下,而是依旧回到健身房,死心塌地扑在组合器械和自由重量上,和其他人一样遵循那些徒劳无益的训练计划。

我真的不是在责备他们,想让大家相信这样一套似乎都没人使用的方法真的很难。大多数健身者需要见到大量的“证据”,才能真心地相信“老派”体操。他们需要了解这样一个事实:现代健身法低效、昂贵、有害,而循序渐进的自身体重训练法则高效、免费、安全。将来,“传统”方法一定会成为最前沿的方法。

下一章中,我们将讨论体操与现代锻炼方法的差异。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