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着仗呢,突然想拉肚子怎么办?

战争很残酷,也有其伟大的一面。在“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背后,我们也得看到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战争亚文化。如厕,就是最有代表性的一个。无论是古代械斗还是现代战争,上茅房以及关于排泄物的善后工作,都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在看下去之前,我建议你先捂好鼻子,并空腹。

系统的“战地厕所”理论出现,大概是在“一战”和“二战”期间。各国都针对搭建战地厕所出过教材,其中当属美国海军陆战队的MCT教材最为详细。

在这支部队里,所有非战斗兵种都要接受一个月的Marine Combat Training(陆军作战训练),其中就有关于怎么在战场搭建临时厕所的攻略。如果是行军作战,挖一个0.3米长、0.3米深的碗形坑洞,拉完再盖上就好。这种只能接纳一人份排量的粪坑名为Cat-Hole,意在敦促战士们别忘了埋上,以免后面的战友踩到。

如果要短暂驻扎,就得挖长方体结构的Straddle trench了。这玩意儿长约1.2米,深约0.75米,类似于一个小型蓄水池。旁边常年竖着一根铁锨,大兵们拉完了就自觉盖上。如果等拉满了再盖一层薄薄的浮土,就成了杀伤力极大的“屎亡”沼泽,这显然是不行的。

按理说如果是打防御战和阵地战,厕所应该盖得更多一些。但是在“二战”中,有一部分命令执行不到位的美军是没有厕所的。所有人都要去指定区域或容器里拉野屎,然后让专门的“铲屎官”每过几小时就去清理。

电影《锅盖头》和《野战排》都出现过这类兵种,他们要把屎收集起来,然后倒上汽油点着,为了避免疫病的发生。为了让米田共充分燃烧,还得一边烧一边搅拌……

很显然这个工作是专门给那些得罪了长官的家伙准备的,铲屎、搅屎、烧屎打完一套,真的是生不如屎了。美军还给这类人颁发过Shit Burner荣誉奖章,但想必没人会戴。

长官可以享用到标准军用厕所,甚至有专人负责送纸张、洗刷。除了没人给擦屁股,可以说是帝王般的享受了。

但普通士兵们要想上厕所,还得靠自己动手。最简易的厕所是挖一条长长的深沟,然后在上面搭上铁轨一样的木梁,如厕者就蹲在“枕木”上解决问题。除非有女兵,否则连个棚都没,为的也是降低被发现的概率。

还有一种比较牛的,直接在两棵树中间横一根粗壮的树干,上下再各横一根不算粗壮的树干。把屁股坐在粗树干上,上面搭胳膊下面站脚,稍有闪失就会趴粪堆里。好处是构造简单,搭建迅速,而且清理起来更方便,省去了弯腰掏粪这一丧天良的环节。缺少手纸的美军会提供海绵擦屁股,但是是公用的……

发展到现代,工兵都掌握了搭建厕所的专业技能,甚至部队里会提供组装式厕所,这类问题基本得到了圆满解决。比如在野外拉练的时候,行军至一处时工兵们就要在下风口位置搭建好厕所,让战士们不必捂着肚子团团转。

过去打仗的时候,动辄要在一条战壕里耗上数月。旷野中上厕所,终归只是理想型的排便方式。士兵们要在战壕中较低洼的地方解决,但用不了几天就会满。如果敌人火力逼得急,或者挑粪兵挂了,战壕里的味道可想而知。万一再碰上下雨……

还有“猫耳洞”这种被封锁得死死的小型阵地,更是要常年与屎相伴。硫磺岛战役中的日军一开始会拉在桶里,后来实在是太惨烈了就顾不得了。再加上伤病会直接拉在身下,所以当美军把海水灌入洞穴或者战壕时,最先漂上来的就是米田共。

