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福尔摩斯先生与他的猎鹿帽

福尔摩斯插图

猎鹿帽的款式或许现在早已过时,真正制作和使用它的人已经很少。但它是许多人青睐的收藏品。已经渐渐由衣物进行性质转化,成为收藏品与工艺品。

《神探夏洛克》2015圣诞特辑一出,B站的弹幕皆是“有生之年”的字样,两年一更的节奏不仅逼疯了网友,连腐国首相的微博也被殃及到了,每发一条推文,被点赞最多的评论都是“神夏麻烦帮催一下谢谢哟”。

编剧大人魔法特早早就透露了,此次的故事独立成章,夏洛克和华生将反穿回维多利亚时代。卷福告别“Curly Fu”,梳起了油光锃亮的大背头,披上复古的斗篷大衣,感觉造型帅气指数又Up了。如果维多利亚时代人人都有相机,作为典型的英国型男的福尔摩斯先生一定是引领潮流的街拍达人。

神探夏洛克

福尔摩斯有两样标配,烟斗和猎鹿帽。在现代版《神夏》里,卷福已经与时俱进地用起了尼古丁贴片,不过那顶猎鹿帽依旧是他的心头好。

所谓猎鹿帽,就是乡野狩猎时戴的帽子,前后有帽檐、并带有护耳。第一次知道猎鹿帽还是看《麦田里的守望者》,霍尔顿反戴的红色猎鹿帽对我而言几乎是无因反叛的象征。不过传统的格纹花呢猎鹿帽,一眼便能看出它的英伦血统。帽子由六到八片弧形边缘的三角形布片连接而成,除了花呢质地,也有一些山羊皮、面粗布、牛仔布等面料做的,内衬通常是缎面、丝光棉,如今猎鹿帽早已从日常穿戴转变为收藏品。
其实作为阿福标志性的Logo,猎鹿帽从未在书中被提及。柯南·道尔只是在《银色马》里描述他戴着“一顶有护耳的旅行帽子”。
福尔摩斯之所以是现在这样,都要归功于当时的插画家。猎鹿帽便是来自Sidney Paget的想象,他为一本月刊画《博斯科姆比溪谷秘案》插画时,为福尔摩斯设计了一顶猎鹿帽和一件圆领短披风,由此,打猎戴的帽子变身为侦探帽。

由左至右为:Peter Cushing、Christop

猎鹿帽不仅被后来的插画师所效仿,更成为影视作品里福尔摩斯的标配。平时外出的时候,福尔摩斯就会戴上猎鹿帽,当然出席正式场合,烟斗绅士还是会穿上正装,戴上高礼帽的。

Jeremy Brett在电视剧里饰演的福尔摩斯堪称一个时代的经典,他自带的儒雅光环给侦探先生增添了一份贵族气质。他一改福尔摩斯全程猎装的打扮,以高礼帽+西装三件套+手杖的维多利亚时代绅士造型登场,只有去野外才戴上猎鹿帽。

因为福尔摩斯这个形象太过知名,Brett本人因为怕被定型,曾先后几番拒绝过制片人的邀约,然而福尔摩斯这个角色成了他演艺生涯的代表。一位业界人士表示看过Brett版本的福尔摩斯才意识到此前自动忽略了他的演技,认为他扮演杀手也有着王子般的高岭之花气息,以至于不愿给他出演其他类型角色的机会。

最后,附赠几张福尔摩斯绅士套装供绅士们学习参考。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