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瓦辛格健身全书(2)健身的演变和历史

第一部分
健身入门

第一章
演变和历史

19世纪末,人们对肌肉的态度开始发生变化,即不再仅仅将肌肉作为生存或自卫的自然手段,而是回到古希腊时期的理想主义——将肌肉的发展作为对人体美的一种颂扬。

在这一时期,举石头的古老传统演变成了现代的举重项目。随着体育的发展,举重项目在各种不同的文化中呈现出了不同的面貌。在欧洲,举重项目是一种娱乐活动,由此出现了一些职业的大力士——他们以能举起或支撑很大的重量作为谋生手段。至于他们的体形看起来怎样,无论是对他们自己还是对观众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结果,他们都倾向于发展出强壮而笨重的身躯。

而在当时的美国,人们越来越多地从健康的角度关注力量。这种健身文化的拥护者强调人体对自然饮食,特别是未经加工的食物的需求——这种观念扎根于人们对日益发展的食品加工技术的回应。美国人开始从农场和小镇向城市迁徙,而汽车则提供了一种新的移动方法。但同时,人的生命越来越多地在坐姿中度过,并且健康问题渐渐浮现,特别是当很多人食用了大量不该吃的食品,没能进行足够的锻炼,并且长期处在压力之下时。

健身文化分子正是在与这种趋势作斗争,他们信奉整体健康和身体锻炼,并提倡生活各个方面的适度与平衡。醉醺醺的、挺着啤酒肚的欧洲大力士当然不符合他们的理念。他们需要一个偶像,其体形是他们一直传播的理念的化身。这个偶像应当与古希腊运动员的完美雕塑相类似,而不是像欧洲巴伐利亚啤酒吧中的那些莽夫一样。他们在一个人身上找到了他们的理想——尤金·山道,这正是一个处在时代之交的超级健身明星。

山道最开始是作为一个职业大力士享誉欧洲的,他成功挑战了其他职业大力士,用那些人擅长的把戏战胜了他们。他于19世纪90年代来到美国,受到弗洛伦茨·齐格菲尔德(Florenz Ziegfeld)的极力推崇,后者称他为“世界上最强壮的男人”,并带着他巡回演出。但实际上,真正让山道脱颖而出的还是他那极具美感的体形。

山道是美的,这毫无疑问。他喜欢出风头,且非常享受有人观看他的体形,同时欣赏他的大力士表演。他会走进一个玻璃箱,然后展示他的肌肉,并仅仅用一片无花果树叶遮羞。这时,观众们就会紧盯着他的身体,而女人们更会对着他那美观而匀称的肌肉大呼小叫。这种对男性身体的美学特征的赞颂,在当时尚属新生事物。在维多利亚时期,男人们都将自己的身体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只有极少数艺术家会使用裸体男性作为他们绘画的主题。正因如此,山道的形象才如此令人惊叹。

尤金·山道

很大程度上,由于山道的大受欢迎,哑铃和杠铃的销量像火箭一样直线上升。山道每周能获得几千美元的收入,并且围绕着他,通过书籍和杂志的销售诞生了一整个体系的产业。山道还举办了一些比赛,在其中参赛者凭借自己的肌肉尺寸与他人一较高下,之后,山道就会将一个自己的镀金雕像奖励给获胜者。但是,最终他也成为自己男子气概光环的受害者。据说,某日他的汽车开出了路面,而他则感到必须通过单手将汽车拖出路沟,才能展示他的力量。最终,这个被英格兰乔治国王称为“国王的科学健身教授”的男人因脑溢血而结束了他的生命。

山道受到女士们的极度崇拜。
山道受到女士们的极度崇拜。

同一时间,乔格·哈肯施密特(George Hackenschmidt)因他在1898年获得俄国举重冠军时的表现而获得了“俄国雄狮”的称号,他还获得了各种世界级摔跤比赛的冠军。在移居英国之后,他逐渐地富有起来。他同时也是一名雄辩的演说家和一名多产的作家,他与当时的知识分子比如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进行争论,甚至向爱因斯坦挑战,以交流思想。

还有很多例子——路易斯·阿提拉(Louis Attila)教授、亚瑟·萨克森(Arthur Saxon)、赫尔曼·格纳(Hermann Goerner)和奥斯卡·希尔根菲尔德(Oscar Hilgenfeldt)。他们创造了男性力量的一个光辉传统,这个传统通过保罗·安德森(Paul Anderson)、瓦西里·阿列谢夫(Vasily Alexeev)一直延续到我们这个时代的举重运动员身上。

对有些人来说,对健身文化的追求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信仰,比如出版商贝尔纳·麦克菲登(Bernarr Macfadden),他可以被认为是任何时代健康狂人的原型。为了宣扬这样一个理念——“身体虚弱是不道德的体现”,他创立了《健身文化》杂志,之后他又出版了《纽约晚画报》,针对教育水平较低的淳朴读者。

乔格·哈肯施密特 亚瑟·萨克森 赫尔曼·格纳

麦克菲登是一个卓越的创始人,从1903年开始,他在纽约的麦迪逊广场公园举行了一系列的比赛,来选拔“全世界肌肉最完美的男人”。在第一次比赛中,他提供了1000美元的奖金——这在当时已经算是一小笔财富了——来奖给获得这一称号的人。在那几十年里,比赛和杂志都获得了成功。并且,麦克菲登也身体力行了他所大力宣传的东西,每天早晨从他在纽约城区河滨大道的家,赤足步行至他在市中心的办公室,并袒胸出现在他自己的杂志上。他直到70多岁都一直是健康和健身的模范。

查尔斯·阿特拉斯
查尔斯·阿特拉斯

或许,麦克菲登可能并不认同现代的健身运动,后者更强调身体的视觉效果,而不是运动技巧。但是,他和其他的健身文化分子毕竟在健身运动的演变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举办的比赛促进人们的兴趣从单纯关注肌肉的强壮度转移到关注身体的形象,并且,从这些比赛中诞生了一个超级巨星,他将在下面的几十年间成为全美国最著名的人之一。

