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傻Boy想把火捎上飞机

经济舱内的烟民和大学的处男一样,觉得自己是这个社会上最压抑的人群。

无论从任何一个中国机场出发,能点燃烟民欲望的一切物质都会被安检没收一空。

△ 剪子、榔头、电钻,你很难不怀疑,携带这些武器的乘客们,是不是来上飞机准备吃鸡跳伞的

不论你是身价千万的大老板,还是篇篇10万+的新媒体编辑,只要过了安检,都得低下高贵的头颅,将象征身份的神圣火种双手递呈。

这时候,老实本分的烟民们,只会向旅游网站发起求助,询问如何下了飞机后就赶紧找个火,抽几口爽的。

在马蜂窝上,有数千个帖子,展现了烟民们的旅行焦虑。“我下了飞机,哪里可以立即买上一个打火机?”

△ 我下了飞机,哪里可以立即买上一个打火机?

但也有一小撮极具叛逆精神的烟民,为了保护火种,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与其在飞机落地后,卑微无助地在垃圾桶旁摸寻着打火机,不如剑走偏锋,用各种奇淫技巧,想将打火机捎上飞机。

虽然民航局早就三令五申,说各式能够引燃物品的“点烟神器”都属于不能携带登记的火种范围。

但在各大电商平台上,总有部分商家铤而走险,只要一搜“能上飞机的打火机”,就搜出各种相关产品,为烟民们大开方便之门。

许多安检查没的点烟神器形状各异,仿佛是在致敬国产凌凌漆,挑战着安检人员的眼光与智商。

有伪装成大炮、电吉他、拖鞋、高跟鞋的打火机。

还有伪装成锤子、钳子的打火机。

甚至有的打火机十分荒诞,伪装成了灭火器的样子,欲盖弥彰。

除了灭火神器外,在警方查处的各种私藏火机上飞机的案件中,能感知到烟民们丰富的想象力。

比较低端的手法,是将打火机藏嘴巴里,用肉体包裹禁忌。但这些烟民们往往因为演技不佳,稍不留神,就会被安检发现端倪,落入法网。

△ 今年10月22日,一位从沈阳飞往南京的旅客,因为烟瘾太大,担心2小时的旅途难熬,遂将打火机藏在口中,谎称牙掉了。

△ 安检员见一男子始终诡异微笑,便要求其试喝水,男子见无法再隐藏,吐出一黑色火机,警方取消男子当次航班资格并罚1000元。

也有人开始自欺欺人,将火机藏衣袖中,企图以这种拙劣的技巧挑战着现代仪器的检测精度。

有的烟民比较堂而皇之,将打火机藏在烟盒中,就企图蒙混过关。

有人更为明智,将打火机拆解成零件,分散风险,等过了安检后再重新组装。

△ 有老手更是指出,要想过安检时万无一失,除了分解零件外,还得把燃油含嘴里

要是你更加胆大,敢置生殖于度外,大可将火机塞在内裤中,中饱私囊。

虽然烟民们冲破屏障的方法各不相同,但他们的想法往往是一致的。

在烟瘾和火种面前,航班的安全守则像烟雾一般虚无,能不能把火机捎上飞机,对他们来说,就是一次刺激的极限挑战。

要是成了,就可以蜷坐在经济舱的角落里,悄悄点燃象征着胜利的火焰,与椭圆窗户外的蓝天白云一同合照。

不管有没有在飞机内偷抽上一口,对这些老烟枪来说,能把火带上飞机,就是一次值得庆祝的伟大胜利。

△ “拿破仑要是旅游时能点根烟,那不就更爽了?”

似乎只要能在航班上盘一会儿打火机,就能在迷糊的旅途中保留一丝感知,知道自己还掌控着生活。

只要能在飞机上抽个两口,就能在这个密闭的空间中,用尼古丁激活自己沉闷的大脑,真正地体验到颅内飞行的快感。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人是怎么在飞机上偷偷抽烟的呢?

