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人为什么那么牛逼

监制:黄瓜汽水

新冠病毒肆虐,死亡阴影笼罩世界,人们都渴望着救世主的出现。

巴西黑帮上街头,自发牵起警戒线,替政府封城抗疫;

墨西哥毒枭千金,真枪实弹护送下,给社区穷人送物资

墨西哥毒枭千金,真枪实弹护送下,给社区穷人送物资;

墨西哥毒枭千金,真枪实弹护送下,给社区穷人送物资

意大利的黑手党,听了教父的号令,施舍食物笼络人心。

意大利的黑手党,听了教父的号令,施舍食物笼络人心。

当江湖道义照进现实生活,一切都显得荒诞又魔幻。

看着这些帮派弟兄,身为潮汕人的我,又想起了港片中的同族。

《跛豪》

《跛豪》

试问,哪一个少年不曾披上床单,看着电视里的港片,幻想着自己仗剑走天涯,用高超武艺劫富济贫,甚至抱得美人归。

犯中二病之外,作为潮汕人的我,有个独特嗜好就是找带有家乡元素的彩蛋。

1978年《醉拳》,成龙到酒楼吃白食,遇到了一位潮州掌柜。

1978年《醉拳》,成龙到酒楼吃白食,遇到了一位潮州掌柜。

1983年《少爷威威》,谭咏麟被丢进马戏团,为了保命跟豹子套近乎,表示“你来自非洲,我来自潮州”。

1983年《少爷威威》,谭咏麟被丢进马戏团,为了保命跟豹子套近乎,表示“你来自非洲,我来自潮州”。

1984年《人吓鬼》,林正英为一只潮州鬼立坟让他投胎转世。

1984年《人吓鬼》,林正英为一只潮州鬼立坟让他投胎转世。

香港电影中出现频率最高的群体,莫过于潮州帮。

1973年,潮州帮初登场,片名就很带劲,叫《潮州怒汉》

1973年,潮州帮初登场,片名就很带劲,叫《潮州怒汉》。

1987年《监狱风云》,听说老家来了新成员,潮州帮前辈立马送来关怀。

1987年《监狱风云》,听说老家来了新成员,潮州帮前辈立马送来关怀。

1987年《江湖情》,周润发作为潮州帮教父,道出了紧密团结的宗族精神。

1987年《江湖情》,周润发作为潮州帮教父,道出了紧密团结的宗族精神。

2001年《买凶拍人》,装黑帮的混混,在讨论要不要来句“扑领母”。

(“扑领母“,潮汕话中,问候对方母亲的亲切用语)。

2001年《买凶拍人》,装黑帮的混混,在讨论要不要来句“扑领母”。

2005年《黑社会》里,张家辉吃的勺子,就是潮州帮头目“鱼头彪”家的。

2005年《黑社会》里,张家辉吃的勺子,就是潮州帮头目“鱼头彪”家的。
2005年《黑社会》里,张家辉吃的勺子,就是潮州帮头目“鱼头彪”家的。

最著名的潮州帮电影,近有《追龙》,前有《跛豪》

《追龙》
《跛豪》

这两部片子的主角原型,都是潮州帮在港的最大代表——吴锡豪

吴锡豪

1962年,全国大饥荒时期,一艘挤满偷渡客的船在香江靠岸。

三十出头,虎狼之年,吴锡豪下了船,深深吸进一口气。

金钱、权力、血污、美女,香港的罪恶气味,伴随着咸涩的海风,进入了吴锡豪的肺中。然后,一口夹杂着功夫茶茶渍的浓痰,被他狠狠吐砸到地上。

望着眼前的大都市,吴锡豪说出了此生最著名的口头禅——扑领母

吴锡豪

潮汕人好武,这股风气自古有之。

在韩愈还没治理潮州之前,这片土地还是未开化的莽荒之地。

等到中原人口南移,潮汕平原上,爆发了新住民与原住民的冲突。后来,明朝中后期又有倭寇海盗横行,清初时又有反清势力的拉锯……

长期的动乱,族群的矛盾,潮汕乡亲唯有靠宗亲团结武力斗争来保护自己。

潮汕好武之风依然保留在社日游神活动中

潮汕好武之风依然保留在社日游神活动中

如今是和平年代,说到潮汕,大家首先会想到的肯定是牛肉火锅,那为什么都说“潮州帮”,不说“汕头帮”呢?