1921年麦克菲登的比赛的获胜者是安吉洛·西利亚诺(Angelo Siciliano)。为了使他日益增长的名声更加响亮,这位肌肉极其发达的男人将他的名字改成了查尔斯·阿特拉斯,并且获得了教授一门叫做“动态张力”的健身课程的权利。在超过50年的时间里,许多男孩子都是在杂志和漫画书中看着这门课程的广告长大的,包括那个骨瘦如柴的在沙滩上被欺负的孩子,去参加一门健身课程,然后回来将那个欺负他的人痛揍一顿,并赢回心上人的故事。“嘿,瘦干,肋骨都露出来了!”变成了最深入人心的广告语,以至于作家查尔斯·甘尼斯(Charles Gaines)将其称为历史上最为成功的宣传运动。


健美比赛的开始

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非常明显的是,身体的健康和体形的发展已经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而重量训练是在最短时间内最大程度地发展肌肉的最好方式。不管他的广告里怎么说,阿特拉斯本人甚至都是用重量而不是静力的“动态张力”来锻炼出他那杰出的身体的。那时关于健身训练的知识非常有限,但当时的健身者们仅仅靠着将自己的体形与那些上一代的明星们相比较,依然学会了不少东西。

比如说,最为著名的划时代的大力士之一是路易斯·西尔(Louis Cyr),300磅重(136.08千克),又壮又胖,腹部和躯干的每一寸都很粗,像水桶一样的大力士。但在20年代,也出现了像西格蒙德·克莱因(Sigmund Klein)一样的男人,他们展示了一副漂亮的肌肉发达的体形,平衡而比例协调,身体脂肪很少,线条清晰。克莱因作为一家健身房的老板和健身训练及营养方面的作家,变得很有影响力。他的体形与西尔的体形,其区别就如同白天与黑夜一样。克莱因、山道和像麦克菲登一样有影响力的健身文化分子,逐渐说服人们,一个人的体形看起来怎样——而不仅仅是他的力量看起来有多大——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打造富有美感体形的训练同样有益于整体健康。尽管如此,完全以美学的标准来评价男性体形的时代仍然还有好几年才能到来。

路易斯·西尔 西格蒙德·克莱因

在20世纪30年代,通过重量训练来发展力量的做法依然在某种程度上遭到质疑,就好像举重运动员并不真的配称为运动员一样。在健身房中训练而不是参加各种各样的体育运动来锻炼肌肉,几乎被认为是在作弊。之后的约翰·格里迈克(John Grimek)是一位奥林匹克举重运动员,常被认为是许多向往健身者的偶像。他在最早的作品中,自愿披露他那些傲人的肌肉就是从举重中锻炼出来的,虽然任何人在沙滩上看到他那样的体形都会明白,无论做多少次倒立和玩多少次水球都不可能实现那样的肌肉效果。

无论怎样,以体形来比赛的传统仍然延续了下来,并且在30年代末期,时不时地还会有拳击、体操、游泳、举重和其他项目目的运动员聚集到这类比赛中。这些参赛者不得不在展示他们体形的时候也表演一些运动技巧。因此,那时的举重运动员能完成一些倒立或其他体操动作,都是很平常的。

1939年,情况开始出现了一些变化。业余体育运动联合会(AAU)介入,7月4日在芝加哥举行了它自己的“美国先生”比赛。获胜者是罗兰·艾斯麦克(Roland Essmaker)。这次比赛的参赛者仍然不是完全成熟的健美运动员,而是来自各种不同的体育背景,并且穿着各种东西——从拳击短裤到运动护裆都有——来展示身体。

但是,随着比赛越来越强调体形的视觉效果,举重运动员们就开始体现出了明显的优势。举重运动比其他任何一种训练都更能改变身体的轮廓,因此,他们看起来非常强壮,也越来越受评委们偏爱。

1940年,AAU举办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健美比赛。那年和下一年的“美国先生”是约翰·格里迈克,他的训练主要就是在健身房里举重。这就向那些与他同台比赛的人发出了一个信号,那就是他们必须进行相似的训练了。格里迈克同样反驳了人们的一个想法,那就是进行重量训练的健身者会肌肉僵硬,无法进行灵活的表演。在比赛中,他站在舞台上做的展示动作,都体现了极高的力量、柔韧性和协调性。

约翰·格里迈克
约翰·格里迈克

40年代及50年代的健美比赛

1945年获得“美国先生”称号的人,被普遍认为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健身者。克拉伦斯·罗斯(Clarence“Clancy”Ross)的体形即使在今天的任何一个舞台上也不会显得落伍——宽阔的肩膀、炫目的背阔肌、紧致的腰部、漂亮的小腿和腹肌。从此以后,在通过举重纯粹发展力量和用重量训练来塑造协调的体形之间就有了明显的界限。相对于其他肌肉发达的体形,健美运动员的体形现在被认为是特殊的了。

然而,健美比赛仍然不太引人注目。直到史蒂夫·李维斯(Steve Reeves)出现之前,没有任何一个健美冠军闻名于大众。而史蒂夫则是一个在正确的地方、正确的时间出现的一个正确的人。他英俊、有风度,并且有一副傲人的体形。肌肉沙滩(肌肉沙滩现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威尼斯市,在20世纪40年代末50年代初聚集了一大批的健身者)时代的老人们还记得,在李维斯沿着沙滩漫步时,人们跟随他的情景,以及那些对他一无所知的人是如何停下来盯着他看,并且惊奇不已的。

克拉伦斯·罗斯 史蒂夫·李维斯
20多岁的雷格·帕克 40岁的雷格·帕克

在获得了“美国先生”和“宇宙先生”称号之后,李维斯开始拍电影,并且借助他在电影《赫拉克勒斯》(雷格·帕克和我在之后都出演了这个角色)、《海盗摩根》和《巴格达大盗》中作为剧名角色的表现成为了国际巨星。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在20世纪50年代,除了长盛不衰的查尔斯·阿特拉斯之外,就只有唯一一个著名的健身者——史蒂夫·李维斯。

