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爷吃个盒饭,可以吊打多少鲜肉?

1990年,时任香港电影金像奖评委会主席吴思远,在《赌圣》片场对周星驰说,能让观众这样发笑不容易,你这个戏拍完了会变成超级明星。

当时,性格内向的周星驰却觉得,这个大哥似乎恭维太过。因为在他对自己的认知中,从来没觉得自己搞笑过,完全是很闷的一个人。虽然他在喜剧界的地位几乎可以豪不夸张地用那句“无敌是多么寂寞”来形容……

对于他来说,喜剧不过是他展露演技的一种载体。插科打诨从不曾是他的本能,认真演活人物才是他的一生所爱。

周星驰电影里最值得称道的两点,就是他无厘头式的喜剧逻辑,和对演技及细节的打磨。

李安:他的无厘头式喜剧简直太难,几乎是没有逻辑可以让人去总结的,我佩服周星驰。

而当太多的电影都指向了逻辑和质感,周星驰的电影却指向了令人惊喜的想象力,以及无处不在的细节和彩蛋。

周星驰电影里的即兴因素占据了创作最大的篇幅,在现场工作的周星驰,无论是主角还是龙套,所有的戏份,他几乎都愿意亲自为演员表演一遍。

别人电影里的配角和龙套演员仅仅是绿叶,他的配角甚至龙套演员却会大红大紫,可以组成龙套天团。

黄金配角“酱爆”何文辉

黄金配角“酱爆”何文辉

人们说混演艺圈的人,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老天爷赏饭吃,靠天赋,一种是祖师爷赏饭吃,靠技术。而周星驰在拥有天赋的同时,每部戏依然都在苦熬。他要拍的是那种“让观众每看一次都可以发现彩蛋和心血的电影”。

文章在《西游降魔篇》的肚皮舞在拍了130多遍之后,仍然没有过。当时文章见到黄渤都会说:我今天咋办?我今天咋办?直到请舞蹈老师练了一个月,才出了理想效果。

对于每个角色,他都反复强调要再好一点点,能不能再好一点点,就一点点也行。而这个一点点精神,不止是他对自己的要求,他也鼓励所有人,在电影里绽放光彩。

而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周星驰众多的吃饭戏份中窥探出来。这种精益求精的苛刻反映到他的吃饭戏中,就表现为——他从来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

周星驰的电影里隐藏着一个中国美食江湖。再平平无奇的一顿饭也可以吃出一种无厘头的味道。《唐伯虎点秋香》里的烤鸡翅,《食神》里面的黯然销魂饭,《喜剧之王》里面的番茄蛋饭,《少林足球》里面的大白馒头……

周星驰吃饭的戏,甚至可以让戏外的人跟着大笑的同时,胖三斤。

用脚吃饭的周星驰

用脚吃饭的周星驰

刘嘉玲在回忆与周星驰合演《大内密探零零发》的时候,曾经想让她一边吃饭一边喷饭,还要流鼻涕,她是不敢演的。因为那个年代很容易把一个女演员形象固化了,一旦开始丑角,可能永远都是丑角。

但周星驰似乎没有事先预判观众的审美,他从来不认为扮丑会是观众们不爱看的。

为了戏剧效果,几乎每一场吃饭戏他都能演出不一样的效果。在《大内密探零零发》中,他最后仍然没有放弃把女神拉到无厘头的彼岸,设计了刘嘉玲口水喷到自己碗里的场面:你讲话那么冲,口水会喷到别人碗里知道吗?

港片中的盒饭戏也为数众多,《英雄本色》的小马哥吃盒饭,《无间道》的韩琛在警察局摆盒饭宴,而周星驰电影里的盒饭,却变成了让人难以忘记的道具。

小马哥吃盒饭

想要吃到一份剧组的盒饭需要有多么努力?在《喜剧之王》里掌管盒饭的SUNNY哥就是一个演员咖位的指示牌,为了争夺一个吃盒饭的资格,周星驰和吴孟达上演了一场“盒饭的战争”。

尹天仇得到了一次龙套机会,是扮演杜鹃儿的替身,手两边淋上汽油点着。而导演却跟旁边的人讨论起鸽子的高低,导致尹天仇在那儿被烧了好几分钟无人问津。整个人被烧出了烤肉味儿,但仍然被告知没有资格吃剧组的盒饭……

尹天仇嘟囔了一句跑龙套的不是人?跟场务大哥依然铁石心肠:“因为你没资格吃这盒饭。甚至将盒饭扔给狗都不给他吃。一个盒饭背后,被演成了底层演员和势力阶级的三回合大战。

在《咖喱辣椒》中,周星驰表演了在步行街吃掉一个盒饭的经典吃饭场景,寂寞而酸楚的场景里,我们看到他的无助彷徨。这个设计轻易地引起了人们的共鸣,毕竟谁没在通勤路上,一边赶路一边啃包子或手抓饼的经历呢?

