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迈罗—美国战狼专用车

美国人爱肌肉车,其中雪佛兰Camaro的份额要占一半。

雪佛兰Camaro

“当你很爱你的女孩,但她却有酗酒问题”

虽然自打设计之初就是冲着福特的野马去的,然而在美国经典汽车收藏排行榜上Camaro与野马一名之差屈居第三。

不过没关系,至少大家都不是第一。另外第一是雪佛兰Corvette,好歹亲戚赢了。

雪佛兰Camaro

Camaro在美国汽车界有战狼之称。

如果你在街上看见一辆敞篷Camaro,并且恰好驾驶员是白人,恰好车窗摇了下来,恰好车里在放George Jones的音乐。请别盯着车主的眼睛看。

如果发现车身上有特朗普贴纸,那么你最好祈祷车主没有盯着你的眼睛看。

雪佛兰Camaro

对了,最懂美国的川普当然不会不是Camaro的粉丝。

他在2011年的时候被“印第500”,世界顶级赛事汽车赛事之一,邀请作为选手出战。

参赛车辆就是一台精装Camaro。

雪佛兰Camaro

2018年,在得知中国Camaro价格几乎是美国的三倍后,川普甚至勃然大怒,要求一定要让国人享用到和美国人一样的便利。

只是彭博社发文表示:这都是因为你。

Camaro是曾一度统治了美国公路的肌肉车的一个标志。该款车型在婴儿潮一代中非常受欢迎。

只是任何事情普及开了都多少会有点问题。

雪佛兰Camaro

上世纪六十年代,婴儿潮意味着希望与未来。而到了八十年达,婴儿潮则意味着混乱和失业。

雪佛兰Camaro

当以地为床以天为被四海为家的嬉皮还有金属们,开着Camaro招摇过市,Camaro也一并成为了自由的代名词。

“刻板印象基于事实”

毕竟,新月沃土连续多年最佳民改军产品的名号可不是盖的。

雪佛兰Camaro

2018年,震惊休斯顿的GameStop(美国知名电玩连锁)劫案,嫌疑人驾驶的就是一辆Camaro。高速路警察追击直播在油管上有五千万的播放量。

有美国网友认为嫌犯是位伟大的人。他为广大玩家谋福利,抢劫是为了迫使GameStop增加促销活动。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社会当年轻人玩不起游戏上街玩真人捉迷藏会有什么后果。

同时这也被许多网友视为雪佛兰史上最佳推广。因为再找不到包装能比这更诚实,更能让你直观感受到产品的能与不能了。

休斯顿的GameStop(美国知名电玩连锁)劫案

当然Camaro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肯定不是光凭噱头出头的。

IROC大赛(International Race of Champions)是北美顶级汽车赛事。和一般竞赛不同,参加IROC的所有车手都被主办方指定安排车辆。

自1975年起到1989年,IROC大赛的指定用车都是Camaro。

这个位置上的前任是保时捷,并且Camaro是IROC里最长青的车型,在位时间长达十二年。

Camaro

Camaro还常被各国衙门看重,是正道的光,正义的使者。

整个九十年代,美国公路巡警警车Camaro占大份额。

在欧洲,Camaro跟奥迪抢生意。

迪拜警圈,Camaro像一个不要命的底层叛客跟公子哥儿们同台竞技。

它的魅力打动了迪拜副警察局长Khamis Mattar Al Mazeina冷酷的心:

“Camaro在世界范围内享有很高的声誉。这是迪拜警察的理想之车,因为我们希望对车辆进行升级,使其符合阿联酋在安全方面的世界知名标准。”

Camaro的皮实使其在战场上也能拥有出色的表现。

1992年波黑战争期间,萨拉热窝的废土上,有一辆被称作“幽灵”的改装黑色Camaro不停穿梭在无人的广场与掉砖的建筑间。

Camaro

这辆Camaro的主人是位丹麦特种兵。

波黑战争波及范围虽是区域性的,但其残酷度不亚于任何一场现代战争,最认为是二战后最大规模的军事冲突。

而这位丹麦特种兵虽在前线但全程没有装备过任何武器。

在战场上他被称作天降兰博,原因全是由于他那辆Camaro。

Camaro

事实上由于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位丹麦特种兵虽参战但却全程摸鱼。

并且他是一位有志向的摸鱼者。他不但摸鱼,还要放干池塘的水。

在认识到战争所带来的混乱后,丹麦特种兵决定扮演一位救死扶伤的乱世侠客。

Camaro

他将一辆Camaro进行改装作为自己的战马与武器。

战争期间运送了无数平民并为他们运输生活物资等必需品。

Camaro

在当时战场环境下,多数民改军的车选的都是SUV车型,虽然拥有足够的马力能带动机关枪、装甲等改装部件。

然而六十码左右的龟速,以及打一圈方向盘就翻车的重心,使这种军用临时工在正面更像是草船借箭中的那些草船。

但Camaro在保证同样动力的情况下,有着两倍的速度,以及泥鳅一样的灵活性。

这在枪林弹雨中成为了丹麦特种兵保全自己还能救人的保证。

Camaro

加装凯夫拉防弹板与钢铁护板后,这辆Camaro还拥有了初级扫雷功能。

强横的车体,是对抗炸药的信心。

Camaro

对于美国人来说,Camaro就有点像耐克之于从街区走出来的那些homie。

是一种出身的见证,能使自己在花花世界里仍不忘初心。

这无关价格,亦无关名气。

“真Camaro车主标配”