到那时为止,几乎可以说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地球人能够达到像格里迈克、罗斯和李维斯一样的发达度。因为他们比任何一个前人都更加努力、也更加有计划地训练,而健身者们对身身体的潜能也开始了解得更多,在这方面甚至远超医学科学家们的预测能力。关于健身与健美比赛的信息广泛传播,每年都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杰出健身者——比尔·珀尔、查克·赛普斯(Chuck Sipes)、杰克·德林格(Jack Delinger)、乔治·艾佛曼(Georege Eiferman),以及我的偶像之一——雷格·帕克。

我记得当我在1967年遇到雷格·帕克时,感到多么难以置信,我几乎敬畏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敬佩他的原因之一是他很魁梧、强壮,有一副看起来力大无穷的体形。我刚开始看到他的照片——健硕、有力,像赫拉克勒斯一样——就知道我想要塑造出什么样的块头和紧致度。雷格是在李维斯离开比赛场开始拍电影之后,出现的下一个重要冠军。他在1951年成为“宇宙先生”,并在1958年和1965年成为了职业组“宇宙先生”。那时,每一个人都意识到雷格已经远远超过其他的优秀健身者了——他统治了健美比赛的舞台达20年之久。


60年代的健美比赛

我第一次踏上国际健美比赛的舞台是在1966年。当时,我在杂志上读到过的绝大多数顶级健美运动员都在加利福尼亚生活和训练。

在1967年全国业余健美协会(NABBA)的“宇宙先生”比赛中战胜了当年的“美国先生”丹尼斯·泰那里奥(Dennis Tinerino),是我迎来的第一次国际性的胜利,但这也意味着我将不得不与当时的其他冠军们一较高下了。毫无疑问,当时有着许多激烈的竞争——比如弗兰克·赞恩,他对此次比赛的准备之彻底不输于任何一名健身者,以及我的好友弗朗哥·哥伦布,仅仅凭借纯粹的意志就从一个力量举重运动员成为了“奥林匹亚先生”,当然了,还有塞吉奥·奥利瓦。

每一次当人们谈论历史上最优秀的健身者的时候,塞吉奥·奥利瓦这个名字都会不可避免地跳出来。他和我在舞台上有几次令人难以置信的对抗。我能战胜他的唯一方法就是打造绝对完美的体形——块头、紧致度和分明的线条——并且不出现任何失误。塞吉奥是极其优秀的,以至于如果你不当心的话,他在更衣室里就能击败你。他的衬衫一旦脱下,就会现出那些不可思议的块头。他会用眼神刺穿你,像一头野兽一样呼噜着呼气,然后那炫目的背阔肌忽然跃出……而正当你认为这已经是你所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背阔肌的时候,嘭,又变宽了,并且越来越宽……直到你开始怀疑你眼前的还是不是一个地球人。

1967年,比尔·珀尔赢得了职业组的“宇宙先生”称号,我赢得了业余组的“宇宙先生”称号。 乔·韦德和塞吉奥·奥利瓦——1967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

当我在欧洲争夺各种头衔时,也非常关注在美国进行的各种比赛。拉里·斯科特(Larry Scott)赢得了头两次的“奥林匹亚先生”争夺赛,我知道我最终不得不战胜拉里和其他顶级巨星,比如查克·赛普斯。但还有一个健身者同样令我印象深刻,不仅仅因为他那杰出的体形,还因为他所能塑造出的那些形象,那就是戴夫·德雷珀。

拉里·斯科特
拉里·斯科特

德雷珀代表了加利福尼亚健身者们的一个总体形象——壮硕、金发、太阳晒黑的皮肤,还带有个人风度和胜利者的微笑。当我在奥地利的冬天被三英尺厚的积雪围绕时,戴夫·德雷珀在加利福尼亚海滩上的形象确实相当诱人。并且,戴夫在电影中的角色——像和托尼·柯蒂斯(Tony Curtis)在《艳侣迷春》中——和他在电视上的出现都启发了我:健身在健美比赛的竞技场之外仍然有用武之地。

戴夫·德雷珀
戴夫·德雷珀

20世纪60年代,在健美界有两个不同的世界:欧洲和美国。1967年和1968年“宇宙先生”的称号奠定了我在欧洲的卓越地位——瑞奇·韦恩(Ricky Wayne)曾在文章中写道:“如果赫拉克勒斯降生在今天,那么他的名字就会是阿诺德·施瓦辛格。”——但是,我应该如何挑战美国的健美冠军仍然是一个问题。

在大洋的另一边,我看到了戴夫·德雷珀、塞吉奥·奥利瓦、切特·约顿(Chet Yorton)、弗兰克·赞恩、比尔·珀尔、弗雷迪·奥尔蒂斯(Freddy Ortiz)、哈罗德·普尔(Harold Poole)、瑞奇·韦恩和其他人。我的挑战就在于与这些伟大的健身者们同台竞技,并战胜他们。

在短短几年里,我对世界的认识就获得了极大的拓展。当在奥地利进行训练时,我曾经把赢得伦敦的“宇宙先生”争夺赛作为我所能追求的最高成就。现在我才发现,赢得这个称号还只是一个开始!在我的前面仍然有一条长长的路要走,并且在把自己视为是最优秀的健身者之前,还有许许多多的人要战胜——这意味着要与最顶级的美国运动员们正面对抗。因此在1968年赢得我的第二个“宇宙先生”称号之后,我启程前往美国。

1969年,我制订了一项计划,包括在一年内赢得三项顶级称号,以及所有重要联盟的冠军头衔。那时我在参加完在纽约举行的国际健美健身联合会的“宇宙先生”争夺赛后,立即赶往伦敦参加全国业余健美协会的“宇宙先生”比赛——这让我在一周内赢得了两个称号!但即使拥有了这些胜利,我还没有战胜每一个人,因此我计划在下一年中做得更多。

弗雷迪·奥尔蒂斯
弗雷迪·奥尔蒂斯

随着60年代的结束,有六个名字开始统治性地出现在健美比赛的赛场上:戴夫·德雷珀、塞吉奥·奥利瓦、比尔·珀尔、弗朗哥·哥伦布、弗兰克·赞恩和我。

1968年的“宇宙先生” 1969年的“宇宙先生”

