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割包皮:美国男权的复兴

包皮,割还是不割,这是个问题。

至少在美国,这是个问题,很多男性为了争取不割包皮的权利,搞出了一个吧,在里边呐喊男权复兴。

这个贴吧里有很多男权复兴的思想家。他们认为,在当今的美国,某种程度上,男子因为其性别身份受到了非公平待遇,却有苦说不出。

这只是一群无聊屌丝boy的呐喊吗?当你深入了解其中的说法时,会大开眼界。

△ 已有20万小伙成功加入

不仅是外国人,还是美国男人自己,都会想到美国是个硬汉国度,very tough。

美国的社会文化中,有严重的性别刻板印象,认为男人必须强壮,攻击性,阳刚,模板就是施瓦辛格,史泰龙,尚格·云顿。在大学和高中,橄榄球、篮球、棒球运动是最性感的代表。

这种性别刻板印象,有好有坏,当然这让美国成了一个极其阳刚、有生命力的国家,但也让美国男人们承受了很重的性别枷锁,那些不那么强的男人怎么办?在美国,他们成为了失语的一群人。

简而言之就是,你必须成为一个硬汉,如果不是硬汉,整个社会都会歧视你为pussy——囊逼。

所以男权吧第一争取的权利就是,我没有那么硬的权利。最热的话题就是,男人该不该比大小,对男人鸡鸡大小的评判是不是侮辱性的。

停止污名化男权

△ 号召大家不要再污名化男权

他们认为,男性被物化和压抑的太严重了。而对于男人的物化,是从比弟弟大小开始的。

在崇尚硬汉的传统美国社会文化中,性能力强弱是证明一个男人重要特征。

你有“Big Cock”,就意味着你强,你是真男人。而被人说成是“Little Dick”,则会一辈子抬不起头。去年美国有个流行词叫“Big Dick Energy”,形容那些天生大鸟的男人具有的非凡自信,可见美国人对于大鸟的追捧。

不仅壮汉们歧视鸟小男人,互联网上也有不少女人喜欢用鸡鸡小这件事,对男人来进行公开处刑。

一位论坛大姐讲到:讲真,如果你只有一个5英寸(12.7cm)的家伙,那就把它切掉了吧,这玩意儿只适合用来做咖啡搅拌棒。我需要的是真男人。

△ 帖子得到了1000个点赞

不公平的地方在于,女人们可以公开嘲笑男人弟弟小,男人们却不能还击,否则轻则被人当成小气男子,沦为笑柄,重则被告性骚扰,一生留下污点。

高中小伙 LADYBUGS 就在吧里发帖:

我们班上的女生经常嘲笑男生的长相和身材,老师们连管都不管。后来,班上有个男生打电话给女生说:你还取笑我的弟弟小,你不看看自己屁股和胸有多小。结果,他被留堂、被学校叫家长。

对于这种男女间不平等待遇,不少男权吧老哥早就习以为常。

有位就留言说,大多数学校都这样,尤其是公立学校的老师们,偏爱女孩,歧视男孩,这简直再正常不过,他们可没有觉得自己很虚伪。

△ 推特上流行的一个段子,也在反击男人遭受的双标待遇

哪里有嘲笑,哪里就有反击。有的人不服输,拼命想证明小小鸟的好。

为了证明鸟小的优越性,这位老哥引经据典,力图从古代文明中寻找理论支持。

他指出,在古典文化中鸡鸡小乃是文明人的象征,这就是为什么古代雕像的鸡鸡都那么小。只有野蛮人,才会是大鸟。所以,只有没文化的人才会嘲笑其他人鸡鸡小。

然而很显然的是,在这种问题上越是认真,就输的越惨,只会被更多人嘲笑。

在美国这么极端讲究政治正确的国度,女人们可以自由争取权利,小鸡鸡男士却没有平权的空间。男人的处境,怎一个惨字了得。

鸡鸡是第一话题,关于鸡鸡的包皮是第二大话题。争论的重点是:我们到底有没有不割包皮的权利,割包皮是不是物化男性。

在美国,割包皮是个常见的事,超过一半的男孩刚生下来就被割了包皮。在犹太人中,割包皮更是个传统。这件事本没有什么太大的争议,个人选择嘛。

但,男权吧友们不能忍受的,是对不割包皮者的强制化和污名化。

2019年5月,美国女歌手雪儿在推特上发帖,号召女人制定法律,让男的必须割包皮,完事后还得拿证件或者小弟弟来证明。

女人们会支持割包皮也不难理解。

从医学角度说,割完包皮之后的确会更干净卫生,能减少疾病的发生。

帖子一出,不少女人在评论区鼓掌较好,支持雪儿的观点。

但雪儿的帖子被搬到男权吧之后,吧里老哥立马炸了锅。

很多吧友认为,这是一种强权和压迫。

△ “这TM是雪儿说的?而且还有2万人同意?这就是平等?!”

男人们这么愤愤不平,主要觉得这件事不公平之处在于,女人们现在都在主张“My Body,My Choice(我的身体我做主)”,为什么到了男人身上,却连选择割包皮与否的权利都没有呢?

