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人在酒局上划拳,是一门行为艺术

“七仙女下凡,一下全弄完”。

“一挺机关枪,全家都射光”。

早在连音乐都不成型的古代,祖先发明了划拳用以增殖酒席上兴致。

到了BGM泛滥到屙屎也能大概率碰到隔壁放神曲的今天,划拳依然是局上万众瞩目的高潮与焦点。

同为指尖上的艺术,国人的划拳让布鲁克林的黑哥们团体都大为叹服。

瘸帮血帮争相派出海外干事东天取经。

来自康普顿的一位外派甚至认为为打击DEA和FBI的渗透,应该用五魁首、六六六替代社团的Logo。

划拳这东西历史悠久。

全国各地都有并且遵循不同的填词与节奏。

但游戏规则基本上是差不多的,一是考脑子,二是考肌肉。

先说考脑子。简单来讲划拳就是猜数字合,猜中方胜,败方需要罚酒。

常见的是双方各出一只手,从拳头到五指张开分别代表从0到5六个数。

两人轮流喊数,直到一方猜中或者喊爆为止。

规则看似简单甚至充满运气成分,不过亲自上场人常会发现自己在老鸟面前连婴儿都不如。

轻描淡写三拳两语,混杂着不安的欲望以及概率高数。

划拳的手势也非常讲究。手脑协调程度往往关乎着散场后你是被人扛走还是扛别人走。

有人说这丝毫不亚于发动高级忍术的结印,这也是黑哥们团体留学华夏的原因。

虽然国内拳法流派众多,但有两点基本上是统一的。

首先是除了零外无论你比什么数大拇指都享有钦定的位置。

再是单出食指会被视为不尊敬,你必须用更谦卑的中指代替。

如果不服遇上讲究的老江湖。

下场如图。

人生是一系列选择。而选择的标准往往并非对错,更多时候是容易或者麻烦。

在乙醇的浸泡下,大脑自然是更倾向将后者作为选择的标准。

所以用脑子划拳多乃居心叵测,凭肌肉吃饭才是真情朋友。

所谓划拳中的肌肉是指那种我赢我得行,我输更牛比的气势。

这不是什么精神胜利法,而是一种不以输赢论成败的高贵思想。

它宣扬人的尊严不能因贫贱而转移。

所以你会发现有时人们输得越惨喊得越响。当中不是赌徒心里在作祟,是真正的勇者无畏。

有道是酒才是女人真正的卸妆水。

上桌前全员金瓶梅,三巡后像李逵胜张飞。

当一个姑娘不再在乎自己的妆容则意味着她穿上了戎装。

家父曾告诫我,如果发现女孩子任由自己精心打扮的脸庞从4K模糊到标清。

这时请一定远离。

因为她不是幻化成了杜十娘就是穆桂英。

然而就像“长角的都是吃素的”这条自然真理,用力过猛的背面通常是做贼心虚。

酒席上中国移动我不动的才是真高手。

没有张牙舞爪也没有魔鬼的步伐。唯有不动明王式的尊严以及实木雕塑的体面。

和这样的人面对面让人时感备受压抑。

真的生怕一个大豪火球突然出现给自己强行修面。

高手对高手原地则立马会刮起一股看不见的龙卷风。

一局的胜负,两杯的罚酒对他们已无任何意义。

对率先不自觉舞动起小臂的一方来说,气急败坏已是刻在印堂上的秘密。

划拳这个游戏之所以能把血帮瘸帮等海外知名黑人男团迷住,还不仅是光靠比对方更晦涩复杂的社会手势。

文曲星下凡式的行酒令在有心的外派干事眼里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是复兴老家说唱游戏的救星。

老一辈人的划拳口令来说通常都是和平而有爱的。

字里行间全是祝福,比如三桃园、四季财,九连环、满堂红。

但现代年轻人玩的就有点变态了。

上来就是划NMMP呀,凌波微步爬。

要么就是哥俩好啊、屮你嫂啊。

还有一夜夫妻、四腿交叉之流。实属不雅,却也是匪帮说唱都说不出来的话。

作为国人酒局上的代表文化,划拳和骰子同样烧脑,但要更直爽粗暴。

与真心话大冒险同样刺激,但却能在激情过后沉淀下更多柔情。

记得第一次学划拳是个学妹教的我。面对面,一对一。唾沫在我们脸上来回横飞,舞动的手臂渐渐出现了拖影。

闭眼倒地后的第一个瞬间,触感是软软的。而再睁开双眼,我已下榻医院。

不要轻易和女生划拳。这是我用身体换来的宝贵经验。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