70年代的健美比赛

1970年,我全力以赴,赢得了业余体育运动联合会职业组的“世界先生”,全国业余健美协会的“宇宙先生”,以及国际健美健身联合会的“奥林匹亚先生”称号。最终,我战胜了每一个人,现在我终于有理由称自己为“世界冠军”了。而1971年,则标志着比尔·珀尔那辉煌生涯的一个高峰。他第一次赢得了“美国先生”的称号是在1953年,然后继续在1953、1961和1967年中的“宇宙先生”争夺赛中取得胜利。在赢得“美国先生”称号之后的18年,1971年的“宇宙先生”比赛,他回来了,击败了强大的塞吉奥·奥利瓦,并再一次证明他是历史上最杰出的健身者之一。遗憾的是,他没有继续下去,参加当年的“奥林匹亚先生”争夺赛,因此我始终没能获得和他一较高下的机会,也就无从看到,我们俩谁会成为最顶级的冠军。

1970年“世界先生”
1970年“世界先生”
1970年,我赢得了职业组的“宇宙先生”称号,弗兰克·赞恩赢得了业余组的“宇宙先生”称号,克里斯汀·赞恩(Christine Zane)赢得了“比基尼小姐”称号。
1970年,我赢得了职业组的“宇宙先生”称号,弗兰克·赞恩赢得了业余组的“宇宙先生”称号,克里斯汀·赞恩(Christine Zane)赢得了“比基尼小姐”称号。
1970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塞吉奥·奥利瓦
1970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塞吉奥·奥利瓦
比尔·珀尔
比尔·珀尔

我在1970~1975年间赢得了6次“奥林匹亚先生”称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没有遇到强大的对抗。比如1972年,可怕的塞吉奥就给我带来了一场挑战,那次的场面至今仍是人们谈论的话题。塞尔日·纽伯莱(Serge Nubret)在这一时期也表现出可怕的潜力,在1973年的“奥林匹亚先生”竞赛上,他展示出了他那惊人的能力——在本来偏瘦小的体格中塑造出了那样的尺寸和形状。

塞吉奥·奥利瓦
塞吉奥·奥利瓦

1973年,一个新的巨兽又出现在了舞台之上。卢·费里诺(Lou Ferrigno)赢得了国际健美健身联合会的“宇宙先生”称号,并向大家发出一个信号,那就是一股新的力量已经出现在了健美界的地平线上。卢在次年又一次赢得了“宇宙先生”称号,并进军“奥林匹亚先生”争夺赛。他过去曾表示过将我当成他的偶像,但这丝毫不妨碍他要竭尽全力将“奥林匹亚先生”的称号从我这里抢走。

1975年的“奥林匹亚先生”争夺赛是这项赛事历史上的一次高峰。费里诺回归,并决心夺冠,塞尔日·纽伯莱也带着他体形的巅峰状态回来了。第一次,有六七位绝对一流的冠军来争夺这个称号,因此我也对这次比赛的胜利特别自豪。在这次胜利之后,我就退出了健美比赛。

第二年,我看到了健美比赛历史上一次真正的大地震:弗朗哥·哥伦布赢得了1976年的“奥林匹亚先生”称号,这是第一次由一个小个子来获得这个头衔。此前,大个子们总会获得胜利,但从1976年开始,小个子们拿到了他们应得的东西。发达的肌肉和极低的体脂率成为胜利的因素,而这要求以一种几乎是科学的方式进行训练和饮食控制。70年代末,弗兰克·赞恩达到他的全盛状态,用他那极具美感的体形连续三次赢得“奥林匹亚先生”称号。罗比·罗宾逊(Robby Robinson)同样达到了世界级的水准,并且拥有兼具审美和质量的肌肉。相反,当卡尔·斯卡拉克(Kal Szkalak)赢得1977年世界业余健美锦标赛冠军时,更多的是依靠他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块头的优势,而不是赞恩的平衡美。

1971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塞尔日·纽伯莱、乔·韦德
1971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塞尔日·纽伯莱、乔·韦德
1 973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塞尔日·纽伯莱、弗朗哥·哥伦布
1 973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塞尔日·纽伯莱、弗朗哥·哥伦布
1972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塞尔日·纽伯莱、塞吉奥·奥利瓦
1972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塞尔日·纽伯莱、塞吉奥·奥利瓦
1974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卢·费里诺、乔·韦德
1974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卢·费里诺、乔·韦德
1975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塞尔日·纽伯莱、本·韦德、卢·费里诺
1975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塞尔日·纽伯莱、本·韦德、卢·费里诺
1975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弗朗哥·哥伦布
1975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弗朗哥·哥伦布
弗朗哥·哥伦布 弗兰克·赞恩 罗比·罗宾逊

1980年,我从退役状态中复出,去参加在悉尼举办的“奥林匹亚先生”争夺赛。我简直无法相信,那时比赛的竞争性已经变得那般激烈了,也无法相信我几乎被一个像克里斯·迪克森(Chris Dickerson)那样的小个子逼到了墙角。在我周围我看到了许许多多一时难以想象的发达肌肉,从汤姆·普拉茨(Tom Platz)的双腿到罗伊·卡伦德(Roy Callender)的背阔肌,难以置信的厚度,不可思议的紧致度。我的健美比赛生涯已经比大多数人要长了(我相信这要归功于我很年轻时就参加比赛了),但在20世纪70年代,随着这项运动的流行度越来越高,意味着许许多多60年代的明星可以继续活跃在这个领域,并与70年代新崛起的冠军们同台竞技。

20世纪70年代,我同样见证了国际健美健身联合会的崛起,并成为统治性的健身组织。在它的主席本·韦德(Ben Weider)的领导下,国际健美健身联合会拥有了上百个成员国,并成为了世界上第六大体育联盟。除此之外,“奥林匹亚先生”的称号现在已经被公认为职业健身界的最高冠军头衔,就如同网球界的温布尔顿和高尔夫界的全美公开赛一样。

1980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博耶·科、弗兰克·赞恩
1980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我和博耶·科、弗兰克·赞恩