既然没办法把粪便处理掉,那完全可以考虑把它们利用起来。从古至今,把排泄物当成武器的部队比比皆是。早在公元4世纪,今伊朗地区的游牧民族Scythians就开始在箭镞上涂抹粪便和蛇毒,中箭者有很大概率感染破伤风和坏疽。而西方世界的弓兵有把箭插在地上然后尿尿的习惯,估计也是受此启发。

而有着近两百项发明专利的俄罗斯坦克设计师Aleksandr Georgievich Semenov,于2009年提出了一个令敌人闻风丧胆的专利发明。

其学名叫作“隔离式生存空间的生化废料移除法”,具体操作就是把坦克兵的屎装进特殊的盒子里,然后通过炮膛打出去。一方面解决了如厕难的问题,二来避免沿途留下痕迹被锁定,最重要的一点是能给敌人强烈的心理冲击。被糊了一脸屎,这事儿摊谁身上都无心恋战了。

上世纪60年代,越南人使用过一款臭名昭著但极为有效的陷阱——Punji Sticks。他们把削尖的竹条放在陷坑底部,并提前在粪缸里泡上一泡。如果美国大兵被扎了,只要不扎到脑袋都不会当场死亡。但即便是救回去,也会因伤口感染而生不如死,没办法及时使用抗生素的话仍然难逃一死。

忽必烈当年杀伐围剿时,用屎弹攻克过许多牢不可破的城市。这种武器有一种古老的配方,用人粪和狼粪的干粉末制成,接触到伤口就会引起严重的水泡和病菌感染。

古代守城时,士兵会把装满了陈年老屎的罐子烧热之后往下扔,裂开之后,兜头就是一瓢屎。但这并不是为了恶心敌人,而是真的生化武器,可以令敌人感染“粪毒”。在古代,这种武器叫“金汁”。

金汁

鸦片战争期间,林则徐的部下杨芳认为,洋人之所以能战无不胜,在于他们有西洋妖师在军中。妖法最怕的自然是妇女的粪便,所以他就征调了上万只民用马桶扔进珠江,这对战争没什么作用,不过“马桶将军”一战成名。

无独有偶,义和团也认为八国联军的枪炮是邪物,准备用秽物破之。联军们一看尿盆都快呼脸上了,赶紧给一梭子压压惊。

1

2014年《洛杉矶时报》的一篇报道称,粪便已经成了洛杉矶中央监狱犯人们的新武器。他们平时就将其装在牛奶盒子中,趁人不备对着狱警挤一下,“Biu”的一声就沾满了后脑勺。为了能黏得更牢靠,他们还会往里搀入果酱,配一句“吔屎啦梁非凡”口味更佳。

2

2015年,台湾花莲,一位60岁的酒驾男子被抓。老先生不仅不配合检查,反而假意内急蹲下排便,并趁人不备抓起来就往民警身上抹去,两位警察不幸中招。私认为关上十天半个月,完全抚慰不了俩警察受伤的心灵。

3

加拿大著名人类学家Wade Davis曾当中分享过这么一个案例:上世纪50年代,加政府逼迫因纽特人迁到北极圈,一位老人要留下来做钉子户。家人怕他闹事就把铁制器皿都收了,万万没想到老人把粪便排泄到手上,然后借着冷空气慢慢捏成了一把坚硬的匕首……祝拆迁队的朋友们好运吧。

虽然这辈子你都可能用不到,但万一呢…

1.

撒尿要找树根,不能对着草丛撒尿,

万一尿到蛇或野兽或伏地魔就尴尬了。

2.

行军时挖坑拉㞎㞎的另一个好处是,

避免追击的敌人闻着味儿就寻到你的踪迹。

3.

排便位置要距离水源五十米以外,

公德心还是要有的。

4.

比较主流的擦屁股工具包括土坷垃、树叶,

以及一些晒干的植物,比如玉米芯儿。

5.

早年间作战,在那些饮食补给很糟糕

的部队里,七天以上的便秘是常态。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