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搓澡师傅,男人如何控制“羞耻心”?

对于搓澡师傅,全人类都心怀敬意,他们堪称人体表皮卫生的清道夫。但就搓澡这件事,北方人的彪悍和南方人的温柔形成了激烈的分歧。

南方的胖友们第一次来到北方澡堂时,都会被澡堂里的肉林感到十万伏特的暴击:怎么可以这么毫无保留?怎么可以把洗澡水溅到我的身上?

一条颜色肃穆的安全裤是南方朋友们在公共澡堂最后的倔强。

当你碰上一个尽心尽责的搓澡师傅时,南方的朋友们追求推拿敲打的酥麻,而北方的朋友们则更喜欢老师傅狠狠地为自己搓掉一层皮,因为北方人会觉得不使劲儿就是骗钱。搓澡师傅也会认为不用力搓是对你的不负责。

但这份诚意满满的大力服务背后,却诞生了无数让人脸红尴尬的澡堂秘闻。

每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在世人面前都恨不得用尽毕生修为,以吴彦祖式的绅士风范示人,却无奈在搓澡师傅手里,载了大跟头。

当搓澡师傅用祖传的技艺,将你翻来翻去,拎起来吊起来,擦擦洗洗,各种摆弄之后,很奇特的事情就发生了。石原里美和新垣结衣没能做到的,慈祥的搓澡师却做到了,很多朋友无法自控的支起了帐篷…

女生们永远都想不到,为了摆脱这宿命般的“条件反射”,男生们在澡堂里有多么努力……..

有的人强行给自己洗脑,企图用柴米油盐和家国大事,镇压生理机能。

有的人则仗着自己良好的视力,强行分散自己那脆弱的注意力。

有过惨痛经历的兄弟科普了原理。

最可怕的,是搓澡大爷突如其来的动作提示…..

然而无论男生怎样,声嘶力竭地控诉生理 bug,画风还是肉眼可见地失控。最终他们只能含泪祈祷,在阅人无数的搓澡师傅面前,自己的配置水平不要输给别人,既羞耻又无奈。

而在这些优秀的搓澡师傅中,最优秀的就是扬州师傅,他们手法劲道,工序讲究。天南海北,都可以称霸当地的澡堂。

在众多休闲娱乐的小店面儿里,你总会和一个扬州的搓澡师傅或者修脚师傅不期而遇。就像每一个打印店都可能带着一个湘字儿,每个皮革店的老板都讲一口温州话,每一间修脚店,可能都是扬州师傅们入股开张的。

扬州师傅们最引以为傲的就是他们那超神的手工节奏。除了洗去身上的泥垢,享受搓澡师傅那强大的打击乐式功力,是每个扬州人休闲时间回血复活最大的秘密。只需要几块钱的投资,就可以让全身酥酥麻麻,这项自带BGM的澡堂项目,俗称敲背。

扬州的敲背师傅们,是节奏大师,是肉体鼓手,天赋与手法并驾齐驱,在他们那噼里啪啦的敲打面前,最狂躁的摇滚乐鼓手也只能当弟弟。他们不会漏掉任何一个充满爱意的节拍,每一次力度恰好的起落,都能敲到你的心坎里。

对于把搓澡当成生活方式的扬州人。先搓再敲是他们一辈子都要遵守的洗澡法则。

搓澡师傅们并不是随意发挥的野路子,除了传承师傅的古老技艺,扬州搓澡圈子,也规定了严格的行业操作守则…..他们的每一次律动,都是古老文明与商业规范完美融合的“作品”。

在敲背手法上,“服务规范”提出了“拍捶拿捏”四项基本手法和“劈滚搓揉”四项辅助手法;在服务场所方面,“服务规范”要求室内光线明亮柔和,室内无观察死角,并配备空调彩电;在明码标价方面,“服务规范”要求服务应当面向顾客说明,顾客同意后方可实施,不得含糊其辞,误导消费者。

从小看着《马大帅》《乡村爱情》长大的我们,一度认为站在浴池文化顶端的必定是东北老澡堂,而最顶级的搓澡师傅们无疑必须是一个东北人。

在这里,那些临时画上去的假纹身会被搓澡师傅三下两下搓得踪影全无。你只能谦卑地等待洗刷刷。

而如今,扬州师傅们已经开始在东北的浴池中崛起。以搓澡闻名的东北澡堂子里,吸引了大批扬州师傅前来开拓业务。

常去洗浴中心花钱搓澡的人,即便没有听到搓澡工的扬州口音,也可以根据他们摆弄你的方式,侦查出他们的籍贯,手眼身法步,到额外附带的敲背服务,都可以让你意识到,这是一名优秀的扬州师傅。

他们为了生计出来赚钱,除了搓澡和睡觉,没别的事可做,也没别的事想做。

除此之外,相比而言,扬州的搓澡师傅们相对而言更加温柔,没有身份和职业地位的顾虑,放得下架子和身段儿,因此很快占领了东北搓澡的市场份额……

扬州搓澡工真是遍布沈阳的大小洗浴中心,许多洗浴中心甚至把扬州搓澡作为招徕顾客的名牌服务项目。

为什么扬州出产了那么多身怀绝技的马杀鸡大师?自古以来,扬州就是富贾商贩聚集之地,人多了,烟花柳巷引客无数,用以马杀鸡放松身心的浴池也多了起来。

唐代的《荆楚岁时记》记载:每年农历腊月初八那天,扬州节度使李通裕便设斋烧汤,为500僧人沐浴熏衣,认为不但能除身上污秽,还能涤洗心垢。

曾做过扬州太守的宋代文学家苏轼,写过一首《如梦令》中这样写道:“水垢何曾相受,细看两俱无有,寄语擦背人,尽日劳君挥肘,轻手、轻手,居士本来无垢。”

也就是对擦背人说:“师傅你特么下手轻点!我常来搓澡,身上没多少泥!”

800多年前开始,扬州就有很多搓澡师傅

除了搓澡,扬州的修脚更是技压天下, 近代,扬州“三把刀”(厨刀、理发刀、修脚刀)享誉国内外,修脚则成为扬州传统特色技艺中的一朵奇葩,被誉为“肉上雕花”。

如今,散布在全国各地的扬州搓澡师傅非常多,为此扬州还专门成立了扬州市沐浴协会,大家也经常在一起交流搓澡技术……

搓澡是洗浴的灵魂所在,没有搓澡的洗浴是不完整的。一开始的时候你会因为疼痛和尴尬抗拒它,而当你沉迷于搓澡后,看到搓澡师傅便会感到幸福。哪怕他是一个男性。

澡堂里各路人等风云际会,无论你在外面有着何等显赫的身价,何等威风的排面儿,在搓澡师傅面前你都只能任由他摆布。而那些身怀绝技的搓澡师傅们,则用古老的功夫和慈父般的关爱,让你搞好卫生的同时,收获了酥酥麻麻的幸福。

所以比起外国人来,我们实在是幸福太多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