《举重》

70年代的健身界中,最为重要的事件之一就是这部书以及后来的电影——《举重》。查尔斯·甘尼斯和乔治·巴特勒(George Butler)选择了一个大多数人并不知晓的题材,并将其打造成了几年之内的火爆话题之一。这是第一次用普通大众的眼光来看待什么是健身运动,以及健美运动员实际上都是怎样的。甘尼斯和巴特勒成功地用这个长期被忽略和误解的运动吸引了公众,并且,《举重》的成功为之后二十年健身运动的爆炸性普及提供了台阶。这部书的成功不仅极大地推动了我的事业,而且让健身运动也打入了体育媒体网络和大制作的电影领域。另外,它的影响同样在于将健身运动从地方高校的体育馆带入了文化宫殿,比如悉尼歌剧院和纽约惠特尼艺术博物馆。健美运动员们登上了数不清的杂志封面,并且健身成了大量畅销书的主题。


80年代和90年代的健美比赛

曾经,我还能站在竞技舞台上,接受其他参赛者的挑战。在1980年的“奥林匹亚先生”赛中,包括了弗兰克·赞恩、克里斯·迪克森、博耶·科(Boyer Coe)、肯·沃勒(Ken Waller)、迈克·门泽尔(Mike Mentzer)、罗杰·沃克(Roger Walker)、汤姆·普拉茨、萨米尔·贝若特(Samir Bannout)和罗伊·卡伦德,这样的天才阵容在1967年还是不可想象的。虽然在这场比赛中,塞吉奥·奥利瓦、拉里·斯科特、雷格·帕克或者哈罗德·普尔的体形同巅峰时期相比没有多少变化。也就是说,最顶级选手的水平并没有提高,但是那时比以前出现了更多的冠军级竞争者。

随着健身在80年代的全面发展,这种局面继续延续下去。1981年和1982年的“奥林匹亚先生”是富有经验的参赛者——分别是弗朗哥·哥伦布和克里斯·迪克森——但是在几年之内,这些冠军们都纷纷退役,并且我们进入了一个大块头主宰“奥林匹亚先生”赛的时代。在那之前,个子偏小的人与那些比较高大的人相比,还能够有同样良好的表现。在20世纪80年代初,体重不足200磅(90.72千克)的“奥林匹亚先生”(斯科特、赞恩、哥伦布、迪克森),多于体重在200磅以上的竞争者(奥利瓦、贝若特和我)——并且,萨米尔的体重还只是稍微高于200磅。

1981年的“奥林匹亚先生”,弗朗哥·哥伦布 1982年的“奥林匹亚先生”,克里斯·迪克森

然后,李·哈尼出现了,并凭借他那壮硕、极具审美效果和比例协调的体形赢得了8次“奥林匹亚先生”称号,打破了我7次的记录。李之后又来了多里安·耶茨(Dorian Yates),这是来自英格兰的拉什莫尔山,他靠着那265磅(120.20千克)重的、赫拉克勒斯般的体形和坚硬的、线条清晰的肌肉统治了每一场他赢得“奥林匹亚先生”称号的比赛。如果有一个健身爱好者乘坐时间机器,去看看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的“奥林匹亚先生”比赛的阵容,会感觉我们已经被一种外星生命入侵了——那些参赛者体形好巨大。在多里安的身边,他会看到纳赛尔·桑贝蒂(Nasser El Sonbaty),几乎是同样的尺寸;而在保罗·迪利特(Paul Dilett)旁边,则有让-皮埃尔·福克斯(Jean-Pierre Fux)和凯文·莱夫隆(Kevin Levrone)——他们是如此的壮硕,以至于矮个子健身者们只有凭借近乎完美的体形,像肖恩·雷(一个阿诺德传统赛冠军)和李·普里斯特(Lee Priest)那样,才能在舞台上和他们一较高下。20世纪90年代的一个标志就是,如弗莱克斯·惠勒那样极具审美效果的体形,几乎和我最后一次赢得“奥林匹亚先生”比赛时一样的体重,已经不再是比赛场上最大的体形之一了。

90年代的参赛者,体形都很大。
90年代的参赛者,体形都很大。
他们仍然必须保持对称性、协调性和细节,就像这幅照片展示的一样。
他们仍然必须保持对称性、协调性和细节,就像这幅照片展示的一样。

很明显,这体现了一种趋势,这种趋势不可能无限发展。一个270磅(122.47千克)的“奥林匹亚先生”,很好;但一个最具竞争力的体形,需要维持必要的平衡性、比例以及肌肉细节,而这并不允许它在尺寸上增长过多。一个320磅(145.15千克)重的健身者,他的身体不可能和一个220磅(99.79千克)重的身体有着同等的美观度。不仅如此,在20世纪90年代,对那些一味看重块头而不是美感和平衡的评委,健美比赛的观众也显示出了越来越多的不满。但健美运动同样是在一个循环中,就像许多其他事物一样,因此,向一个方向摆动的钟摆会不可避免地回摆到中央位置,然后摆向另一个极端。


健身运动的飞速发展

20世纪80年代的人们见证了健身运动的飞速发展,这不仅限于职业的健美比赛,更多的是在于它对我们的文化和大众的影响。在80年代初,国际健美健身联合会已经是一个成功的组织了,拥有上百个成员国。在20世纪90年代末,它已经拥有了160个成员国,并且根据联合会主席本·韦德的说法,成为了世界第四大大运动联盟。

苏联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成为国际健美健身联合会的成员,并且在苏联解体之后的一系列国家都申请加入联合会,这就更促进了组织的膨胀。1990年,中国也加入了国际健美健身联合会,并开始主办比赛,不仅有男子的,还有女子的比赛。

1997年,健身运动得到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的官方认可,健身运动的成功达到了顶点。这也使比拼体形的比赛在国际业余运动界中成为正式项目。

至于健身运动对现代文化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特别是当我们开始看到越来越多肌肉发达的体形出现在纸质媒体和电视广告上面时。一个银行会使用一只弯起的、展示发达的肱二头肌的手臂来宣传自己在金融机构中的力量。有一项免费电话的服务,它的广告则是模仿了我的形象和健身者罗兰德·基金格(Roland Kickinger)的声音。健身运动理所当然地改变了动作电影中英雄的形象。人们都习惯于在电影中看到像柯南、兰博一样的体形,或者是尚格·云顿(Jean-Claude Van Damme)在功夫片中的形象。无论是电影演员、电视演员、平面模特还是走台模特,大家都知道了,如果想要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那么最好有一个较好的体形。

