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入珠和私处穿孔的男人,你大爷果然是你大爷

陈安窓是一位台湾穿孔店的老板,年逾50的他已经过手了近万根丁丁

“我的店里只做入珠和私处穿孔,已经做了20年了。至少为一万位客人提供过服务,这还只是一个保守的数字。”

陈安窓 入珠师傅

长久以来,入珠一直带有相当浓厚的神秘色彩。

这种发源于东南亚并一度流行于日本的私处改造技术,让许多男性为了一展雄风跃跃欲试。

“让女性欲罢不能是男人们共同的期待。”

说起自己的客人们,陈师傅表示:“大家往往都会咨询数日,而失败和溃烂的风险几乎是每个人都会担心的事情。”

“我会很细致地给咨询者讲解整个过程,这并不是手术。几乎不会出血,也不需要缝合。”

入珠演示

陈师傅拿出一个套了4层塑胶薄膜的木制模具,演示了入珠的过程。

“因为阴茎是多层膜结构,所以珠子是放置在表层皮肤和白模之间的。”陈师傅灵活地拉起第一层薄膜,用手指捻动起来。整个过程中,他并不需要和道具有什么目光交流。

理论上,这位阅丁无数的大爷可以闭着眼操作这一切

入珠操作演示

“就像挤痘子一样,完全是捻进去的。切开或者缝合都会破坏阴茎的膜结构,不利于愈合。最好的方法就是纯手工的操作。”

这种微整形所植入的珠粒通常由不锈钢、钛、硅胶、聚四氟乙烯等材料制成,珍珠、玛瑙、玉石之类的自然产物也是不错的选择。

植入的珠粒以球状半球形为主,但也有棒状或其他形状的。

珠粒
珠粒

入珠有活珠和死珠之分,固定在皮下不能移动的为死珠,能在一定范围内移动的为活珠。

半球形的珠子会紧贴皮肤,不易移动,因为更好的稳定性,正逐渐成为替代圆形珠子的新宠。

陈师傅表示,以前会考虑入珠的大多都是八大行业的客人。

“KTV、理发厅、三温暖、酒吧和舞厅工作的男性会为了增强自身的竞争力来做入珠。其实,带我入行的其实是一位在监狱里入珠的朋友。”

入珠在黑道、男性性工作者和有过服刑经历的男性中最为常见。因此,“入珠”又称“入龙珠”,“龙”与“笼”谐音,意指牢狱。

坐一年入一颗,一直做牢一直入。

“监狱里的人常常是因为好奇和打发时间。”

台湾中正大学犯罪防治研究所的硕士研究生黄永杉曾采访了10名有过服刑经历的入珠者。

他们入珠的动机大多是“好奇”、“从众”、“增强性功能”以及“打发时间”。其中“增强性功能”显然是最重要的一个,几乎每个人都承认在入珠之前他们对此存在着或多或少的期望。

“他们会用磨尖的牙刷割开皮肤,把打磨好的玻璃球塞进皮下。一颗玻璃球通常要打磨几个月之久,睡觉的时候,他们会把玻璃球含在嘴里打磨。要打磨到没有一点毛刺,否则,受罪的还是自己的小兄弟。

“我也是由于好奇,邀请那位出狱的朋友帮我入珠。但他发现我割过包皮后,惊讶地表示没有处理过这样的状况。于是,我就自己做了。”

这位生猛的陈大爷不舍得浪费了自己潜心磨制了几周的珠子,义无反顾地对自己下了手。就此,开启了长达20年的入珠事业。

京粗入珠店

陈师傅发现,在近5年来的台湾,正当行业的入珠者超过了6成。公务员、律师、代书,各行各业的人都会有,平均年龄在35至45岁左右

“来入珠的男性不只是因为想把丁丁变大而已,更是希望能够改变些什么。不少客人会抱怨,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婆冷淡下来,因此希望入珠后可以增加情趣。”

“入珠当然也要分尺寸的,就像穿衣服一样。”陈师傅会依照客人的需求给予不一样的客制化规格

“不需要一开始就追求黑人尺寸,避免对方会感到不适应。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为了当一名入珠师傅,陈师傅遭到了来自传统家庭的阻力。

“因为觉得很丢脸,我的母亲一直问我是没有其他行业可以做了么?但我认为自己在做好事,很多客人在事后很感谢我。”遗憾的是,他的妈妈到死前都不肯认他。

陈师傅的一位工薪阶层的客人曾经对他说,“我也许没办法给我太太很多零花钱,让她去买很贵的包和衣服。但我起码可以让她在独特的时刻很爽,这就是我能为她做的。”

除了入珠,阴茎穿孔也是小众的身体改造之一。

阴茎穿孔

有各种各样的阴茎穿孔,其中最受欢迎的是阿尔伯特亲王(刺穿阴茎头部)。

另一种流行的穿孔位于系带位置,在头部下方的系带之间刺穿一小块组织。

有些人也可能会要求一整排穿孔,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雅各布天梯”。

和入珠一样,穿孔者需要经历4-6天的恢复期。在新墨西哥州,大约有一半到三分之二的人会接受它。

“这是一种有趣的仪式,你可以变得与众不同。”

这种在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十分忌讳的穿孔形式,正在逐渐变得主流和被更多人接受。

舌头入钉

当然,如果你再舍得配备一颗会震动的钉子,就会步入一个全新的次元。

极速的震动和柔软的舌尖同时在敏感处侵袭的刺激,是这个解放的时代给予人类最自由的礼物之一。

每一个人,都有权选择以任何形态,带给这个世界更多的快感。



留言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姓名