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哈雷还是杜卡迪,都比不上黑叔叔的木质摩托

哈雷的稳,杜卡迪的躁,都不如非洲人肉动力两轮因地制宜的妙。

在刚果的戈马,市中心最具风采的街景就是那些骑着木头踏板自行车风驰电掣的年轻人。

这种极具想象力的交通工具叫做“Chukudu”,是当地运输系统的骨干力量。

它们简陋但坚固,低科技但异常实用。

在被火山熔岩和泥土覆盖的城镇与村庄,人们骑着Chukudu穿山越岭,长途运输从食物到砖头的大量货物。

Chukudu设计巧妙,有着原始而惊人的外观,完全由天然和可再生材料制成。

由于没有发动机,因此车主不需要投入昂贵的燃料和维护成本。

它能够承载重达一吨的货物,是戈马的城市生命线。

“只要你有一辆Chukudu,你就不会遇到任何交通问题。”

40岁的骑士图麦尼·奥拜迪,认为Chukudu能带你完成刚果东部范围内任何从A点到B点的移动。

Chukudu是能将肌肉力量高效转化为速度的驾控利器。

只要善于利用地心引力,它的行驶速度快得吓死人。

遇上下坡,最高时速可达二三十公里/小时,是当地飙车族的最爱。

需求是发明之母。

虽然Chukudu看上去就像是工业革命之前的产物,但它们其实在上世纪70年代才面世。

当时刚果的经济和政府在独裁者蒙博托·塞塞·塞科的统治下崩溃,人们不得不在从教育到交通的一切基础服务问题上自寻出路。

刚果民主共和国是非洲中部的巨人,其人民却遭受着最悲惨的境遇。

这一百万平方英里阴郁的土地,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排名中列倒数第2。

但是,即使在没有道路、汽车和任何政府形式的情况下,人类的才能和智慧仍然在演化的进程中占了上风。

正如美国人需要皮卡,俄国人需要拉达,刚果人民也需要符合本土民情的载具。

因此在没有任何公共交通的戈马市,Chukudu这一以实用性和耐用性著称的工程奇迹出现了。

宽大高耸的车把就像公牛的角,独具仿生美学的Chukudu是刚果人生活和文化中重要而有趣的组成部分,也是戈马人感到自豪的源泉。

正是这种独特的交通工具维持了当地社会和经济的运转,是整个国家的骄傲。

在这里大多数人每天只挣2美元以下。

而生意好的时候,Chukudu骑手一天能赚10美元以上。

只要你能嫁给一名Chukudu骑手,就意味着你这辈子不会死于饥饿。

“戈马是个好地方。”

“每天一大早就有客户来电,叫我去给他们运东西。”

“我对来戈马谋生的人的建议是:只要运用你的头脑,你就能找到机会。”骑手邦朱鲁·布拉齐拉认为你只要有一辆Chukudu,就能挣大钱。

然而拥有一辆自己的Chukudu在当地无异于一项壮举。

它们并不便宜,造一辆的成本约为100美元。

邻国卢旺达已经将其定为非法,因为为了得到一辆,越来越多年轻人宁愿挺身加入帮派。

但对于更多本分的居民的来说,这是一份蒸蒸日上的事业。

他们以每天800刚果法郎(约合人民币3块3毛3)的价格租用Chukudu,极高的投入产出比是奔向致富之路的强大动力。

而使用砍刀和凿子将木材手工制作成Chukudu,自然就成了受人尊敬和羡慕的职业。

市里每个年轻人都渴望能成为一名职业Chukudu工程师。

2009年,约瑟夫·卡比拉总统在戈马市中心树立了一座Chukudu纪念碑。

这座雕像象征着人民的辛勤工作,也证明了Chukudu在战争灾难、流离失所的环境下为人们顽强生存所带来的巨大帮助。

在刚果,十几岁的孩子养活自己的最佳方法就是拿起枪参加民兵组织。

但是亚历克西斯·乔瓦尼的人生却有着一项人无我有的优势:他有一辆祖传的Chukudu。

尽管居民们不喜欢联合国维和部队的白色装甲车,因为它们散布着废气,经常堵塞骑士们的直线加速赛。

但蓝白涂装Chukudu却是乔瓦尼先生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和喜悦。

UN配色是Chukudu的热门涂装,许多骑手每天都对自己的座驾爱抚般地精心擦拭。

这样的车在警察眼皮子底下也能畅通无阻。

“我宁愿靠额头上的汗水谋生,也不愿参加武装团体。我选择投资于一项合法而必要的生意。”

“只要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未来就在你的手中。”

另一名骑手古德拉克·姆巴贝穿着沾满污泥的T恤衫,表情坚定地紧握着爱车上盘得光溜溜的车把说道。

命运之轮在苦难的阴影中顽强转动。

我想,这无疑是人类文明的进步史中坚韧、不屈的又一例证。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