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范儿(9)军品:铁血梦幻 任侠象征

出处:《男人范儿》 
作者: 高松元

军品,顾名思义,就是一切与军事有关的物品。它包含的范围自然相当广泛:你有本事和财力,你甚至可以去收藏航空母舰、洲际导弹;如果是一介百姓,纯粹自娱自乐,那主要是收藏点常见的,如军刀、军服、军靴、领章、帽徽之类的。很多彪悍的男人,在装修新屋时,为了显示自己的彪悍,都要搞点军品类的东西来撑门面。无论在什么时代,男性的坚强铁血个性应得到弘扬,军品,其实是一种坚强的象征。

军品中,我个人关注度最高的就是军刀。大侠古龙认为,对于男人来说,剑是优雅的,是属于贵族的;刀却是普遍化的,平民化的。剑有时候是一种华丽的装饰,有时候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甚至是权力和威严的象征。刀不是,刀对于男人算什么呢?只是一种情结,男人血液里一种远古的任侠精神。

从历史演变来看,商朝就有了青铜刀。秦汉时期,钢铁问世以后,刀的制作工艺得到改善,形制上刀身加长,并且已有专门的战刀和佩刀之分。尤其是汉朝时,自天子至百官无不佩刀。佩刀表示达官贵族的身份等级。什么样的等级配什么刀,很有讲究。

接下来的2000年,中国刀的发展可谓是登峰造极,解放后不少博物馆里都有不同时期的经典军刀。而且在解放后,还有不少军刀的收藏爱好者,可惜在文革期间,遭到销禁。据调查,那个特殊时期,仅北京在军事博物馆的广场上收集来的刀剑就有上万把,“执法者”们用电气焊当众全部烧断。现在想想真是莫名其妙,在国际拍卖市场,有些中国的古刀,价格拍卖至几十万元。烧断的不仅是经济价值,更多的是文物和文化价值。

有人说,“剑是君子所佩,刀乃侠盗所使”。所以我们在影视作品中经常看到高手都是佩剑,而土匪都是手持大刀。不过,相比于剑,很多男人还是更欣赏刀的威猛和狂放。巧合的是,经常咏刀的文人骚客都是我喜爱的,以唐朝诗人为例,岑参有“谒帝向金殿,随身唯宝刀”的气概;高适有“离魂莫惆怅,看取宝刀雄”的苍凉;李白有“酒后竞风采,三杯弄宝刀”的潇洒;李商隐有“徒倚三层阁,摩挲七宝刀”的深沉。

大侠古龙笔下的侠客们使用的武器,使刀多于使剑,最著名的就是小李飞刀了。我们小时候,也经常拿着小刀到处飞,那时候《封神榜》热映,我们就天天冒充姜子牙,追漂亮女生,嘴里还喊“妲己,我要替天行道!”——结果有好几次飞到女生的裤腿上,引得她们大哭和申诉,我们自然被老师严厉修理——罚站,或者到操场去锄草。

我的第一把属于自己的军刀,是国内品牌三刃木,恐怕这个牌子很多人都不晓得,不过质量确实特别好,而且整款设计非常大气,尽管价格很便宜,但是这把刀我一直保存着。我现在工作的这个城市治安不是太好,所以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别在腰间。

工作后,我拥有了自己的第一把瑞士军刀,是大学一起踢足球队友送的,绝对的正宗货。现在市面上的瑞士军刀似乎有点泛滥,几十元就能买到一把,质量不是一般地差。其实,国际上只有两种品牌的正宗瑞士军刀,一种是盾形标的维氏军刀,一种是圆形标的威戈军刀。追求尽善尽美是瑞士维氏军刀的一贯传统,多年的研制与创新使军刀的每个组成部分都达到了最佳造型,具有最完善的功能。因此被美国数届总统选为白宫礼品,刀柄刻上总统签名赠送来宾。瑞士军刀买来赠送好友是最佳选择,不过,要注意的是千万别买山寨版的,否则脸就丢大了。