当然,所有这些发展也暴露了它本身的问题。你的体形越大,你受关注的程度就越高——这既有好处也有坏处。当布什总统通过国家健身顾问委员会推动健身训练的普及的时候,以及像《今日美国》之类的出版物刊登文章赞扬重量训练时,健身运动的反对者就开始投入更多的精力来攻击这项运动了。

对健身运动的最坏打击就是合成代谢类固醇和其他兴奋剂事件。无可否认,在健身运动中的确存在着药物滥用的现象;但是不要忽略,这个问题同样存在于其他许多运动项目中。有一次《体育画报》刊登了一篇许多人都认为非常不负责任的文章,指责一位前健美运动员的不当行为——虽然他已经15年没有参加比赛了——将其作为健美运动员的典型形象,认为这些以体形来比赛的人都对使用药物有着强烈嗜好。

然而,作为对公众压力和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要求的回应,国际健美健身联合会宣布将进行一项雄心勃勃的药检项目,此项目将在世界业余组健美冠军赛(从前的“宇宙先生”争夺赛)中早已实施的药物检查的基础上进行拓展。我希望这个项目将不仅仅能帮助教育年轻的健身者们,让他们了解使用违禁药物的危险性以及劝阻他们在这些药物上进行试验,并且能够帮助说服大众,健身运动实际上是一项合法的、激动人心的运动,而它的冠军们也是合法的、值得赞扬的运动员。


阿诺德健身周末”

从1994年开始,在健美比赛方面出现了一个新事物,那就是我和长期合作伙伴吉姆·洛里默(Jim Lorimer)在俄亥俄州的哥伦布市所长期推动的一系列赛事。当我从健美领域转入电影产业之后,我开始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健身运动实际上是多么缺乏重视,它本可以有激动人心的规模。因此吉姆和我开发了一整套的赛事,包括针对男子的阿诺德传统赛、针对女子健身者的“国际小姐”比赛、一个针对女性的健康竞赛、一个大型的健康产业贸易展和一个激动人心的武术比赛及展览。

在阿诺德传统赛上,乔·韦德和我给弗莱克斯·惠勒颁发奖品。
在阿诺德传统赛上,乔·韦德和我给弗莱克斯·惠勒颁发奖品。

这一整个令人兴奋的周末吸引了许多健身迷来到这座城市,以至于吉姆·洛里默告诉我这已经成为了哥伦布市的年度第三大盛会,只有国家和国际马展吸引了更多的参与者。“毫无疑问它们会吸引更多的人,”我告诉吉姆,“它们的参赛者比我们的要大。”


健身运动的职业化

“阿诺德健身周末”的成功仅仅是一个标志,表明健身运动已经成长为一项主要的职业运动。随着健身运动越来越普及,这项运动能产生的经济效益也越来越大。以前就有一些健身者能通过他们的体形来挣钱——比如说在20世纪50年代,约翰·格里迈克、比尔·珀尔以及雷格·帕克就常常被邀请举办健身班和演出——但只有极少的健美明星能够只靠运动来维持全部的生活。即使到70年代中期,我认为也只有两个人单靠全职的健身运动就能生活,那就是弗朗哥和我。你必须记住,在1965年,第一届“奥林匹亚先生”比赛的奖品仅仅是一顶桂冠。而在1998年,一个顶级的职业冠军则能够带走11万美元的奖金,并且在“奥林匹亚先生”比赛或者阿诺德健身周末的比赛中的奖金总额已经攀升到了六位数。

当然,无论什么事情,当它涉及大量的金钱时,都会发生变化,并会成功孕育出更多的机会。许多健身明星们都开始开办健身房,生产健身器械,或者制造服装或营养品。大多数人都通过邮购的方式销售这些产品,当然还有课程或演出,来增加自己的收入。

健身运动的发展也让主流文化日益感觉到健康的重要性。最近几年人们对健康的兴趣爆炸性地增长,由大量出现的健身房、健身会员,以及健身服装、运动器械和营养补剂的明显增长中,就能看到这一点。

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健身运动开始在电视上越来越多地出现,覆盖了三大电视网络,还有娱乐与体育节目电视网(ESPN)和其他的有线体育节目。不幸的是,媒体对这个部分的兴趣并没能在90年代继续增长,其原因就是对药物使用的争论。虽然许多其他的运动项目同样被合成代谢类固醇和其他兴奋剂药物所祸及,但民众的注意力仍然不成比例地倾向于集中到健美比赛的领域中。显然,如果健身运动要获得它应该获得的成功,那么这个问题本身和民众对于健身运动及健美比赛的认识问题必须在未来得到解决。


乔·韦德

如果不提及乔·韦德和他的杂志《肌肉与健身》等的贡献,那么任何一个关于健身运动的论述都会不完整。从20世纪40年代初开始,乔所提供的就远远不止于提供好的照片和文章来描述健美比赛的细节,发表关于训练方法的文章以及顶级健身明星的个人档案。他同样在收集并保存大量极有价值的训练信息,并通过他的杂志、图书和影像资料将这些信息提供给一代又一代的年轻健身者。

好多年来,乔花了大量的时间走进全国的健身房,观察明星们是如何训练的。比如说,在20世纪60年代,他注意到了拉里·斯科特使用斜托来做弯举练习,还有那个特别强壮的查克·赛普斯会在两个动作组之间,通过快速地减少杠铃上的重量,连续地进行高强度练习。他对这些方法做了记录,写下它们,再赋予它们名称。斯科特并没有将他的技巧称为“斯科特弯举”,而赛普斯也没有意识到他在运用“递减法”进行训练。但是通过乔,很快每个人都了解了这些极具价值的训练技巧了。