同样的《咖喱辣椒》里,周星驰和张学友曾志伟吃火锅,短短的一分钟,我们看到了他吞菜叶、牛丸烫嘴这些有层次的表演。与此同时,他的腿儿也没有闲着,周星驰一开始一条腿儿先是搭在凳子上;

过了一会儿腿又下去了。而那一卷卫生纸,也变了样子。

《龙的传人》这场吃饭的戏,充分表现了乡下人在餐桌上抢菜吃的土味心思,先礼后兵,父子俩合谋让客人只顾着说话没时间吃饭……

为了表现贪吃乡下仔,他还从椅子上转而蹲在地上,扒拉掉在桌边儿上的米饭。一个吃饭的场景,搞得像是花式进食运动会…..

《武状元苏乞儿》中苏乞儿流落街头之后,这种落魄到家的戏码,吃别人用来羞辱他的一碗馊饭狗食,他仍然拼命寻找层次,从用手扒饭,到发现了一个肉丝和阿爹抱头欢庆。

《唐伯虎点秋香》那个年代很可能是肯德基刚刚在中国兴起的阶段,周星驰追逐潮流特意设计了烤鸡翅的片段,室内室外,从烤制到开吃,处处有交代。

而这个经典的场景,还被电视剧版的《风流唐伯虎》保留了。

周星驰的吃饭,总是让人想起了普罗大众的万家灯火气息。平平无奇的一碗牛杂面,白馒头,叉烧饭,都可以让普通观众想打开外卖软件。他似乎是电影平行宇宙里一个行走的美食家。

《少林足球》里,普通的馒头来历不凡,是用太极功夫揉出来的太极馒头。

大姐大火鸡一直默默在背后支持他,在他丧到狗带的时候,给了他一碗黯然销魂饭。叉烧肥而不腻,鸡蛋刚刚好五分熟,让周星驰吃完黯然流泪。

而直到今日,我们都保留着每次吃到濑尿牛丸时,都想检验一下它的弹性并试试能不能滋出肉汁的习惯……

《食神》电影里比赛时的蛋炒饭,蛋均匀的分布到每一粒米上,米粒一粒粒分开,黄灿灿的,看着就非常有食欲。

周星驰对吃饭戏,和吃饭戏的道具也充满了巧思,连吃饭的工具,都固定的是一只特别神奇的公鸡碗。

公鸡碗是周星驰御用龙套工具,从《赌侠》到《食神》、《功夫》……星爷对公鸡碗青眼有加,在8部电影中都用到了这只碗。

公鸡碗是广东地区的传统设计,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在香港盛极一时,是香港大排档和食肆的专用食器。

周星驰在《赌侠》电影中,周星驰悬空吃面,而用来装面的碗,就是那个公鸡碗。

《功夫》中,三个隐藏的高手在与斧头帮打斗之后,被救的小妹妹送了好多鸡蛋给他们,原来小妹妹家的碗也是公鸡碗。

食神大赛中装着星爷“黯然销魂饭”的也是公鸡碗。

《逃学威龙1》中吴孟达在说自己卧底历史时候,星爷还是捧着它。

元华和梁家仁《龙的传人》天台饮老鼠酒时桌上也有这个碗。

周星驰演了很多吃饭戏,其中有不少,都是大快朵颐的狂吃。但人们却为这种浮夸的痕迹买单,看着完全不尴尬。有人把他和金凯瑞相比,但他本人否认了自己和金凯瑞的相似。

周星驰电影里,其实也有很多内敛的时刻,丝毫不少于无厘头的夸张镜头。

周星驰对他的是:“我曾经研究过金-凯瑞的表演,他的电影太夸张了。我们所处的文化背景不同,我的风格与他是截然不同的”。

一起合作《西游降魔》的黄渤说,周星驰的东西是骨子里的,可能同样的表情和动作,在自己脸上就完全没有效果。

周星驰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夸张,什么时候不能夸张,而这种夸张某种程度上又不可模仿。

编剧史航在采访周星驰时,把珍藏的卓别林照片送给星爷,他对周星驰说:他们(卓别林和周星驰)搞笑,但从来不嘲笑普通人和普通人的感情。背后是真实的人文内核支撑。

作为迄今为止已经拍过40多部电影的喜剧巨匠,他却袒露很少再电影院看自己的电影。甚至用了绝无仅有这样的词儿…….

因为虽然已经百分之百努力,但是看到作品的时候,还是会想:或许还可以更好一点点。他永远都是那个努力挖掘着自己,又不断怀疑着自己的,对创作充满使命感的少年周星星。

时光倒流回2002年,在全球狂澜4200万美金(创纪录)的《少林足球》在香港电影金像奖上大获全胜,斩获四个重量奖项。

香港政府高官张敏仪在将奖座颁给周星驰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很高兴颁这个奖给你,因为你令很多香港人在不开心的时候都可以笑。”

对于观众来说,遇到吊炸天的特效,遇到名牌团队的豪华阵容,遇到史诗级的情怀都是一种观影的幸运。而最幸运的应该就是遇到周星驰这样,把观众当成最苛刻的影评人,完全认可观众审美力,用心尊重又战战兢兢的创作者。

这背后都是他精确到每一帧的心血和天才之力。

留言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