这跟潮汕地区的行政规划演变有关。

潮汕地区

广义上的潮汕地区,包括“潮汕三市“潮州、汕头、揭阳,以及“海陆丰”的汕尾市。

其中,由于潮州府作为潮汕大区首府的历史最长,所以潮汕人在外都自称潮州人。

因此,拿着AK47抢银行的贼王叶继欢,虽然是海陆丰人士,也算得上潮州帮枭雄。

《树大招风》叶继欢

《树大招风》叶继欢

并且,潮州帮成立于1866年,而五六十年后“汕头”才设为市政局,建国后才成立市政府,因此就没有“汕头帮”一说。

潮汕人占香港人口的五分之一,远的不说,自打康熙年间,“迁海令”的停止,让大量潮汕人开始迁入香港垦殖。1840年,鸦片战争割让香港,更是掀起了拓殖高潮。

从此,一艘艘红头船驶入香江,“扑领母”与“丢雷老母”齐飞。

载着潮汕人走向世界的红头船

载着潮汕人走向世界的红头船

1866年,英领事进驻潮州城,而潮州沿街仍张贴“反对英国侵略者入城”的标语。

在这个动荡的年份,江西万安县,一帮潮州人聚在一起,歃血为盟,组建了“潮州帮”,在当时也叫万安帮

潮州帮

民国建立后,万安帮逐渐分裂,其中“义安帮”一支另开山堂,于1921年用“义安工商总会”名义向香港政府华民政务司署注册,并在香港扎下了根。

后日本侵华,为了逃避战乱,更多的潮州人逃亡香港,此时“义安工商总会”却因涉及三合会活动,被港英政府取消了社团注册。

潮州人在香港可谓走到了谷底,而乱世出英雄,一个陆丰人来到了香港,他就是国民政府军统少将,“特工之王“戴笠的得意门生——向前

向前

向前

向前将军把原来的潮州帮组织,改名为“新安公司”及其分支“永安公司”,即后来成为香港四大黑帮之一的“新义安”。

他的儿子,向华强和向华胜哥俩,后来都成为了电影业的大佬。

向华强和向华胜

1956年,香港警方大举扫荡帮会,新义安被打散,潮州帮再次触底。

直到六十年代,大量潮汕人逃难涌入香港,为潮州帮注入了新的血液,一代枭雄吴锡豪踏浪香江,开始在九龙城寨“七分靠打拼”。

而在吴锡豪之前,一个同样来自潮州的青年带着全家人偷渡到了香港。他,更有“三分天注定”的幸运,靠着关系进了警局当差,他就是后来的五亿探长——吕乐。

《五亿探长雷洛传》,雷洛即吕乐。

《五亿探长雷洛传》,雷洛即吕乐。

走在不同道路,两个潮州人相遇了,携手将彼此推向了更高的巅峰。

一黑一白,两手遮日,吴锡豪和吕乐的庇护下,广大离散在港的潮州人聚集起来。

他们嘴里骂着“扑领母”,心里却有着更重要的三个字——“胶己人”。

《追龙》

《追龙》

“胶己人”三个字,是潮汕人走遍天下的通行证,意思是“自己人”,鹤佬语。

“鹤佬”是“河洛”的谐音,因为潮汕人祖先是从中原河洛迁移过来的,至今保留着古代中原的语言。

潮汕人在外为什么那么抱团?潮州帮与香港其他黑帮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我认为就在于方言的独特性,鹤佬语演变的潮汕话,本身就是自带加密性的黑话

鹤佬语

电影《追龙》里有段台词——

“打工两块,打架三十块,十次有九次都打不成,去瞎喊:‘扑领母’,就收钱了!”

一句“胶己人”天注定,一句“扑领母”敢打拼,只要会说流利潮汕话的人,就能受到同族的协助。

只是,来到香港的异乡人,并非都像潮州人这么幸福。

追龙

七八十年代以前,一个香港人看地图,会发现大陆的版块上有很多大大的圆圈,一个圆圈就代表一个百万以上人口的大城市。

而那些从大陆偷渡过来的人,就被香港人称为“大圈仔”,当然也包括潮州人。

然而,同样是大圈仔的命运写照,《省港旗兵》《跛豪》却有着巨大的反差。

《省港旗兵》

《省港旗兵》中,身处乱世的主角,不得不背井离乡,成为一个繁荣国际大都市的边缘人,他们渴望能从这个乌托邦中寻找到幸福的生活。

然而,美好幻象的背后,是世界观的破灭。

当所有的正路都向他们关闭时,女人唯有出卖肉体,男人唯有锤炼出硬实的拳头。

《省港旗兵》

那些混出头的,成了跛豪,留下一代枭雄的名声。

而混不出头的大圈仔,就成了命丧街头的无名小卒,有的成了被狗咬死在陆港边境的“打靶仔”,连香港的泥巴都没沾到。

《省港旗兵》

中国传统的黑帮文化,其实是一种游民文化

所谓游民,指的是亲缘、地缘和职缘游离于中国主流社会之外的无根之民。

港片中,他们的江湖规矩和兄弟情义,其实是弥补官方价值体系的缺憾。

谁生出来就想当黑社会?刀光剑影,快意恩仇,本质不过是异乡人的悲歌

回到现实中, 无论外国黑帮出于什么动机,去进行防疫救助的“善举”,都只能说明当地政府的失责。一个正常而强大的国家,其实并不应该上演此类魔幻事件。

现实中的黑帮,总在维护着某种地下秩序。而到了电影中,诸如潮州帮的江湖故事,则寄托着我们对社会公平的愿景。

愿世上都是“胶己人”,人间再无“扑领母”。

设计/视觉:YAN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