在奥地利,我在早上进行训练,然后在晚上再训练一次,因为那是我的日程表所要求的。现在,这种训练方法已经被称为“韦德双分化训练法”,并且被全世界的健身者所采用。韦德训练原则是曾被使用过的最好的健身技巧的集合。乔·韦德意识到了这些原则,并将它们用自己的名字命名(韦德直觉原则、韦德优先训练原则、韦德顶峰收缩原则等),再把它们在他的杂志上刊登。想要了解究竟有多少健身者从乔那里获了益是不可能的,他关于训练、营养、饮食和其他一切能帮一个人成功健身的理念帮助了太多的人。

乔·韦德和健美运动员们
乔·韦德和健美运动员们

现代训练的演变

健身者们的肌肉在几十年里变得越来越大、越坚硬、越有线条,原因之一就是随着时间进展,他们经过大量的试错,发现了更好的训练方法和更有效的饮食控制措施。每一项运动都在过去的五十年里得到了改进,健身运动也不例外。实际上,有些人甚至会说,由于健身技术越来越广泛地为人所知和接受,在每一项运动中人们的健康程度都有所提升。

在约翰·格里迈克的时代,健身者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像举重运动员一样训练,并且倾向于每周锻炼身体三次。现在的健身训练要远比那时复杂。健身者用更高的强度训练每一个身体部位,从不同的角度刺激所有肌肉,使用更多种类的动作和器械,并且更加清醒地认识到,必须在相对短的时间里进行爆发性训练,然后让身体休息、恢复和生长。曾经,变得更“大”是主要目标,而现在的健身者则努力去赢得“质量”——塑造出一副漂亮、平衡的体形,让每一块肌肉都非常清晰并相互分离——其肌肉的清晰度让今天的健美冠军们看起来就像行走的人体解剖模型。

随着健身者发展出新的技巧,他们用来塑造身体的工具也随之发生了改变。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的健身房按照今天的标准看来只是原始场所。健身房的拥有者,比如后来的维克·坦尼(Vic Tanny)——现代健身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实验了各式各样的拉索和滑轮装置,来给他的顾客提供更多的练习选择,但杠铃和哑铃仍然在健身房占据统治地位。在60年代早期,组合器械的引进更加丰富了练习动作的种类。现在,赛佰斯(Cybex)、悍马(Hammer Strength)、派拉蒙(Paramount)、环球(Universal)、诺德士(Nautilus)和其他许多生产商制造了很多器械,对健身者的自由重量训练构成关键的补充。在世界健身中心(World Gym),乔·戈尔德(Joe Gold)(同样是金吉姆健身房的创始人)设计并制造的器械是如此成功,以至于他的那些设计在全世界范围内都被复制和模仿。

健身者们同样掌握了饮食和营养的原则。在以前的健美比赛中,干净而发达的肌肉并不像今天一样是重要的因素,纯粹的块头曾被认为是更重要的。但健身者逐渐意识到,靠脂肪造成的块头对高质量的体形而言是毫无用处的,并且,尽可能地减少脂肪是非常必要的,这能最充分地展示肌肉的发达度。

因此健身者们不再膨胀体形。他们学会了在努力训练的同时严格控制饮食,并且使用维生素、矿物质和蛋白质补剂来加快他们的发展。他们认真研究了类固醇和甲状腺剂以及所有生物化学制剂对身体的影响,并且开始使用激励技巧甚至催眠法来驾驭精神的力量,使身体的发展能突破从前的极限。在他们这样做时,越来越多的医生和医学科学家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来。他们意识到,这些运动员开发人类身体的能力体现了一个重大突破,使我们对健身训练及其对身体的作用有了进一步的理解。这就在普通大众的练习动作和健身技巧方面引起了一场革命。

在美国乃至于全世界,重量训练在民众中的流行度大为提高,其明显的标志就是正规健身房数量的激增。在我年轻时,在一个地方常常只能找到一所真正能让我完成训练的健身房。但现在,无论我到哪里去,都能看到一所世界健身中心、一所宝力豪健身俱乐部(Powerhouse Gym)、一所金吉姆健身房、一所百利健身俱乐部(Bally’s)和一所家庭健身中心(Family Fitness Center),以及一些其他的装备良好的地方训练设施。在一所绝对的健身房和一家所谓的健康会所中,可用的设施已经没有太大区别了。人们明白了,肌肉就是肌肉,无论你是想通过训练来保持体形和健康,还是想去参加健美比赛,你都需要同样种类的健身设施。


健身运动的未来

我曾周游过整个国家,也游历过世界,我见到越来越多的优秀健身者在美国进行训练,并且越来越多来自欧洲的参赛者也能够赢得国际比赛,因此我对这项运动的未来抱有极大的希望。健身运动如此地特殊,又如此地艰难,其中只有很小比例的人是以参加比赛为目标的,但一些投入过其他运动项目的运动员也开始考虑在健身运动领域一展身手。这项运动会继续发展,比赛的水准也会一如既往地提高,民众的兴趣也会持续增长。

毫无疑问,相比于过去,在未来的最顶级的参赛者会倾向于更大。我喜欢拿拳击比赛来做类比。几年之前,重量级冠军的体重常常不足200磅(90.72千克)——乔·路易斯(Joe Louis)和洛奇·马尔恰诺(Rocky Marciano)就是很好的例子。现在,最小的重量级选手也常常会超过200磅,并且像里迪克·鲍(Riddick Bowe)一样有230磅(104.33千克)体重的选手也变得越来越普遍。但除了橄榄球选手、举重运动员和其他一些运动员会获得巨大的体形外,260磅(117.93千克)重量级的参赛者却从未出现过——可能永远也不会出现。在某种程度上,获得更大的体形,不如提高你在某种运动中的能力。这对拳击、网球、足球等运动等来说是一条真理,并且或许在健身运动中这也同样是一条真理。

健身运动在今天要比在我刚刚爱上它时有着更多的含义。那时,只有比赛,但今天它已经发展出消遣的一面了——很多人为了健康和体能而健身,或者将其作为一种增强自信和改善自我形象的方法;整形外科医师开始用它来改善病人特定的身体问题;年长的人用它来对抗各种衰老效应。它同样在体育训练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许多运动员发现健身能够很好地提高他们的运动表现。很多女性、儿童乃至于整个家庭都开始参与到健身运动中。这不是一时的潮流,很明显,它就应该是这样的。