这些胆大的烟枪们,深知飞机上抽烟是一个禁止行为,想要悄无声息地释放烟瘾,就得有专门的飞机抽烟技巧。

所以有的擅长在飞机抽烟的老烟民,就自然而然地被推成了他们的意见领袖。

在某个论坛上,有一个十分详细的教学帖,将飞机上抽烟,写成了系统课程,分成了藏火、点烟、烟头处理、对付空姐与警察的话术。言传身教,指导烟民如何藏烟。

火柴带上飞机的成功率可以达到90%,火柴加火机更是双保险,可以丢一个藏一个。

想在飞机上的厕所抽烟,就一定要用湿纸巾堵住烟雾报警器。

最后,关于安全,他还说出了一句十分黑色幽默的金句:敢在飞机上吸烟的同事,安全意识都非常强。

就是这种看似荒诞的言论,却得到了一些终极大口径烟枪的摇旗呐喊。

在一些烟民看来,有句话被奉为第一法则:

在空间有限的经济舱内,他们以一种无限的惆怅,缅怀着逐渐模糊的黄金时代。

在烟民的记忆里,往往留着一些片段,与烟草、禁忌和叛逆有关。

没有任何一个老实的学生会愿意在充满着尿垢与氨气的厕所中安营扎寨,但不良少年们往往将其视为抽烟圣堂。

在办公室里,要是有位嗅觉敏锐的烟民能够第一时间发现能够躲过烟雾探头的抽烟密室,那么他更是能被封为抽烟先驱。

每一次对比,都会进一步加剧部分烟民对经济舱的质疑,让他们发现,时运不济是有具体表征的。

任何一个烟民,只要坐在了经济舱上,总能感受到一种压迫感,因为就算是餐厅禁烟,你大可以结账一走了之,但飞机一旦起飞,你总会被禁锢在那个腿都伸不开的小座上,只能强忍烟瘾。

这种压迫感,让一些烟民们在社交平台上,纷纷表达了不满,他们就开始犟嘴了。

禁止吸烟,咋着吧?有种你让飞机给你一人调头停下。

为了和那个想吸烟,不惜触犯法律的自己和解,有的人甚至表现得十分大义凌然的样子,看着像个照顾家庭的好丈夫,觉得在家里抽会得罪媳妇,所以宁愿犯点小罪,在飞机上抽。

有人甚至借古讽今,觉得在80年代飞机上还能抽烟,怎么现在就抽不得了?

△ 80年代的飞机内,每个座位扶手上设置盛放烟灰的暗格,空姐会发放香烟作为点心

就连港片里,也记录了飞机抽烟的片段,王祖贤风姿绰约地点燃香烟,吞云吐雾。

有人不甘心,慧眼识金地提出了一个终极疑问:既然飞机上不许抽烟,但为什么一直要设置一个烟灰缸啊,没有意义啊。

时间是最好的结界,往往将一些事物的存在意义彻底隔离。

他们根本不知道,飞机上每一个看似怪异的设计、看似繁琐的流程,背后都有一些悲惨的故事。

确实,早期80年代的飞机,为了吸引上流人士买单,便将机上抽烟作为一个买点。

△ 在飞机上喝酒、看报、抽口烟,成了一种上流阶层的专属享受

但单就是抽烟这个行为,却给航班带来了极大隐患,据国际民航统计,80%的机上火灾,都是由于乘客在厕所吸烟、随意丢弃烟头引起的。

1982年,中国民航一架伊尔18飞机在长沙飞往广州途中,因旅客吸烟不慎将烟头掉在地板上而引起火灾,造成25人遇难、飞机完全报废。

至此之后,1983年,中国民航就开始实行了禁烟规定,让烟民们的飞行“春天”一去不复返。

在飞机上设置烟灰缸,也是为了空乘发现烟民吸烟后,能及时、安全地熄灭燃着的烟头,避免更大的隐患,并非是一种对烟民抽烟的默许装置。

那些变着法耍宝,将打火机带上飞机的烟民们,你看着乐呵,你也不知道他们会把打火机带上飞机做出什么行为。

2002年5月7日,中国北方航空6136号班机空难,一位叫张丕林的乘客,携带了汽油、打火机登上飞机,在飞机尾部纵火,最后飞机坠毁海中,无人生还。

只有陨落与鲜血的教训,才塑造了飞机上如此严苛的,看似对烟民不近人情的规则。

要是你再看到任何一个航班上,有烟瘾难耐的烟民点起香烟,猛抽两口。

你的默许将不会是什么对叛逆的认同、一种对烟瘾难抑的理解。

你的默许将是对航班上每一个生命的漠视,所以当你在中国航班中,看到有人拿起香烟,开始吞云吐雾,或者是鬼鬼祟祟地盘玩着打火机。

请一巴掌抽过去,说一句:“你敢接着抽,我也接着抽了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