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而工作(6)不忘初心

你为什么而工作—价值型员工进阶指南
[美] 巴里·施瓦茨 著
易安静 译

一只蝎子想要过河,但是它不会游泳。于是它找到一只青蛙,青蛙会游泳,蝎子请求青蛙背自己过河。但青蛙说:“如果我背着你过河,你肯定会蛰我的。”蝎子回答道:“你背着我过河,如果我蛰你的话,我们岂不是都会掉到水里被淹死因此我不会蛰你的。”青蛙想了想,觉得蝎子说的也对,于是就答应了它。它背着蝎子开始过河,行至中途时,青蛙突然感受到背上一阵剧痛,它立刻意识到自己最终还是被蝎子蛰了,疼痛难忍。青蛙和蝎子渐渐地沉入水中,青蛙大声斥责道:“蝎子,你为什么要蛰我?现在我们俩都要被淹死了。”蝎子回答道:“我控制不了,这是我的天性啊。”
——尼尔·乔丹《哭泣的游戏》,1992
一则出处不详的民间故事

人类并不是蝎子。人类的行为表现也是多种多样的。但是即使没有限制,人类也无法自由地发展自己的天性。当我们塑造我们的社会组织——我们的学校、我们的社区,当然还有我们的工作环境时,我们也同样可以塑造人性。因此人性很大程度上是出自人类自己的设计。如果我们设计的工作环境能够体现我们工作的价值,那么我们就能培育出看重工作价值的人性来。如果我们设计的工作环境能够让员工从中找到意义,那么我们就能培育出注重工作意义的人性来。

为什么我们要设计出这样的工作环境呢?我们已经看到了,好的工作环境能够让员工更加努力地工作,顾客和客户会因此而受益,雇主们同样也因此受益。此外,还有第二个原因,当工作让员工感到有价值的时候,会增强他们的幸福感,他们会感到快乐。一份好工作给员工带来的幸福感远超过物质激励所带来的幸福感。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去营造一个让员工在工作时间里能够获得真正幸福感和成就感的工作环境呢?

我们曾经错失良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意识形态告诉我们,人们都是不愿意工作的。同时也是源于我们信奉狭隘的生产效率观。在经济学家那里,效率的表现形式便是金钱,便是投入产出比。但是假如我们是用幸福感来定义效率的呢?假如人们购买产品和服务的原因是为了提高他们的幸福感,这样一来,关于产出的定义便会广泛得多,产出不仅包括产品和服务的金钱价值,同时也包括这些产品和服务所带来的幸福感。那投入的成本呢?除了投入的材料和劳动力这些金钱成本外,我们也需要将工人们从事自己痛恨的工作时所付出的心理成本计算在内。如果我们设计的工作环境使得员工能够喜欢自己从事的工作,那么这些心理成本便会转换为心理收益。我们究竟还有什么原因不这么做呢?

当我们认识到通过设计我们的组织,我们也能塑造我们自己——生活在组织中的人——至少是部分的人时,我们也感受到了重重的压力,但这是我们必须承担的责任,而承担起塑造工作建构的第一步便是开始问问题。当涉及到工作的设计时,我们必须问“为什么”,工作的目的是什么?工作的目的会激励人们像在医院从事服务的卢克那样努力工作吗?我们必须问“是什么”,我们生产的产品真能带来好处吗?我们与客户的交易结果是双赢吗,也就是说双方都能从交易中获得好处吗?如果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那么即使我们没有拯救生命、没有拯救地球,只要我们的工作能让我们客户的生活变得至少更好那么一点点,那么激励员工努力工作也会变得容易得多。我们还需要问“通过何种方式?”我们是否允许员工能够自由地运用他们的智慧和判断力去独立解决他们日常工作中面临的种种问题?我们是否允许员工在没有监督的环境下工作?既然员工想要好好工作,我们是否信任他们能将工作做得出色呢?

我之所以关注工作的结构以及工作环境,是因为我相信在一个认为工作毫无意义的极端环境中,个体无法真正发挥出自己的聪明才智。但我也并不赞成对员工完全放任。不是每一位医院护工都能从他的工作中找到意义,但是卢克和他的同事们能找到。正如艾米·瑞斯尼沃斯基所指出的那样,通过重塑工作,他们找到了自己工作的意义,他们实际的工作内容远多于职责描述中要求他们做的工作。虽然并不总是如此,但只要人们愿意去找寻,他们经常能在那些鼓励工作的意义和成就感的环境中发现自己、成就自己。因此即使是在前途不明朗的情况下,每一位个体也都能抵制住那种“只要给钱,做什么工作都无所谓”的想法。当我们发现自己用饱含热情而非冷漠的态度积极工作给他人带来福祉时,我们便会要求自己竭尽全力努力工作。

如果经常认真地思考我们所从事的工作,以及我们要求他人所从事的工作,那么工作的世界、人类面临的世界都将变得不一样,人类天性也将变得不一样。我们将帮助那些为我们工作的人拥有更富足的人生,每个人都将由此受益。

我们需要问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目前正处于困难时期,是试图改变我们工作的最好时机吗?难道我们不应该等到经济更加繁荣和稳定的时候再行动吗?我们总是试图找很多借口来维持现状,拒绝改变。同样,我们也总是找很多理由来拒绝重塑我们关于工作和人性的看法。但我不认为这些是好的理由。实际上,工作环境的转变可能对经济的繁荣和经济体系的稳定有着积极显著的促进作用。就算它无法让我们的钱包变鼓,就算它无法让我们的物质更加富足,但它也能通过其他重要的方式让我们的生命更加富足。

工业革命让西方世界中成千上万的人脱离了贫困,而随着工业化浪潮的继续推进,更多人的物质生活得以改善。工业革命无疑是人类伟大的成就。但是,虽然它缓解了物质上的贫穷,却是以精神上的贫穷为代价的。或许在经济发展的早期阶段,这种代价是必需的。但时至今日,如果还坚持这种以牺牲精神富足来换取物质富足的行为就太说不过去了。对于工作环境和工作本身的改变势在必行,且当下便是最好的时机。

很多年前,滚石杂志采访了摇滚巨星布鲁斯·斯普林斯汀,对于自己的巨大成功,他是这么说的:

我认为是音乐让我充满活力……音乐就是我的生命血液。为了电视、汽车、房子这些东西放弃音乐,这不是美国梦。如果你这么做,那么最后你获得的奖就是傻瓜奖。当你获得这些物质上的满足后,你以为这就是成功,但你其实被骗了。如果你不小心出卖了自己,或者让最好的自己溜走了,那么你所获得这些其实都是安慰奖。所以你得十分警惕,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你不能停滞不前,要期待自己朝远处的高地奋进。

作为社会的一员,我们再也不能仅仅满足于获得一个“傻瓜奖”,是时候要求我们自己向着更远的高地奋进了。让我们共同向世人揭晓那些长久以来影响并塑造了当下工作环境的关于人性的观点,彻彻底底是一种偏见。只有改变这一切,我们未来才能拥有更好的医生、律师、教师、理发师、门卫和更健康的病人、受到更好教育的学生、更满意的客户和客人。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为创造一种值得我们追求的人性来共同努力。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