但随着职业健美运动员的层次越来越高,以及比赛奖金的数目越来越大,人们不应该忘记,健身运动的第一原因是对运动的爱。没有这种爱,健身者之间的友情就会丧失,而运动员就只会毫无乐趣和满足地进行比赛。如果你只考虑经济因素,那么当你在比赛中失败时,你就不仅仅失去了比赛,同样也失去了一部分生活。如果处在这种位置上,任何人都很难对其他参赛者——最终也包括健身本身——不抱有负面情绪。

但我还是希望看到健身运动被介绍给更多的人,而不仅仅是那些想要比赛的人。健身训练是实现身体健康的最佳方法之一,越多的人知道这一点并从中获益,这个世界就会越好。像国际健美健身联合会一样的组织常常会忘记在有组织的健美比赛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世界,因此它们常常限制运动员们何时、何地、为谁举办健身班。我的观点是,应该更积极地鼓励健身运动在任何场合、任何人群中展开。使人们通过更好的健康水平来改善生活的每一方面,这种必要性才是要首先考虑的。

在健身领域一种相对较新的趋势就是健美运动员去做私人教练。当许多人看着一个健美运动员并说“我不想变成那个样子”时,他们似乎也意识到了,除非这个人知道一些非常特别的锻炼身体的方法,否则他不会是那个样子的。因此健美运动员被越来越多的人聘请为私人教练,而这个始于加利福尼亚的趋势也开始在全国乃至于全世界蔓延开来。健身的技巧适用于每一个人,也适用于每一种目的。毕竟,要教给你最好并且最有效的训练方法,有谁会比一个执著的健美运动员更能胜任呢?因此虽然我从未期望健美比赛能够成为一种大众运动(虽然在未来没人能保证这一点),我仍然很有信心,健美运动员会对整个文化产生真正的影响。


女子健身与健美

在健美比赛领域最主要的发展之一就是女子健美比赛的出现,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健身训练来发展健康、体能和力量。

现代女子健美比赛的试验阶段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期,其中乔治·辛德(George Synder)的“世界最佳”比赛可能算是最成功的了(除了当时女性还穿着高跟鞋出现在舞台上的事实外)。1980年,国际体能委员会(NPC)举办了它的第一次针对女性的全国冠军赛,并且国际健美健身联合会也批准了第一次“奥林匹亚小姐”比赛。女性的健美比赛作为一项由业余和职业选手参加的、国家级的以及国际级的运动项目正式步入发展轨道。

第一个得到很好宣传的女性健美运动员是莉萨·莱昂(Lisa Lyon),她将肌肉展示和舞蹈动作结合起来,这成了直到今天的女性健美比赛的特点。莉萨还寻找最顶级的摄影师,例如赫尔穆特·纽顿(Helmut Newton)和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他们为她拍摄的照片也让许多人首次看到了具有审美效果的、肌肉发达的女性身体。瑞秋·麦克里施(Rachel Mclish)成为第一位“奥林匹亚小姐”对于健身运动来说是极其幸运的。瑞秋将光泽性感的外表、发达的肌肉和个性结合起来,这就为此后的女性健美运动员们制定了一个优秀的标准。柯莉·艾弗森(Cory Everson)和伦达·默里(Lenda Murray)统治了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健美比赛,每人都赢得了6次“奥林匹亚小姐”称号。在她们之后是金·奇泽夫斯基(Kim Chizevsky),三次“奥林匹亚小姐”桂冠的获胜者。金那令人难以置信的结实度和发达度迅速引起了同样的关于肌肉和美观的争论,就像我们在多里安·耶茨统治“奥林匹亚先生”赛场时所见过的那样。

女性的健美比赛是如此新鲜的事物,因此毫无疑问也会有围绕着它的争论。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女性为了审美效果而发展她们的肌肉。许多人并不赞成女性从事这项运动,并且不喜欢这项运动的样子。每一个人都有保留自己意见的权利,但我认为,女性和男性有着同样的骨骼肌,因此她们也应该有自由根据自己的意愿来发展它们——健身是一项不论男女都能参与的运动。因此我每年在哥伦布市既要举办阿诺德传统赛,也要举办“国际小姐”比赛。在这个时代,女性已经开始参与了各种曾经排斥她们的活动和职业中。作为两个女儿的父亲,我对正在发展的这个趋势感到非常高兴。我非常高兴地看到女性正在越来越多地战胜过去曾限制她们的各种人为障碍。女性的健美比赛只不过给这种文化转向添加了一个例子而已。

但在我看来,女性健身意义最重大的一个方面还是对她们健康和体能的影响。我们这个社会的女性常受力量太小、肌肉组织太少以及体能不足之苦,特别是当她们年老时,因为她们并没有适当地练习她们的肌肉。太多的女性只关注有氧运动,而排斥阻力训练,因为她们认为锻炼肌肉会让她们看起来缺乏女性美。此外,她们常常会进行极端的、不健康的节食,而这会引起骨质和肌肉的缺失。我切实期望,女性会认识到健身训练和饮食控制的益处,这样,就会有尽可能多的女性享受到健康,以及一副体能充沛、强壮并且匀称的体形所带来的幸福。

那么,也许会有人问,为什么在这部健身全书里没有为女性专门设计的训练项目呢?最主要的原因是肌肉训练和饮食控制的基本原则对两性来说都是一样的。虽然女性与男性相比会怀着不同的目的——强健身体而不是打造最大的肌肉块头——但这并不反映在她们所做的某个动作的具体要领中,而在于她们完成多少次反复、多少组动作,怎么组合动作以及选择一些针对女性特定问题区域的练习动作。而饮食控制,无非就是适当摄入各种必需的营养物以及正确数量的卡路里。没错,女性的身体会在某种程度上对训练和饮食作出不同的反应,但其实每一个人都将发现,他(或她)需要调节训练和饮食计划来适应自己的个人需求。因此,我对女性的建议就是,学习这本书中的健身技巧,并尽你最大的可能将它们运用到实践中,一旦你进行了足够长的时间,有了效果,只要站在镜子前,欣赏你的身材吧!



留言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