几乎每一个说得上名字的美式硬汉,车库里都会有Camaro的一席之地。

比如詹姆斯。

众所周知詹姆斯在进入NBA之前是打橄榄球的。进入NBA后他也没有忘本,时而结合打四分卫时练就的技术在篮球的场馆里纵横披靡。

所以除了同样看不到红灯的Camaro,你再难找到一款能匹配詹姆斯风格的坐骑。

而视詹姆斯为前辈的哈登,自然会步上英勇的后尘。

传奇摔角手Ric Flair选择Camaro。

因为肌肉只会被肌肉吸引,这是每个去过健身房的人都知道的定理。

Ric Flair老对头,同为美国摔角传奇Hulk Hogan也选择了Camaro。

只有肌肉才能驯服另一块肌肉。

这在体育圈不止是显学,更是通往更高更强的唯一之路。

这就是为什么john cena约会总开69款Camaro的原因。

真男人不需满身名牌,潇洒的气派才最自在。

而作为打硬汉牌的电影明星,更不会放过这款能在戏外继续延伸自己阳刚的车型。

布拉德皮特认为开Camaro像在驾驶谢尔曼。

杰森斯坦森坐上去头发就和旁边李连杰一样多了。

好莱坞里最爱Camaro大概要数史泰龙。

这家伙从第一滴血开始就爱上了各种叛军改装肌肉车。

坐上它后史泰龙感觉自己随时能够单手裸绞终结者。

自从Camaro参演变形金刚后,在不少人口中它的名字就变成大黄蜂了。

但这就像周星驰的电影一样,不能因为他让你笑过,就把百变星君当做他的所有。

事实上Camaro并非从一至终都是大黄蜂,而大黄蜂并不止Camaro一个车型。它还可以是吉普或者甲壳虫。

另外Camaro可以算是美国电影道具里的老三样了。

不完全统计Camaro已出现在2500多部电影中,它本身就是一位电影明星了。

搏击俱乐部中,布拉德皮特偷的那辆红色敞篷就是Camaro

Camaro身上还有很多趣事。

它在无意中引领了很多第一。

譬如世界上第一场电话会议就是因Camaro而起的。

1966年底,Camaro发售前夕,那会它还不叫Camaro叫Panther,即黑豹。

本来这是一个无论外表还是内涵都比Camaro更符合Camaro的名字。

然而因为当时美国国内黑豹党运动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为匡扶正义稳定大局,雪佛兰高层在发售前临时选择把名字更换为了Camaro。

为同时瞬间告知全国,雪佛兰管理联系了十四个城市的媒体记者供货商等,通过电话宣告Camaro的改名。

这一操作后来也被各公司机构广泛应用改良,直到今天,依然深刻影响着你我手机中的一些现代软件。

Camaro

可以看到这张摄自1965年的原型Camaro,车身上还有类似彪马的豹子LOGO

你一定看过很多大品牌的概念广告。

这种广告不同于菜市卖肉,不会直接告诉你货品与价格信息,而是绕很大一个圈子给你传达某种心智。

让你从思想心理上认同产品,从而为产品加装各种溢价。

这种概念类的广告,第一次就是用在Camaro身上的。

你和皮特只差一瓶香水.. 不,事实上差几瓶差哪款得看他的商务而定

1966年,雪佛兰首款Camaro问世。

而更为当时美国人震惊的是它打广告的方式。

这则电视广告不同于常见的意大利香肠。会有一个酒桶宽的妇人半身出镜为你详解香肠的肉腌了多久,手指那么长一截里放了多少盐和胡椒面。

电视机画面里,观众首先看见的是一座呼之欲出的火山。

当观众正纳闷广告时间怎么突然放正片时,一辆雪佛兰Camaro突然从火山山口喷涌而出。

伴随激进旋律以及满屏爆炸火花,Camaro如同一尊钢铁战士渐渐浮出岩浆表面。

Camaro的车标被烤得冒气了烟。

但奇怪的是车内真皮座椅表面看不到任何烧伤龟裂。

这似乎在向观众展示车的可靠与精致,就算温度能够融化钢铁也烫不掉一块车漆甚至内饰的塑封。

一通各种把Camaro当沙滩妞拍的镜头后,广告结尾Camaro突然亮起车灯,好似被阎罗注入了灵魂。

接着这辆Camaro在没有驾驶员的情况下自动启动,驶离了火山口。我很惊讶原来早在那个年代,相关行业从业者们就洞察到了无人驾驶对消费者的吸引力。

真正的猛汉从不回头看爆炸。在火山持续喷发的远景中,Camaro缓缓离开了它的出生地。

整体氛围有着西部片的旷美,亦散发着一名孤胆英雄的卑微。

我想说这其实这就是“石头里蹦出一个孙悟空”的故事。

留言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