除了军刀,大部分男人对军人都有一种特殊的情怀,就如女人从来都比较崇拜军人的阳光一样。严格说来,真正的军品必须是军工厂生产,而且是军品部生产,通过了军检,而且曾列装部队。市场上有很多军品是高仿得,比如军服,仿的好的能以假乱真,仿不好的穿出去,不但不能提升你的男性气质,远远看起来像谍战时期的伪军。我们有时在大街上看到的那些穿着吊儿郎当、皱皱巴巴的甚至满身油腻所谓军服的大叔,感觉连伪军都不如。如果你搞这种收藏,层次就低了。

我国的军品店,也就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才有的,不过没有几家能经营成功的,主要原因就是军品原品是小众的。比如军服,除了背心,偶尔还有人穿,可悲的是,穿军服的这一小众群体中,大部分都是地痞流氓、街头小混混。正常人要是军服穿出去就有点怪怪的,搞不好还把你请到警察局里去。

所以,收藏永远不是为了使用。很多喜爱军服的朋友们,往往只有两个途径,第一就是没事在家穿穿拍拍照片,满足内心深处的军人欲望;第二就是打真人CS的时候,那样感觉稍微刺激点。

其实,在我们国家,军品收藏还是冷门,比如说AK47的枪背带,市场价格也就是30元左右。一个普通的作战头盔价格在500元左右。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这些都玩得起。不过,由于军品的种类实在是太多了,所以玩军品前,一定要有知识储备,选择一个自己的方向,不能见什么收什么。欧美的一些军品收藏家的藏品,在国际间有相当的知名度。比如美国有位大炮收藏家家中收有几百尊真大炮,其中有古代用过的铜铁炮,亦有一、二次世界大战中使用的现代大炮。还有个收藏家,专门收藏二战时期各式各样的坦克车。其中一些因为还打得着火,可以行走,以至好莱坞的导演拍电影时,为了省钱,就都纷纷上门找他来借用。

对于我们中国收藏家来说,坦克大炮就算了,第一,我们没这财力,第二,即使有这财力,国家也不允许。你家里全是大炮、坦克的,有的还能打火,哪个能放心你?!警察叔叔都不敢找你,直接派国家安全局和特种部队找你谈话。所以,我们可以收藏诸如军服、望远镜、军功章、奖章、证书、军事地图等等这些小件藏品聊以自慰比较靠谱。

我并不是一个骨灰级的军品爱好者,除了军刀,家里也还有一些军品。小学的时候,曾跟一位同学买过一支损坏了的驳壳枪,后来考证应该是新四军时代的,同学也不晓得在哪个坟地里淘到的。还有一套二战的军备仿真小人,是姨夫买给我的,这套小人让我和表弟度过了愉快的童年,我们动不动就以此“打仗”,当然打到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两个人打起来了。

小时候,我们家住在运河边,隔一段时间,就有民兵前去打靶,噼里啪啦地放枪。一开始,我们就趴在那里,等他们走了,我们就去拾子弹壳,子弹壳是铜的,可以卖钱,我舍不得卖,一直保存着。后来,还拾到一个未曾使用的子弹,带回学校,还用铅丝在子弹壳上捣,后来有军人到学校里追回,带有点寒意地告诉我们校长,这小子如果用铅丝再使点劲,搞不好就能把他的小命送掉。大概上五年级的时候,射击的子弹壳变成铁的了,军人们射击完,把子弹壳全部清理好扔到运河里,我们孩子有办法,就用磁铁朝河里扔,磁铁上用根绳子拴着,每次总有收获。

我的表弟李云玩军品玩了十几年,家里全是《军事天地》和《兵器知识》以及爆头哥周克华特别喜欢看的《轻武器》。他最擅长的是,每当国庆日,天安门前阅兵时,他都能如数家珍地告诉我,这是什么新式武器,那是什么秘密武器,听得我玄乎玄乎的。他知道我还收藏不少子弹壳时,在我家花了半天时间,就用子弹壳为我拼装了一辆坦克模型。他的这个特长也成为他泡妞的绝杀,姑娘们碰到这样骨灰级的军品爱好者和军事迷,智商往往不受自己控制。



留言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