有老哥搬出历史知识进行反驳:

在现代社会,女人受割礼是违法的,男人割包皮却成为某种时尚潮流,这难道不是一种不公平吗?要知道,在古埃及割包皮是奴隶主用来标记奴隶的,象征着剥夺对方的勇气,是一种赤裸裸的羞辱。

女人们都说我的身体我做主,却毫不犹豫的给自己孩子割了包皮

△ 女人们都说我的身体我做主,却毫不犹豫的给自己孩子割了包皮

除了反对偏见,割包皮的危险性是他们拒绝割包皮的理由。

2017年,一个23岁小伙在割完包皮两年后,自杀身亡。他当初觉得男人必须要割包皮,结果割完之后忍受不住身体的变化。临死前,他留下遗言:想象一下,如果眼睑被截掉了,眼球会怎么样?

这不是唯一的惨案。今年3月,意大利有个5月大的婴儿在割完包皮后,因严重失血而死。

这种潜藏的风险,让很多本来就犹豫的男人们,推向拒绝割包皮那一方。

为了反对割包皮,有老哥在男权吧发帖,号召大家向白宫请愿,禁止18岁以下割包皮。

甚至有个小年轻,为了不割包皮跟家里人干了起来,最后拿刀捅伤了自己老爹。

针不扎到自己身上,不能体会别人的痛。

男权吧友们在割包皮这件事上如此上心,真的不是因为闲的无聊。

这其中的苦楚,只有他们自己能懂。

如果说比大小、割包皮只能算鸡毛蒜皮,那家暴问题,则真的是男权吧友们关注的重点。

他们会关注这个问题,绝不是空穴来风。在美国,男人被女人揍的情况并不在少数。根据美国疾病预防中心的统计,女人遭遇家暴的数量为470万,而男人被家暴数量有540万,比女性还要高70万。

然而可悲的是,男人天生被视为家庭中强势的一方,是施暴者。有的学校甚至要求男孩子举手宣誓,保证永远不会伤害女孩子,而对于女生则很少有这样的要求。

△ 男人不是怪物:我的孩子们被要求宣誓永不伤害女孩

他们认为这种偏见的危险性和不公平性在于:社会思潮先天性认定男性就是家庭暴力的唯一施暴者,而不会是受害者。

相关社会机构对于男人遭遇家暴的可能性,也采取了选择性的忽视。

在全美,有2000多家庇护所,让那些受家暴的人有安全的住所,然而只有1家接受男性,其他的全部拒绝男性的进入,有的机构甚至连男性工作人员都不能有。

更重要的是,男人自己的观念扭转不过来。

遇到家暴,他们很少对别人说,也很少寻求社会机构的帮助,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件羞耻的事。说出去不仅得不到任何帮助,反而会被耻笑为pussy——囊逼。

这种生活中的偏见还会向其他方面延伸,比如离婚之后,孩子的分配问题。

美国家庭生活中,女性对于孩子有着绝对的掌控权。如果离婚,绝大多数孩子会被分给女方,而男人们即使拼命争取,往往只能成为提供抚养费的人。

所以说,当男人成为男权分子,可能并不是无聊男人的抬杠,也许是一个中年男人在电脑屏幕背后默默流泪。

美国网站“男权之声(A Voice for Men)”的创始人Paul Elam就说过,他接触到的很多男人,之所以会成为男权分子,都是因为在离婚分孩子这件事上,受到了不公正待遇。

看似强势的男人们,在主张自身权利过程中,遭受到的阻力比女性却大得多。

作为美国男权主义领军人物,Elam组织过不少男权主义者的线下聚会,但是基本每次,都会遭受到女权主义者的阻挠。

每当两者相遇时,女权主义者们会对他们进行各种辱骂:法西斯、人渣、败类、种族主义者,怎么难听怎么来。而男权主义者,通常只有冷脸挨骂的份。

在2013年加拿大公平协会的讲座中,女权主义者为了阻止讲座,各种拉横幅、放大喇叭,甚至拉响了现场的火警警报。

为什么会遭遇女权主义者的疯狂抵制呢?

正如一位男权支持者说的那样:在女权主义者眼中,男权是无所不在,无恶不作是“魔鬼”,而与之相对,女权则象征着光明、康庄大道。

但女权主义者们很显然搞错了斗争的方向。正如纪录片《红色药丸》中说的那样,父系社会是社会根据男女角色不同进行分工的产物,而不是男女权利相争的结果。

换言之,女性权利受损害,并不是男人压迫导致的。男人也好,女人也好,其实都是传统父系社会的受害者,两者并没有太多不同。

工作中死亡的93%是男人,自杀的人中80%是男人,62%的男人没法接受高等教育,甚至就连犯罪判刑时,同样罪行条件下男人坐牢时间都要多63%。

这些难道都不算社会对于男人的歧视么?

女人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出,自己在现实生活中遭受的歧视,男人却没有任何选择。

一切的原因,只因为他们是男人。可是别忘了,男人也是人。

男人只是看起来更坚强,在很多事情上,他们的脆弱,和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男人的苦楚,又有谁能够理解呢?

难道只有刘德华吗?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