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古语的真正理由

——探索古代文明的行为,是一种谦恭承让,而非自我标榜

(原文题语:Discovering ancient civilisations is humbling rather than self-aggrandising)

学习古语的真正理由

为什么要学习古代语言?它曾有着清晰的答案:因为没什么其他东西可供阅读。在中世纪的欧洲,尽管当时拉丁语口语已发生巨变,成为早期的法语和西班牙语,可阅读和书写仍然是拉丁文。在文艺复兴时期,被重新发现的希腊语,也成了受教育人士的瑰宝。从那时起,“古典文学”一词便逐渐有了势头。即使那时,地方语言已经被用于书写,人们依旧学习着拉丁语和希腊语,乃至这两种语言成为了教育本身的代名词。同时,因为教育仅限于上游社会与神职人员,所以它便也是权力的同义词。在英国,古典文学主要在上游社会内被授课,也因此被附着上游社会的威望。 比如Boris Johnson,这位老伊顿出产的现任首相,就总爱秀上几段希腊语。

如今社会,功利性地学习古典文学不再是主流价值观,可是古典文学的支持者们却及时转变了论调:许多人辩称,学习古代语言有利于锻炼思维。拉丁文或希腊语,以他们华丽多变的尾格语法,迫使读者和学生留意句中每个词的语法功能。据说,这也顺带提高了学习者的英语语法。但,学习拉丁文或希腊语真是所谓的最好方法吗?事实上,要学习那些语法变格,其实你可以学习一门当代语言,比如俄语或德语。而学习英语语法最好的方法,其实就是学习英语语法。

牛津大学的文学教授 Nicola Gardini 并不愿花时间讨论“拉丁语是否可以锻炼思维”。他去年出版的《Long Live Latin》(拉丁文万岁),书的副标题是“The pleasure of a useless language”(一门无用语言的乐趣)。他坚称,拉丁文课程并不是一项“认知训练营”,而是要能意识到其重要性:一个璀璨的文明曾建立在拉丁文之上。虽然罗马时代的伟大作品都有译作可读,且阅读拉丁原文需要花费心力。但Nicola Gardini说,学习拉丁文,将领着你步入古代世界那段历史时光,而并非将历史生拽到当下。

Mary Norris的父亲是一个消防员,他并不相信拉丁文的实用性,因此他反对女儿学习这门语言。但是Norris小姐现在已经是《纽约客》的首席编辑,并在去年出版了一本《Greek to Me》(希腊语之于我)来表达对希腊语的热爱。倘若说Gardini的书体现了他对拉丁语和拉丁语作者的热情,Norris的书则如同一次广义的希腊文化庆典,其中还伴有乌佐酒和跳岛游(译注:Ouzo,一种希腊的渣酿白兰地;跳岛游:island-hopping)。她学习了希腊语的古语和现代语两种语调,并从中感受到了出乎意料的吸引力。她总结:希腊语,是性感的——尤其对于她这样钟情文字的人来说。古希腊语还给英语带来了许多生僻的词汇,以至于Norris小姐一开始被人问到“dipasa?”(口渴不?)时略微一惊。因为英语中的“dipsomaniac”(酗酒狂)正用了这个希腊的日常语做词根。

Coulter George的新书,《How Dead Language Work》(故语何用) 提醒人们希腊语和拉丁语并非仅有的古代语种。身为弗吉尼亚大学语言学家的他,撰写的篇章中涉及了希腊语,拉丁语,古英语,梵语,古爱尔兰语,以及希伯来语。除了希伯来语,其他语种都和英语一样属于印欧语系(Indo-European family)。George先生乐衷于在这些语言中寻找相互关联,同时也陶醉于鉴定各个语言的独特之处,比如:拉丁语系有离格词(ablative absolutes)(像是:mutatis mutandis (中世纪拉丁语:“已经做出必要的改变”));古英语中的诗歌成分(像是 banhus,“bonehouse”,意思为“身体”(body));又或梵语词汇,通过“连接音变”(sandhi)的法则,会根据相邻词汇来改变其发音。如果你还想来点更有挑战的,古爱尔兰语的难度会让拉丁语学起来像闲庭信步一般。

那些希腊语,拉丁语,梵语等非常复杂,同时还缀有独特的语法格式。或许有人觉得,这种复杂性会锻炼使用者的思维,使其思维达到更高的水准。但事实上并没有。所有的语言对于其使用者来说,都极其简单。此外,并不是所有的古代语言都如同希腊语或梵语这样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古代中文就完全不同于拉丁语:汉语几乎都是单音节的,而且在讲话中没有刻意区分这些音节。但这不代表古汉语就简单,只是说,学习它会有着不一样的挑战。

Gardini先生给出了另一个学习古代语言的理由:“我们生活的故事仅是漫漫历史中的一个片段……生命的开始远远早于我们的诞生”这个理由完全就是(学习古代语言的)实用性理论的反调——-这是一个谦逊的,出离世俗的理由。因为2000多年前的智者们曾使用过,所以去学习这一门语言。这是对世界的赞美。你因此而去学习一门语言,则并非为了优化自我,而是为了超脱。


原文出处:
https://www.economist.com/books-and-arts/2020/04/30/the-real-reason-to-study-the-classics

本文译自 economist,由译者 Max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